64-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这是做交易的最高境界,这时对交易的认识达到最高的层次。交易的终极命题是什么?这时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也许远远超出了交易的本身。从而产生更多的对自身的认识,对世界的了解。简单的说,这是所谓“人道合一”的终极境界,从而跳出所有的规则与束约。交易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难道交易真的是痛苦的吗?起初,我们与市场对抗,因为金钱的损失而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后来,学会了与市场保持弹性的融合,但从此就开始了与心灵的抗争,因为对本能的约束和压抑而生活在无尽的心灵折磨当中。交易的意义是什么?在亏损6 位数资金的时候都没有出现的迷茫,竟然在获利两个6 位数资金的时候出现。难道我这一生都会在这种骑虎难下的折磨中度过吗?现在我看到了交易可能存在的最高境界,这是让我坚持下去的唯一理由。

交易最高的境界不是在交易市场,而是在交易自己的心灵。规则已经被内化,心灵就是最好的参数……总之,这时心灵已经不再是需要压制和约束的障碍,而是一种最好的工具。一种能量无限、威力无限的工具。也许交易者的成长像是一场星际旅行,从兴奋、激情、憧憬、欲望;到孤独、迷茫、无奈、远离人群的现实生活;最终成为英雄一样凯旋而归,重回地球、重回现实的社会。这时交易已经无所谓是交易,不会从交易上再感觉到交易的一切。也许庞大的金钱、加上心灵上的绝对成熟,能够使你有一个幸福的生活。下面在阐述这个美妙的境界之前,先探讨几个重要的问题。

第一,我靠什么获利?基本分析不能使我获利,为什么呢?现实走势通常会超前于基本面。这一点我无需多说,“利好兑现、卖出股票”这些经验之谈已经说明一切。同时现实走势也会滞后于基本面。97 年国家十三道金牌抑制住大盘的上涨了吗?没有,但他为其后的熊市埋下了伏笔; 98 年国家为了抑制通货紧缩而不断降息和推行激进财政政策起到作用了吗?同样没有,但他为现在的通货膨胀埋下了伏笔;2004年以后国家为了托起低迷的股市不断推出的利好起到作用了吗?还是没有,但他为2006 年的大牛市埋下了伏笔;2006 年国家调控房地产价格的政策起到作用了吗?没有!没有!但这是否又为将来房价的暴跌埋下伏笔呢?问题是,我们谁也不知道房价暴跌后的底部,是否比现在的价位低?基本面就是不断压向骆驼的稻草。除非是神仙,否则谁也不可能知道具体哪一根稻草能够压倒骆驼。什么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力?万有引力吗?没错!宏观世界上万有引力是最重要的力,它控制着宇宙中一切天体的运行。但是原子内部的微观世界里,最重要的力是强作用力(维持质子、电子、中子平衡运行的一种力量)。要知道我们这些中小投资者是生活在微观世界内的动物,万有引力可以忽略不计。基本面就是万有引力!如果你不能从2004 年“国九条”时就开始持股,即使2年内下跌700个点也无怨无悔的话,还是忘记基本面吧。基本面留给林奇、巴菲特那些资金庞大、持股周期超长的宏观动物吧。

什么是本轮牛市的起因?答:大众的眼球从乐意于关注黑暗面,转变为乐意于关注光面的一面。你的眼球乐意于看那一面,很大程度取决于环境内的大众。我无法计算这些众多并且又相互作用的心灵。技术分析也不能使我获利,为什么呢?世界上没有对单次交易负责的技术!如果是多次交易,那就是交易系统的事情了。没错,我靠交易系统获利。而我的交易系统又是如何获利的呢? 市场对于交易系统是高效的吗?如果市场没有任何偏向性,那么任何系统长期交易的结果都会归于0(不考虑交易成本)。这时市场公式将是:大赔率 低正确率=小赔率 高正确率。这时击败市场将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确实能很轻易的发现市场具有高效性的一面。市场是对称的,一种方法采用的人越多,市场就会将使用这种方法的人一网打尽,从而市场跳向这种方法的反面。简单的说,市场就像是一位老师,它教给交易者一种单向的方法。当更多的人学会这种方法以后,市场就会突然改变。这就是我以前一直谈论的钟摆效应。市场总是在极端的对称两极间不断的摇摆,而这种摇摆具有广义不可预测性。这一点从理论上也很容易解释,市场是人类行为的集合体,而人类创造出的弊端又会由人类自身来纠正。一种方法能够获利,就会有更多的人加入从而填平这种不平衡。

万幸!市场是不完全对称的!市场是有偏向性的!否则我们谁也无法战胜市场!市场的不对称性来自于人性对待盈亏的不对称性!而我之所以能够获利是因为利用了人性的这种不对称性。人喜欢占便宜;人喜欢追求正确率而不是赔率;人会像近期成功者学习而不是失败者;人喜欢铲除鲜花、浇灌杂草……你不觉得奇怪吗?股市能够随着经济增长而长期不断上涨,期货市场也不过是零和游戏。所谓“二八现象”又是如何产生的呢?要知道这些失败者并没有经历过所谓的“失败者的培训”呀!感谢上帝,他将我的对手们大脑中编写了这种原始本能程序。只要我能够反人性而行之,我就能击败市场!这时出现了两个公式。第一,人性满意程度公式:高正确小赔率〉低正确率大赔率。第二,市场财富公式:高正确率小赔率〈低正确率大赔率。当然这只是人性不对称中最明显的地方。如果再考虑到一些微观的问题,那么交易的结果会更加完美。在股市这样的全额保证金市场上,如果你的盈利幅度始终大于亏损幅度的话,即使其他问题全部随机选择,你也能实现长期交易后的必然盈利。如果你还不能盈利,那说明你的交易技术不如随机,也就是说你的交易水平是负值。我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负值的交易技术加上这条获利原则仍然不能实现获利。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对于大多数交易者而言,还是先别思考了。

你能感到兴奋了吗?如果人类的本能不改变,我的交易系统就会始终有效。或者说,在我的有生之年,我的交易系统都能不断的创造财富!在兴奋之前,先想一个问题,对抗人性真的这么轻松吗?这个世界上有出卖肉体的职业。天哪!我做的是出卖灵魂的职业!最后的结论是:我的交易事业不但是痛苦的、甚至是可悲的!以前我总是对连续的小幅亏损而耿耿于怀,甚至刚开始的时候都痛不欲生。但现在想想看,感谢这些小亏损吧。如果没有这些连续的小亏损,我的交易系统也不会产生价值。正是这些令人讨厌的连续小亏损,把那些比我更聪明的人们挡在了成功的门外,从而使得我的交易系统能够长久具备获利的价值。

第二,我是谁?人类有自由意识吗?是什么决定人类的行为?人类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美国分子人类学家有一个重大的发现,全世界的人类在距今15 万年前可能来自于一个共同的祖先,这就是夏娃理论。也许是一次偶然的基因突变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们或许真的是同源的。这样我们就具有相似的基因程序来作用我们的大脑,这可能就是人的共性大于特性的原因。人类是有自我意识的动物,而这种自我意识在多大程度上是自由的呢?人类是按照某种复杂的程序来完成所有的行为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大多数人在交易上必然失败,而成功者又是与众不同的人,甚至这种与众不同还是来自于偶然。例如,持有亿安科技的老太太,之所以能够大获全胜是因为把持股都给忘了。

我个人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的一切行为都遵循两条法则。第一,欲望满足最大化原则;第二,阻力最小化原则。当然阻力最小化原则中还包括习惯的力量。比如,我每天早上上班,是因为我需要工资来实现我的生存欲望;我之所以维持现在的工作,是因为完成现在的工作是阻力最小的选择;我骑车到公司的路径选择同样是因为阻力最小的原则来决定的,也许我的路径并不是最近的,那么这就涉及到习惯的力量。当然人类的行为在欲望实现最大化和阻力最小化之间出现矛盾时,会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进行权衡。表面上看,这些是我自由的选择。但实际上,可能我的行为就是完全由习惯程序、欲望程序、对阻力的计算来实现的。对于交易而言,是否也是这样?我们在市场上的一切反映是否都是注定好了的呢?我们做交易的目的除了盈利以外,还要兼顾
其他欲望的实现。比如,成就感等一系列满意程度。美国心理学家有这么一个试验:给一些孩子一颗很好吃的新型糖豆,并且告知如果当时不吃的话,30分钟以后就会得到第二颗。更多的孩子选择了当时就品尝这唯一的糖豆。这并不理智,但这却体现了欲望满足最大化原则。未来在这些不成熟的孩子面前过度贴水了。对于我们成年人而言,复杂事件或者说毒品对吸毒者而言是否同样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交易者更乐意于接受确定的小利润。因为这样有最大的心灵满意程度。心灵在某些时候确实是不理智的。一万元的利润产生的满意程度要大大小于10 次一千元的利润。欲望程序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中有数十亿年的历史,改变是绝对不可能的。而用理智来控制欲望又不符合阻力最小的模式。那么是否可以通过习惯程序的修改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如果给上面的那些孩子进行多次的培训,让他们多次感受到吃到更多糖豆的乐趣。是否可以改变他们的行为呢?我想这是肯定的!甚至根据边际效用递减规律,我们还能得知越新鲜的事物,我们产生的欲望也就越大。但时间长了,多次接受感官刺激后,这种欲望会呈现衰减的趋势。那么当小孩子们多次品尝过这些糖豆后,美味的诱惑力就会大大的下降。

那么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够将想做的事和该做的事合二为一呢?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呢?我们的大脑分为三个部分,左脑、右脑和脑核心。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看,最先形成的是脑核心、然后是右脑,而最年轻的是左脑。我们的意识、语言、不良情绪、时间感、判断、拼搏动机、得失计算等等都是由这个最年轻的左脑完成的。也许发达的左脑是人类有别于其他生物的原因,但左脑又是大脑中最不发达的一个大脑部分。左脑处理信息的速度和流量要大大低于其他部分。左脑是一个笨家伙,他总是有把简单的事情搞糟的天赋。生活中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现象:我们越在乎一件事物,我们就越可能把这件事情搞糟。意识存在于我们的左脑,而意识只是我们大脑中的冰山一角。事实上,各行各业大师级的人物,之所以能够创造出神奇的结果,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会使用潜意识。这一点反复在体育运动、艺术等等领域内表现。大师是那些能够唤醒潜意识或者说驱逐意识的人。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想得到一件事物,那么我们最好先学会放下这件事物。你越是在乎,你的意识就越是会将其搞糟!你越是紧张,就越说明你是在用笨拙的左脑来控制行为。好在左脑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培养习惯性的行为。所谓培养习惯性的行为,就是将学习的行为交给脑核心,并由脑核心处理相关细节。要知道脑核心要比左脑聪明的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师的行为就是一种习惯性的行为。

当然左脑还有一个主要的功能,那就是解决问题。在左脑的世界里,是一个永远充满问题的世界,而我们存在的意义又在于解决问题。如果我们某时真的没有问题,那么左脑就会暂时的充当裁判来挖掘出问题来。也就是说,左脑有创造问题的天赋。想想也很可怕,我们居然能够创造出问题。这也许解释了乐观的心理暗示对于人类行为是多么的重要。

如果你总想着你是否有什么问题?现在是否什么事情没有处理好?那么你总会找到一些问题、甚至是创造出一些问题。如果你想着我很好,我很快乐,那么你就会很快乐。如果你“喜欢”忧虑和痛苦,那么你那个善于理会“领导意图”的“左脑员工”,就会创造出足够你想要的东西。也许交易应该是洒脱的、交易应该是快乐的!也许这就是墨菲法则的成因!有意思的是,左恼很笨拙,它不可能同时关注太多的问题。甚至他只能关注一两个最主要的问题。也许人的一生中某时无论辉煌与落魄,总会有一两个主要的问题有待解决。

左脑只会关注未来,而不是现在。这就是为什么可能出现坏情况,要比坏情况出现时有更大的焦虑和忧郁的原因。左脑控制着动机,这也就是我们在“五十而知天命”中讲述的案例的成因。解决问题的行为如果不能编制成为习惯。那么当问题解决了、动机不存在了以后,我们就仍将回到处理问题前的状态。

习惯的力量可能超乎所有人的想象!能够意识到的通常都不是真正的习惯,真正的习惯是不需要意识的。心理学有这么一种说法:命运=心理的强迫性重复。一百多年前,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在对他的孩子的观察中发现,孩子在经历了一件痛苦或者快乐的事件之后,会在以后不自觉地反复制造同样的机会,以便体验同样的感情。该理论指出,不要在同一地方跌倒两次。因为即使是痛苦的错误,也是很容易被我们强化并且编入习惯性程序的。最可怕的是,这种习惯存在于我们的潜意识中。也就是说,不用思考我们就能犯错。事实上,我们的交易行为中,必然有很大的成分是通过习惯来完成的。如果一个人反复犯一个同样的错误,那么它就会继续犯这种错误。因为这是一种阻力最小的方式。有意思的是,这种重写习惯的能力会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而不断的衰弱。一位心理学家指出:超过三十岁的人,习惯就会像石膏一样坚硬!这一点并不难理解,人的学习能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弱是一个普遍的共识。往往心理问题的起因,通常都能追述到患者的童年。由此看来童年对于我们是多么的重要!这种理论似乎在告诉我们,某行为如果重复多次后,便能够进入潜意识。这时我们就可以在不用思考、没有感受的情况下继续重复这种事情。那么如果我们在交易上反复的做同样的,并且是正确的事情。那么时间长了,这种行为就会成为一种无意识。而不会再有所谓的心灵挣扎和痛苦!有意思的,这似乎也在告诉我们,学习交易要从小做起!

人脑的工作机能是一种白痴领导天才的机制。脑核心的处理速度要数十万倍于左脑,而这种处理是完全在无意识下完成的。比如,心脏的跳动、血液的温度和二氧化碳浓度、肌肉的调节、胃酸的分泌等等。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所谓习惯的养成就是,左脑“教导”脑核心接管这些没有时间、或者没有能力协调的工作。这时我才真正理解,数年前的一句话:要想学会拥有、必须先学会放弃。如果你永远放不下,那么习惯永远不会养成。遗憾的是,脑核心的能量虽然巨大,但却是我们不容易挖掘的。人在被催眠的情况下,可以爆发出巨大的潜能。当这些潜能在我们意识状态下是无法实现的。也许你越是不在意什么事情,就越容易将其处理的出色。如果说左脑的信仰哲学是未来比现在重要的话,那么脑核心的信仰哲学是将现在的事情做好。右脑控制着我们的灵感、领悟和直觉。右脑的机能至今还未被我们全部掌握,但右脑同样有无尽的潜能。也许科学奇才是那些会用右脑“思考”的人,而我们常人更多的是在使用左脑思考。右脑是一个天堂!右脑能够超越语言、忘却时间、舍弃执著、放弃价值判断、并因此拥有一切美好。右脑的世界是一幅“顺流而下的航道”的景象。愿望将得到满足、世界为我们而存在。

这是一片没有任何负面情绪的乐土,是真正自由的国度……这时我又想起一句交易的名言:沉重与焦虑,同金钱无缘。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养成正确的交易习惯呢?什么又是失败者的培训呢?虚拟的交易市场不过才产生一百多年的历史,那么我们的原始本能程序根本不可能存在应对交易的部分。我们在进入市场的那一刻又是通过什么来控制交易呢?

应该说是一种人类在丛林中养成的那种原始本能程序。他虽然能够帮助人类在丛林中生存下来,但却对交易无意。所谓交易的学习或者说正确习惯的养成,就是一种:通过不断作正确的事情,将正确的事情编入习惯性程序,从而使得想做的事和该做的事情合二为一。那么交易的学习就是一种将上帝给我们编入的原始本能程序格式化,并且编入新的习惯程序的过程!下面我们来看看人类是如何学习新鲜事物的吧。

我们以学习自行车为例。当我们小的时候学习骑自行车的时候。我们首先是靠新鲜感产生的兴趣和兴奋作为动机的。当然学习并不容易,也许我们会无数次的跌倒。接下来战胜自行车的信念让我们不断的努力练习,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会成功,毕竟几乎每一个人都能成功。这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首先是兴趣,然后是信念,最后是什么呢?最后是无意识!当我现在骑车去上班的时候,当到公司以后,很可能我都回忆不起路途上的过程。这就是从左脑到脑核心的转变过程,脑核心不会感到兴奋、更不会感到困难,一切是那么顺理成章的自然。这就是习惯养成的过程,但学习骑车并不存在本能排斥。也许学习交易会更困难一些,但我们同样会成功的。那么按照其他的学习过程来推算,成功的习惯性交易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第一,没有时间感。我的年龄偏小,可能更多的人也都体会过成长的感受。我在手机行业工作了6 年,做着同样的工作。我做了10 年的交易,后一段时间基本上是不断的做同样的事情。也许我真的老了,就连所有的娱乐活动都没有了小的时候那种激情。那么成长或者说成熟的感受是什么?我想应该是时间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人越小的时候,这个世界对于我们就越新鲜。我们有更多的问题有待解决和学习,所以这时时间过的很慢很慢。而随着年龄不断的增长我们将用更多的习惯来处理问题。这一点尤其是在固定的环境内,在没有什么重大变化生活方式中表现得非常明显。我第一次去郊县做销售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到达目的地后,我能回忆起路途上的景色和经过。而现在似乎是一瞬间就到达了目的地。人都是相似的,我想大家也都有共同的感受。也许延长生命的意义在于,不断地接受新的挑战。

“时间停止了”的现象,同样会发生在很多情况下。一位钢琴大师曾经说过,他在演出的时候,时间仿佛是静止的,弹奏的过程仿佛是一瞬间。我在写作的时候,有时能够灵感突现。思维快速的转动,并且感觉如此的轻松和自在。当写作结束后,我会突然发现居然有点累。而且时间居然过了好几个小时,看看写出来的东西也觉得不可思议。我在写作的过程中,讲究一气呵成。如果中间停顿的话,将很难继续找回灵感。我老妈很讨厌我经常大声的放音乐,我反而觉得没有音乐我不可能达到兴奋点。欣赏音乐、打字、甚至是思路都是在一种不用控制的无意识状态下完成的。如果我思考着音乐、思考着如何打字,那么我根本无法写作。这也许就是一种习惯性的潜意识挖掘。也许对于成熟的交易而言,交易已经不再是交易,他只不过是像每天早上刷牙一样,已经是融入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你还记得起昨天早上刷牙时的情景吗?由此可见,预测只能来自于左脑,因为只有左脑才有时
间感。也许成熟的交易是不应该预测的,而是一种对当时现有现象进行习惯性反应( 下意识思考)的行为。我经常说:“明天的事,后天再说。”至少这并不完全是我的懒惰,而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我的习惯是根绝明天的市场反应,来决定后天的操作行为。

第二,不需要理由。狭义的理由是指意识范畴下的通过左脑进行的理性分析所必需的原因,而广义的理由可能并不能被我们的意识所察觉。事实上,交易本身就是一种尽量忽略理由和道理的行为。毕竟随市场而动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存在就是最好的理由。但我这里想说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那些下意识的选择。有时我都佩服自己,怎么当初就战略性建仓了600065、600788、600745 这三只倒霉的股票呢?按照概率根本没有办法解释。这也许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分析”,不需要理由也能找到这么“精彩”的三只股票。现在即使让我用现在的经验来量化分析这其中的原理,我也不能完全说得清楚。如果我用规律来解释的话,连续三次买入这样股票仍然需要巨大的“坏运气”来帮助。交易的最高阶段应该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而不是一种理性的量化分析。交易的最高境界没有任何参数,因为我们自身就是最好的参数。难受了就是最好的平仓理由!选择股票或者开仓信号的时候,更多的靠直觉。当然这种直觉也是靠很多初期可量化理由的重复。也许我们学习交易的速度要远远超过我们意识能够留意到的东西。当然在这个阶段之前,还是应该要更多的规则而不是更多的自由度。曾经有一位交易者问我该如何止损?我的回答是: “我只能因为下跌的还不够而仍然持股,但绝对不会因为跌得太多了而持股。具体的尺度和参数并不重要!”他又问我该如何兑现获利?我的回答是: “我可以在短期的正常回调中卖在地板价上。但绝对不可以卖在最高点!同样,具体的尺度和参数也不重要。”我想说的意思是:对于初学者而言硬性的规则、硬性的尺度、硬性的参数是必要的。但当我们成熟以后,更重要的是思想而不是参数。现在来看,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那颗正确的心灵带给我们的正确的感受。

第三,除了幸福感,不应该有其他的感受。如果你脑子里更多的感受是未来结果的得失,而不是现在正在进行的事情的话;如果你还感到害怕亏损的话;如果你还能够感到忧郁和焦虑的话;如果你还意识到交易的目的是为了赚钱的话;如果你还能够感觉到交易是一种奋斗和挣扎的攀登的话;如果你还需要用理智来控制自己的行为的话;如果你还能因为一个目的或者说理由而不能放弃执著的话;如果你不能感到那种顺理成章的美好的话……那么交易对于你还只能说是一种新鲜事物,你还在用左脑来控制你的交易行为。终极成熟的交易者是可以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走过架设在两个悬崖间的独木桥。要知道,你用意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到这些的。也许只有当你把交易放下的时候,你才能够真的达到终极成熟。

也许这就是终极的交易者。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世界仿佛就是顺流而下,成功仿佛是顺理成章。这时你没有必要去预测一切的事情。明天的事情,我们可以后天再说。交易就像是交易软件中不断随时间添加的k 线一样,我们只不过是在随着时间自然的往前走。我们根据明天的走势来采取后天的行为。交易不再是一种奋斗和拼搏,交易是一种令人兴奋的事情。请注意,这种兴奋并不是来自于金钱的增加,而是来自于交易的本身。就像我现在的写作并没有任何功利性的价值,但我仍然觉得兴奋。一位成功的交易者曾经说过:交易是我穿上衣服以后,所能做的最快乐的事情。这时心灵已经不是最早时的那种障碍,而是一种工具,本能排斥已经不存在。这时你需要左脑来处理的新鲜事物也许将变成,非洲的某个国家还有人在经历饥饿;世界如何才能够变得更美好;旅游真有趣,大自然真的很美好!也许你需要找一些具有创造性的方式来花掉或者捐出你那庞大的资金。一位交易大事说过:曾经有人称为是赌徒、投机客、投资者、投资家、银行家、慈善家,要知道我从始至终做的都是同一件事。也许一个交易者的善终就是,跳出交易之外,来享受没有限制、绝对自由的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这种生活才能叫做生活,而其他人只是算是活着。你已经不用为账单而发愁、你已经不用想着如何通过虐待自己来适应这个可怕的社会、人际关系已经可以抛开利益的束缚而成为一种精神上的交流。。。。。。。。总之世界太美好了!也许这就是终极的人生,一种不用作任何自己不乐意于做的事情的人生。这时你已经成为一代宗师,能够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回过头来,我们来看“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人类似乎永远的生活在欲望和法规的矛盾中。也许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在心灵的要求和现实的法规的夹缝中权衡。所谓“心”就是欲望、动机、灵感、意识、思维、情感等等。而“矩”就是指规则、秩序、法律、道德等等的限制。人会最大程度的满足自己的欲望,如果这种欲望是不加以限制的话,那么世界将会大乱。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产生法律来限制人类的行为。当人类违背法律时,就会受到社会的制裁。这时不遵守法律就不符合阻力最小化的原则。这时就会有权衡、控制的出现,从而平价出自己应该的行为。有意思的是,“矩”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对“心”的限制,他们是矛盾的。否则就不会出现“矩”。比如,法律并不会规定人必须结婚生子,因为虽然这些是人类社会繁衍的前提,但是这并不与“心”违背。那么所谓“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是指将“心”和“矩”这两种永恒的矛盾合二为一。也就是随心所欲的做事,都不会触犯规矩。对于交易而言也是这样。起初交易者为了满足欲望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想做的事情可能会对未来构成不利影响。所以我们必须用规则来限制和约束自己的交易行为。那么交易的最高境界就是心灵和规则的合二为一!这时想做的事情和该做的事情合二为一!这时没有约束、没有挣扎、没有痛苦、没有本能排斥……这时我们交易的不是规则、不是信念、不适自身的环境,而是我们那颗可爱的心灵!

《走出幻觉,走向成熟》目录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