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败为胜:重创之后重拾信心

交易是失败者的游戏,大师和我们同样面对失败的概率。他用什么手法重新开始,信心倍增?

阿瑟:你是不是把最顶级的智慧留在了最后?(注:在写这一章的时候,本来计划是《幽灵的礼物》的最后一章。但是由于读者的反馈和问题太多,所以幽灵又增加了后几章,进一步阐述他的观点。)

幽灵:你和所有的人都很清楚,我下面要说的是你们在整个交易生涯中所得到的最准确、最有价值的信息。你可以把它称之为最好的。如果它不是你们读过的任何一本书的最好一部分,那我就把它丢到垃圾箱里。在交易领域里有许多伟大的交易员、作家、顾问以及富有盛名的编辑、记者和伟大的老师。尽管他们享有盛名,但他们对于自己的名声都能做到泰然处之。而我做不到,我无法承受这样的声誉,我认为这是一种负担。那些伟大的人物可以很好地处理这种事情,像我的朋友约翰·丹佛、丹· 吉布森(Don Gibson)、奥普拉(Oprah)以及我的弟弟,他们都知道怎么背负如此沉重的名声仍能轻松面对。在交易中,认清自己比其他任何事情都要重要,只有这样才能成功。这并不是什么自私的想法,而是我们首先要学会控制的东西。你瞧,交易必须是在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因为只有你明白自己具有出色的交易能力的时候,你才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交易员。

你必须勇于承认错误,承担责难,但是,你一定不能在交易中迷失了自己,从而错误地认为你的成功完全是依靠你自己。

阿瑟,在几件事情上你曾经给过我暗示,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于交易新手的信心并不是突发奇想。当我读到你兄弟写给约翰·丹佛的回忆文章的时候,对于“我本来应该就在这里吗?”这个问题,我认为罗纳德给出了真正的答案。

我可以很好地从自己经过的事实中总结出规则,所以我可以肯定,在我们的这些讨论中,你和我从中都会受益匪浅,而我们所得到的也比我们所付出的要多。同时,我们从中学到的东西比我们想像的也更多。你也知道我过去两个星期收到的邮件,所以我想你会理解这一点的。(译注:指在约翰·丹佛去世后,许多朋友在期货论坛中对此事发表的文章。)

我数了数收到的信,如果把它们汇总起来,可以编成一本1000多页厚的书。这本书不仅仅属于我们,更凝聚了论坛中众多朋友的智慧。尽管我们都会认为自己是孤独的,但这无法避免,交易本身就是属于孤独者。 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令我们开阔眼界,敞开心扉,让我们迈出了一大步,充分领略到了当今社会思想更新的速度是多么的飞快。我相信,突飞猛进的技术手段会使今天的市场变化得更迅速,而我们的规则也就因此更加符合时代的需要。我不再说“我”的规则,因为我觉得这应该成为小交易员们的规则了。我对于我这种匿名的方式并不觉得遗憾,我也不介意是否因此损失了什么,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承受这种名声带来的沉重负担。我经历过痛苦的眼泪、谆谆的教诲、严厉的责备,更有指路的明灯,带领我走向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谢谢论坛上这些我的新老师们,你们让我在你们的课堂上学到了新的知识。

你们必须接受我真诚的谢意和感激,因为你们是如此深切地感受和理解我在交易中所经历的脆弱和孤独。只有交易员才能理解那种黑暗的感觉。我原以为我只身一人,但我现在却发现在这条路上铺满了这么多温暖的灯光,这些灯光来自于我新结识的交易员朋友,他们一直与我同行。收到读者从新英格兰寄来的莎士比亚旧版书,让我欣喜若狂;从不同国家的朋友那里接受到的建议,也让我受益匪浅;我还顺便温习了美国各个州的邮政编码。

30年前我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思想竟然能够使世界变化得如此迅速。温斯顿·丘吉尔曾经说过,“这不是最终的结束,也不是结束的开始,这恰恰只是开始的结束”。 我们都只是刚刚开始, 一切会变得更好, 我们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有些人总想知道面具后面的我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相当棘手。我所能做的只是请求大家的理解–理解为什么我不想,或者说,我不能接受这本书给我带来的名誉。对于哈罗德提出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是的,我本来就属于这里,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挑选出来。当局者迷,只有旁人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会认真地听从他们的意见的,因为他们比我更清楚在我的生命中需要些什么。

交易员都是些勇敢的人,但是看看我,阿瑟!你觉得我是一个勇敢的人,而且行为作派像是搞金融的行家吗?不是,我只是一只泰迪熊,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一个非常纯朴的人。我不会再问哈罗德提出的那个问题了。我听天由命了,我确确实实就本应该在这里,我有责任做出回应,把我所能给予的都奉献出来,以满足我内心的需要。或是遵循老板们的要求–你和我都知道我们的老板就是读者–论坛中和大家分享自己经验体会的人,以及所有在我们的生活中曾经给过我们启迪和指导的人。我们已经掌握了行为习惯改变的关键,从现在开始就要遵循这个标准了。也问问自己这个问题,你自然就会得到答案。但是你必须独立思考,这样才能有一个合适的理论。仔细考虑这个问题,你会就此改变你的命运。我已经走过同样的路了,我的经验可以防止你在同样的地方摔倒。我不会在前面引领你,也不会在后面跟随你,我只是伴你同行,为你的成长而倍感欣慰。我会告诉饥饿的人如何得到大米,而不是怎样吃下大米,我会从播种教起,让他们知道富足是多么重要。这里,饥饿的人就是我们的交易员们,他们是巨人国的小幽灵。我的幽灵们应该成为交易世界中的领导者,不是通过我,而是通过他们自己的
努力。他们被挑选出来领导新的金融世界。在周而复始的循环中,新的世界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阿瑟,我希望你妻子不会对我总去惹她的猫而感到恼火。能和你,还有曾帮助我们走出困境的交易员们一起分担某些悲伤的时刻,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呀。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们家后面的小山丘一定会出名的。我希望你的兄弟–哈罗德已经为它重新命了名。记住,那不是你的山丘。只有你走过的路才是你自己的。这与交易是同样的道理。成功不属于我们,而属于他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曾问过阿尔弗雷德,我们是否能够借用一下他在论坛上发表的文章,来更好地表达我的意图。令我感到惊奇的是,跟我预想的不一样,大家由此能够更好地领会我的意图。不好意思,我有一点跑题了。

阿瑟:我和读者还有交易员都很清楚你来自哪里,也明白独自散步的重要性。我们看到了,你对大家的谢意如此诚恳,对别人的赞美又十分谦逊。你在交易中总是为任何大大小小的可能性做好准备。我还知道你是一位天才,有时候别人觉得理所当然的一些东西,却可以让你收获快乐。你和别的交易员没什么不同,只不过你对生活的观点有所不同,你的生活就是不停地前进。你生来就具有超乎常人的天赋,但是你并不接受任何加诸于身上的声望和荣誉。所以我们等一会儿再讨论这一章的主题。我们现在要告诉大家的是,幽灵是怎样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从内心到外表,你和一个普通的交易员没有什么两样。正如你所说,你可能会比别人看得更清楚一些,你是一个敏锐的观察者,你可以看到沙子里的线。你也有足够的耐心等别人看到,最终他们也看到了。因为你只需向他们指出沙子里真的有这样一条线存在就可以了。幽灵,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事实本身就是这样。你是灯塔里的灯,你的灯光能指引未来和现在,让专家与刚入行的交易员一同受益,其范围遍及美国,甚至全世界。你是他们的英雄,因为你堪称英雄,你是伟大的。幽灵,你是一个非常纯朴的人,这也是你一直所希望的。你一定会保持这一点的。

幽灵:你让你的妻子把我的扣子缝回去了吗?你揭我的底,比我展现给外界的要多得多。我真的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让我们把角色稍微做一下改变,这样读者对你可以有更多的了解。你看,我知道你对音乐十分热爱,我还知道你在20世纪60年代第一次去纳什维尔的事,以及弗洛伊德·克莱默德对你的歌曲的评价。你的第一首歌不是特别成功,我想做交易可能会更适合你。或许你应该回到你的初恋情人那里?当然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妻子。总之呢,你觉得生命中什么东西最重要呢?

阿瑟:我的兄弟是一个歌手,音乐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只要你有足够的胆量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这种念头最终会改变你的生活。交易员也是一样。你们要一往无前,要敢于追求心中的理想。幽灵知道这是可以做到的,他给你们的礼物也正是如此。其实你们应该感谢这样一位好的老师指引你们。你对小交易员的信心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天在CNN的电视节目中,我看到一位专家说了同样的观点,他说小交易员才是真正领导方向的人。这是千真万确的,这句话已经被记录在案。幽灵,如果你是正确的,那么小交易员可以使自己的生活大不相同。

幽灵:我们知道自己前进的方向在哪儿,所以,如果我们可以明白真正的人生,生活会有巨大的改观。在我的生命里,我第一次觉得我的视野一下子开朗起来,这真是令人震惊。我甚至不在乎明天的仓位是什么了。

阿瑟:我看你也从来没在乎过。我想这就是你之所以是你的原因了。如果其他的交易员读过你的书、并且理解了你的意思,事情就可以变得非常的简单,只要记住你的规则然后照做就是了,不必多考虑,只管照做!正如你所说,只有那些对你的成功起决定影响的失败,才是你真正需要在意的。我不想改变话题,但是我们正在听的这盘CD的名字就是弗洛伊德的“失败者-哭泣者”。

幽灵:是的,不要让你的情绪影响了你。如果你在交易中做得对的话,永远也不要喜极而泣。嘿,这很不错,你觉得呢?

阿瑟:请注意,现在是中午12:15,明天就是周五了。我知道你手中有一些很重要的仓位。从这开车到芝加哥路程可不近。你对于明天的交易怎么打算呢?

幽灵:和往常一样。在上涨的市道里我会卖出更多的玉米,弥补我以前做错的交易。明天9:30,我会到交易所去。很幸运,今天我及时进行了补救,一开始情况不太妙,但后来又顺手了。我喜欢这种感觉。明天我们会有更多的机会,你说呢?

阿瑟:你为什么明天不清仓呢?

幽灵:好吧,我会在开盘的时候清仓,或者我们可以在明天开盘前,也就是今天晚上清仓。

阿瑟:今晚清仓的话,你觉得玉米价格可能会是什么走势呢?

幽灵:你肯定不想知道。至少我还在正确的这一边,我最清楚不过了。先不管它了,我想我们可以周六或是周日回到山顶来。我注意到现在CD里正在播放的就是你在60年代写的那首歌。你把那首歌很便宜地就卖掉了,你不觉得很失落吗?

阿瑟:其实你不知道那首歌我卖了多少钱,那是当时可以卖到的最好的价钱了。现在想起来我还是激动不已。这样美妙的回忆并不多,我猜你也是。

幽灵:我的经历就相对简单了。我的回忆和我们的交易员或是我们的小幽灵没什么不同。我希望幽灵们可以比孩子们更快地成长。我不想做旁观者,我希望自己也在场上,可以不时地给他们传球。

阿瑟:幽灵,我想这些题外话说多了怕是要从这本书里被删掉的,我们最好今天先到此为止。

幽灵:好吧,我们会重新开始的。我希望你今晚帮我做件事。把这一章放到论坛上去,让其他的交易员知道我是他们中的一员。我没什么不同,就是块头大了一点。

阿瑟:好的,你又赢了。在你到家之前我不会睡觉的。

幽灵:我要去塔霍湖去吃上好的烤牛排,回头见。


《期货》杂志论坛帖子 作者:阿尔弗雷德·A 日期:1997年10月3日 6:03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水平一般的国际象棋爱好者,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喜欢。甚至连初学者都知道,他们必须决策正确,这样才可能和水平更高的棋手打成平局,否则结局只能是被将死。

1、开局是最重要的。你必须在防守有度的同时积极出击,让你的卒前进10到12步。有的时候在头5步或是6步就已经赢了。(幽灵的规则一?)

2、下一步就是巩固战线。你要运用你的马、后和象来保卫你的国王。你要做好准备,这样可以让你稍后展开有效的进攻。你要仔细研究对手的弱点,尽量使对方疲惫。(规则二……?)

3、如果可能的话,展开最后的进攻,将死对手。对于强大的对手,尽量打成平手。(规则三,这个规则幽灵还欠着我们–关于何时套现)战争就是战争,不论发生在空中、海上、陆地、棋盘或是交易场上。这个比喻有没有用呢? 祝交易好运!

阿瑟:幽灵,我觉得阿尔弗雷德说得很好,你下过国际象棋吗?

幽灵:年轻时我对自己的棋艺还是很自负的,不过现在我老了,而且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下棋。我应该下一下棋来放松一下,但是现在真是俗事缠身。

阿瑟:我们将来会有机会的,不过现在我们要讨论的是如何在遭遇挫折后找回信心。我们因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呢?

幽灵:这是论坛上一个交易员提出的问题,我希望能够回答他们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提得很好。如果交易员没有遇到同样的问题,可以跳过这一章。

交易中遇到重仓,会使你缺乏勇气继续进行交易,这种情况是经常发生的。我不去直接判断一个交易员为什么会遇到大的挫折,而是逐渐阐述其原因,比如说一个交易员所有的仓位都是坏仓位,我希望你们从此忘记你过去的惨痛交易。

阿瑟:你和我都知道,持有错误仓位的时间太长,是造成重挫的主要原因!

幽灵:确实,这是这本书最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我们现在在这里沟通的目的之一。我们回溯失败的目的,一是要从过去的经历中吸取教训,二是因为这种情况发生的太多了,要弄清其原因。

我们应该可以从失败中恢复常态,我会告诉你在失败后怎样弥补过失。我不会给你们非常具体的交易计划,或我的交易程序里的具体信号,但是我会给你们指出一条可行的道路。

为了让你们能够少走点弯路,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审视自己,只有在正确理了我的意见之后,才能照我的建议去做。最后做出交易决定的是你自己。先检查你的数据,因为在你的交易程序中,数据会告诉你一些有用的信息。

重新开始交易的时候,我们要确定自己还有足够的资金进行交易。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资金,那么你应该推迟进行交易。注意,我可不是让你退出交易!当然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我们总是有可能退出交易,但是这一次原因并不同。好吧,我们现在开始,假设你已经有了足够的资金,可以使你从过去的失败中恢复过来。

在进行下一步之前我希望你们先做一个假设:假设你现在建立了十五个仓位,并且全部是赚钱的交易。

阿瑟:我还以为你要假设这十五个仓位全都赔钱呢。你提出的这个假设是什么意思呢?

幽灵:通过这个假设,能够改变你的思维方式。如果你进行了十五次赚钱的交易,你可能会更加小心一些。要是你连续十五次全部赔钱的话,你就不会那么害怕下一次交易赔钱了。当然,你是不可能一次手中有那么一大堆赔钱仓位的。 如果你手中有十五个赚钱的仓位,这会让你加倍谨慎,本来这是你的一个优势,你会对迅速变化的市场更加留意。但是,这时你很难承受一次糟糕的交易,原来的优势反倒成了不利因素。要扭转这种局面,我有几个建议:

首先,从现在开始你知道每次交易的风险所在,知道你能够从挫折中恢复过来。 你有多少种方法知道交易中的风险呢?实际上,在期货交易中只要你是买家就可以知道了(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比如说运用期货仓位中的蝶式价差期权或者使用三个到期的期货合同月,但是在目前阶段对你来说是有点超前了,所以我们还是用期货交易的例子更合适一些)。我不喜欢提出操作建议,但是现在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一种例外的情况,你需要一些建议可以使你找到正确的路径。你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会指给你哪条路是你需要走的。我不会给你很具体的建议,只是告诉你在哪里拐弯,往哪里走,给你指一个正确的方向。

其次,如果没有误入歧途,你能够而且也一定会在失败后恢复状态。你可以开车到达你想去的任何地方,但是你必须有足够的汽油(资金)支持你坚持到目的地,不要走弯路。但有的时候,头脑中只有一个目的,只管一味闷头向前开,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这会成为你的羁绊。你已经有了这样一个正确的选择,知道沿着正确的方向走,如果你还能有不同的方法,你就可以把损失弥补回来。拿出你的图表好好研究。研究各个市场的本质,得出结论后,挑出你研究的最充分的八个品种。标示出这八个品种中已经存在的趋势,把它们描绘下来,然后看一看哪些是向下的趋势,哪些是向上的趋势。你很有可能会发现,大部分品种现在根本就没有趋势。这时你不需要太匆忙进行交易,你只须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交易。如果你要重建仓位,就要尽可能地利用各种资料为你自己服务。你可以把你选择的那些品种的趋势分类,分成牛市、熊市或是无明显趋势。看起来相当简单,对吧。 先把牛市和无明显趋势的品种的图表放在一边,明天再看看是否有什么改变。 现在你要先把注意力集中在上升趋势的品种上。 我们之所以挑出八个最好的品种,是因为我们只操作可能获利的交易,同时我们还需要进行多样化的投资。要学会为自己争取尽可能有利的交易条件。你很容易对上扬的趋势作出预测,但有时下降的趋势更容易被看到,熊市的下降速度要比牛市上升的速度还要快,对吗?你真的清楚这一点吗?

好吧,认真研究一下,从今天开始,至少在几年的时间里你都要好好注意市场的走向,从你的研究结果中吸取教训。我提供给你什么是没有用的,因为每一个市场的反应都不同。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了解市场走向的是你,而不是我。

你可以用期权来弥补你的损失,因为这可以把你已经知道的确定损失限制在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当你进入市场时,由于各种你无法控制的因素,你无法控制局面。期货无法告诉你确切的损失数目,而期权则有一些期货所没有的好处。其中最大的好处就是,牛市里期权在大多数时候可以强化波动性。因为我们需要控制风险,所以我们必须利用牛市中的活跃机会。

在熊市中,期权容易丧失活跃性,你不想出售期权,风险就会比较大,因此我们把熊市排除在外。 牛市中的价格下降是比熊市中的价格下降要慢,总体上扬的市场趋势可以使我们有许多时间来把握市场更多的波动,同时我们可以建立未平仓合约,让利润水涨船高。在熊市里,交易员更容易蒙受损失。我不打算在这里讲一堂期权课程,有许许多多的专家和软件可以帮你学习到期权的各种知识。如果你对如何弥补损失感兴趣,你就一定要好好学习。你可以把期权作为修复交易状态的工作,把增加的活跃度作为你的交易计划的一部分。既然你有了恢复用的工具,现在你需要的就是利用对你有利的趋势,你还需要图表和研究的结果来协助你。在牛市里,成交量和未成交合约趋向于不断增加,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假设吗?增加的成交量和未成交合约会增加活跃性,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假设吗?在上扬的走势中一般会有三波买力起作用,这不也是一个很好的假设呢?我再一次请求你好好研究交易,这样才能对这些假设有足够的信心。

看完了所有的图表,如果发现牛市已经形成,参数正确,你是否作很好了交易的准备?但什么是正确的参数呢?首先,你必须在你感兴趣的品种中找到一个确有上升动力的明显趋势市场;其次,你必须知道它正处于什么阶段,是处于第一波、第二波还是第三波?你怎样才能区分出来呢?有几种答案。你要自己作出假设。当你确认一个上扬趋势已经开始时,你要寻找一个三四天的调整期,你可以称之为买力的第一波;继续观察看看是否有下一个调整期。如果你能找到,那就是第二波。这之后你再找找第三波。你可以回顾一下你做的研究,发现一些实例。在距离时间最近的图表中找出牛市。你要找的可能是一个刚刚开始形成的四天调整状态。我们希望在牛市的第一波中买入。当然你可能也会看到有些市场即将进入第二个调整期,但我们寻找的是最好的机会。

如果你处在一个上扬的趋势中,希望在第一个调整期中建立仓位,你可以通过从下列两种方法之一来操作:一是在市场突破四天调整期的价格时建仓,二是当市场冲过以前牛市的高位时建仓。最好的方法是第一种,你希望在波动性增强之前建立仓位,这就应该是在调整的第四天。你对于自己想做什么以及你是如何建仓的,心里应该有数。当你进入一个已经是牛市的市场里时,要寻找一个风险小的交易机会。你知道自己可能会出错,但是你如果已经通过买入看涨的期权限制了风险,你仍然可以进行交易。你如果考虑下一个蝶式价差期权,或者想买入有更高行使价格的看涨期权,取决于你可用的交易资金有多少。 你必须决定你能承担的交易风险的数额有多大,这是你自己的决定。从经验来看,这个数字是你本金的10%左右。如果牛市价差期权是500美元的话,你的帐户里至少要有5000美元作底。在交易开始后,当你的仓位价值减少到一半的时候,你就要想法平仓了。

如果要进行期权交易,交易最少要达到40~60天的时间段。少于40天的期权时间太少,会使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加入到一个良好趋势当中去;建立120~180天期权,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是在一个很漂亮的上扬走势中,相对于长期品种,短期到期合同品种的价格会有更快的波动。 在已经明确的牛市里,如果你能在第一阶段就已经建好仓位的话,你就能够从增强的波幅中受益。你的建仓点是很关键的,你会经历持续的趋势,也许会是中断的趋势。你必须运用规则一来限制你的风险。如果你能及时清仓的话,即使你损失了期权的一半价值,你的风险也会随之减少一半。假如期权的价值减少一半的话,你当然已经清仓,与这波趋势无关了。或者你的期权合同已经到期,你准备开始进行下一个品种的交易。 另外一个清仓的标准是:当四天的调整期之后,现有趋势没有能够持续下去的话,你就要动手清除仓位。如果在四天之后的第二个交易日,你的仓位现价还低于前四天的最低点,你就输定了。建仓错误的话,这次交易很快就会结束;相反,如果你是正确的,你就可以在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你应该对于交易趋势发生中断或是能够持续的可能性时刻保持敏感,并做好操作的准备。你的期权持仓可以保护你,使你免于遭受大的损失,但是当仓位没有被证明是正确的时候,你应该迅速行动,这样才能保住你的资金。如果在头四天的调整期中建立了一个正确的仓位的话,你可以根据规则二,在第二个调整期中再增加其他的仓位,因为如果在第三个调整期内建仓的话,可能就太晚了。如果第三个调整期的趋势不能继续下去,但是趋势并没有反转的话,第三个调整期很有可能导致很大的波动。因为你处在交易失败的恢复期,你必须做出决定从而在这个品种的趋势中获利,而不是重新开始一次新的交易。你在进行下一个交易的时候,也要运用同样的标准。这种建仓方式的重要性在于,当趋势上升同时波动性增加的情况下,相对于你所承担的风险,你的利润要高得多。你希望冒最小的风险赚最多的钱,同时,你肯定也希望能够尽可能利用一切可以调动的因素来为你服务。

你可能也会尝试着在熊市的调整期里建仓,但是这样做有一个不利–市场活跃性不高,你的期望值可能会下降得很快。因此,我建议你还是只在牛市头四天的调整期里交易。

你会发现这种交易方式有许多优点,从长远角度来看,等待合适的趋势,你的耐心终归会有丰厚的回报。从另一方面说,从停止升势的市场里脱身,可能会减少你的损失,但总是面对这类挫折,会使你的交易变得索然无味。

有的时候你会发现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建立仓位,这种情况其实会经常发生。但是不要让这种情况妨碍你的交易,因为你不是为了交易而交易,你的目的是要从一个大的挫折中恢复过来。这种交易方式的最大好处,就是你可以从中学到很多关于市场和期权的知识。

阿瑟:让我再来回顾一下。你的建议是:交易员在经历了一次大的挫折之后,应该挑选至少八个品种,研究这些品种,然后判断哪一个品种具有已经明确的上涨趋势。当市场突破了第一个四天调整期的高点时,交易员要么建立一个牛市价差期权,要么建立一个看涨期权。

如果第二天的价格低于前四天的最低点,同时发现上升趋势有可能不再持续下去的话,为了防范风险,交易员要清仓出局。如果期权的价格跌了一半,也应该清仓。另外,还要给期权合同至少40天到60天到期的时间。我忽略了什么吗?

幽灵:没有问题。最理想的是在第一个调整期建仓,然后在第二个调整期增加筹码,进入第三个调整期,你最好是套现而不是再次增加筹码。在一个上涨的趋势里,你希望活跃性能够一臂之力,使你获得更多的利润。

阿瑟:这种做法每次都能奏效吗?

幽灵:当然不会百用百灵,但这样做你会得到很多有价值的信息。大交易员就拥有建立正确仓位所需的许多信息,而且资金充足,有能力抵御大的挫折。但正如我前面所说,我对小交易员真的很有信心。我不是给大家提供操作指导,只是在陈述一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摆脱挫折的负面的影响重新恢复过来。我希望小交易员们能够成为交易场里的领头羊,我深信他们有这个能力。

没有人对市场的风险具有天生的免疫力。控制风险有几种途径,首先,和其他人相比,我们必须有自己的优势,我们可以通过各种交易方式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只在一个已经明确的趋势中进行交易,我们正确地增加筹码,而且有两种方法可以保护我们的仓位:规则一和规则二。
阿瑟:我正打算和你讨论一下你的两个规则。正如阿尔弗雷德在前面所举的国际象棋的例子里说到的,你现在拖欠了所有的读者–一个关于套现时机的规则三。

幽灵:这个话题我在论坛里说过。我一直认为应该在成交量最高的三至四天里或是在第三波的时候套现。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比较喜欢在那几天里套现。我希望上面的话给读者们一些启发,让交易员们对套现的功能多加留心。这里我就不再继续详细分析了,看来这本书我已经写得比原来打算的要详细得多了。

我觉得在幽灵的交易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对规则一和规则二的理解,至于规则三,还不至于那么重要。

阿瑟:关于规则二,大家的疑问很多。大多数的交易员还不是特别习惯运用规则三来进行交易。他们对规则一却能运用自如,我们最好规则二再作些解释。

幽灵:你说得很对。让我们来看看对于交易员来说,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如果在这一部分里不能把这部分内容加进去,我们可以在以后的讨论中再做阐述。

阿瑟:好吧,这主意听起来不错。但你是不是还有一个规则?

幽灵:我们早晚会知道规则三是否真的存在。

阿瑟:你是在给我们打埋伏吗?

幽灵:对于那些关于我自己或是我的事业的错误描述,我并不太在乎,但是我不喜欢数据出错。如果错误的数据影响了交易员的正确交易能力的话,我愿意把它们改正过来。但是只有我得到反馈之后我才能这么做,否则的话我怎么会知道我的观点大家都很清楚了呢?只有得到反馈之后,我才能继续讨论下一个问题。我也不想在规则一和规则二上花那么多的时间,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

阿瑟:对于在遭受重仓后如何恢复信心的问题,我们是否应该继续讨论呢?

幽灵:我看我们还是等等,看看大家的反应之后再说。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