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三:巨量即是套现良机

什么时候落袋为安?放巨量后三天内全部清仓!幽灵和交易员们共同总结出了规则三。把握时机,尽收利润。我注意到,幽灵在几张纸上潦草地画了好多箭头、几个三角形和其它奇怪的符号。起初我还以为幽灵在做计算机编程的新流程图,因为在收盘之后,这些画着潦草记号的纸一般都会统统被丢到底纸篓里,这原本没什么不寻常的。但是幽灵的这些碎纸头却没有被丢掉,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尽管这些纸对我来说没什么意义,但是我还是决定问问,这些纸是做什么的?他回答的时候表情有点不自然,好像不想向我透露其中细节似的。

我决定自己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我看到的是这些内容:在第一批记号中,有四个箭头和两个三角形。第一个箭头指向纸的最上端,第二个箭头指向第一个箭头的右边,最后两个箭头从前两个箭头处出发指向纸的最底部,其中一个还指向纸的左边。换句话说,我们看到的是在做了三个右拐弯之后,箭头最后拐向左边。

下一个箭头只有两个。一个指向纸的顶部,另一个指向第一个的左边。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很普通的直接向左拐的符号。

在这两套箭头的左边有一个三角形,表示两个选择中的一个。上去我觉得这好像是程序的流程图。但是,等等,我在纸的底部发现了很小的字,写着:规则三。太棒了!我想,其实我们早就问过他这个问题,幽灵终于要告诉我们规则三的内容了。

在期货论坛里,交易员们问过幽灵是不是有规则三,这样他们就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套现了。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整圆的最后一部分。规则一是告诉他们什么时候建仓,是不是保有已建立的仓位,规则二则是提示如何在正确的位置上增加筹码,为自己增加优势。

是不是幽灵早就对规则三很熟悉了呢?是不是他不想和大家分享规则三呢?尽管我对他的交易方式还算了解,但我对他交易中的规则三并不是很清楚。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我的脑海里一时浮现出很多疑团。我把这几张纸翻来覆去,看到的只是那些潦草的讯号,心里不觉有些泄气。除了记号和“规则三”这几个字,还有纸背面有个大大的问号,其它什么都没有。

阿瑟:幽灵,正如我们在开始这个计划的起初谈好的那样,你对于规则三有什么要对我和交易员们说的吗?

幽灵:我恐怕要让他们失望了。我没有什么规则三。套现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也没有一个很明确的规则。套现的过程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自动的程序,而不是按规则来操作的。

你们也知道,我的两个规则表明了交易的本质。交易是一个输家的游戏,我们要损失的数额控制在一个相对小的范围内,这是交易中最重要
的方向。还有就是当仓位正确的时候,在正确的仓位上增加筹码。至于套现这方面,更多的时候取决于我们后天形成的直觉,而不是规则。
我也知道套现必须正确执行的重要性,但是尽管套现的操作可能已经成为我的直觉,我仍然在学习套现,这对我们的交易员来说也是极为重
要的。

我们将一起提炼出规则三。你注意到我用的“我们”这个字眼了吗?所有的交易员、你和我将会一起来总结规则三。现在规则三还不是很明确,但是我们会一起来寻找和总结它的内容。

阿瑟:那么规则三将会是一个革命性规则吗?

幽灵:正像你说的一样,我认为革命性的规则三将会成为所有人的关注焦点。

由于起作用的变量太多了,所以我们对于套现不能一言以蔽之。大多数不同情况下的套现,都应该在交易计划中有所体现,但是我能肯定,我们的规则不会与一个好用的交易计划冲突。

规则一的作用范围是当仓位不正确时要立即清仓,规则二则是当仓位正确要增加筹码时使用。在增加筹码之后,我们又回到了规则一,即根据规则一来保护规则二。当仓位不再正确的时候,即使我们已经增加了筹码,我们仍然需要把这个仓位清除掉。

对我来说,套现可不像清除那些错误仓位一样有个固定的模式。有趣的是,大多数交易员却认为套现是有固定模式的,止损才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

在论坛里,交易员们纷纷要求知道规则三的内容。但是以前我都是在我自己的交易程序里套现,从来也没有对这个问题想过太多,也没认为它是如此的重要。

当然我不能公开我的交易程序,但是离开了交易程序谈规则三又十分的困难。我不想让大家失望,因为套现对于增加交易员的收益非常重要,所以大家想知道规则三也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离开了特定的交易程序谈套现,我们就必须做一些修正,如同在规则一和规则二中,我们必须用一些限定词来讨论套现。

首先必须说明的是,当你套现的时候,你必须相当确信你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每次当你回过头来看你以前的交易的时候,你总会以为你可以赚更多的钱,但这其实只是马后炮的想法,因为在当时的现场情况下,你不可能在一个更好的价位上清仓,所以你也不必为此而感到遗憾。

我们用规则二来增加仓位,而规则三更适合交易员套现。但我们需要在把规则变为文字之前,先把标准弄清楚。

我们是否应该认为套现就是清仓获利呢?或者说,是不是只有在成功地为我们的仓位增加筹码之后,我们才来考虑规则三的套现问题呢?如果需要运用规则三来套现,那么究竟要在增加多少筹码之后套现呢?到什么时候,我们才会认为交易的过程已经完美无缺了呢?

从以上的问题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 除非我们一开始就为规则建立一个标准否则运用规则三来套现将会有相当难度。有时候清仓会被认为是套现,但是在更多情况下,清仓意味着控制住损失不再扩大。套现和清仓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应该把清仓主要看作是把损失减少的一种手段,尽管清仓也会经常为我们带来利润。

阿瑟,我们要和交易员们一起来讨论规则三的内容,因为这是他们的规则,所以我们要回过头来听听他们的意见。尽管规则三有我的思考成份在里面,但是它不像规则一那样使用的时间那么长,了解这一点对交易员来说十分重要。在规则三中,会包含交易员们希望知道的关于套现的标准,不过我们会吸取所有希望使用规则三的交易员们的意见作为参考。

完全适合每个人的具体情况的规则,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我们可以提出一种让大家都能从中受益的规则。既然大家要求有一个规则三,那么我们可能会进行大量的计算机测试。如果规则三和我的交易方式不协调的话,我会觉得不太舒服,所以,在规则三中我还是会在里面加入我自己的标准。

我必须知道交易员希望的规则内容是什么。考虑所有的变量,建立你们的标准,这样我们就可以开始创建规则三的工作了。

阿瑟:你的那些草稿纸上的箭头是什么意思呢?

幽灵:你不是看到有两组箭头吗?在收到交易员的反馈之后我们将会有三组箭头。在我具体地谈我的想法之前,我们现在需要一些反馈。

我可以大致说一下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考虑一下规则一和规则二,根据每个规则每一步的可能性画出一个流程图,然后指向规则三对套现所需要考虑的可能性。如果可能的话,告诉我你对每一个步骤的想法,这对我们建立标准会很有帮助。

阿瑟:好吧,我们来看看交易员对规则三的反馈,看看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标准。 他们有不少好的建议。

幽灵:我们先讨论这一点,然后我们再讨论一下交易员的意见。

交易就像是一个迷宫,从入口开始就有一连串的房间,直到你走过所有的房间, 才能从房间的另一边走出去。你可以不向两边拐,一直往前走,但是只有你走完所有的房间重新站在迷宫外面的时候,所有的目标和程序才算是完成了。 在我们的迷宫中,你必须设计一个程序可以保证你走完这个迷宫。虽然你并不一定现在就知道在每一个拐弯处应该怎么走,但是你必须知道在哪里拐弯。交易是同样的道理,你每次不能完全确定并知道你应该在哪里转弯。

我们希望每次都有一个正确的程序,能够在时间和速度之间找到平衡,以避免不必要的移动。我们要说的下一点可能会让你觉得好笑,但是它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个学习过程。

当我还在念大学的时候,我曾观察过一只老鼠走迷宫。令我吃惊的是,低智能的老鼠竟然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穿过迷宫。 老鼠的办法是每逢遇到拐弯处一律向左拐,直到穿过整个迷宫,从另一端的出口出来。尽管这并不一定是最快的路径,但是使用这种方法肯定能最后到达出口。 于是我知道了最简单的到达迷宫出口的方法,这就是把我的右手放在右边的墙上,然后一直往前走直到我最后只能向右拐为止。我只往前走,而从不往回走,这样可以保证我用最少的步数到达出口,因为我的系统防止我浪费太多的时间。 交易难道不也是这样告诉我们的吗?交易也是一个我们从不知道往哪边拐的迷宫,但是必须有一个系统帮助我们少走弯路,避免我们花费太多的时间来实现我们的目标。在交易中,只有在事后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你才会知道正确的方向是多么的重要。因此,你必须有一种系统的方法来帮助你达到你的目的。交易的目标,就是在执行中把损失减少到最小。在迷宫里你无法找到正确的途径,但是你完全可以根据一个设计得很好的系统,把不必要的弯路完全去掉。在交易中,不必要的弯路往往会让你付出不菲的代价。规则一和规则二是我的交易系统中的一部分,它们可以使我少走弯路。我下面要说的不是规则一也不是规则二。我在交易里会选择向左转或向右转。当我想左转的时候,我就清除我的仓位,因为它没有被证明是正确的或是不再是正确的。如果我向右转,我会把我的右手放在墙上,因为我的规则二要求我在正确的或是仍是正确的仓位上加码。每当我省掉不必要的弯路直达我的目标的时候,我会自动地向右转。你们在我的迷宫系统和交易系统里都可以看到这一点。

尽管我们学到的这么多的东西,是来自于小小的啮齿动物身上,但这对我们的知识可丝毫没有什么贬低。当然,我不希望大家把我的系统叫做老鼠系统–开个玩笑。

现在你可以看出,在我的交易之中有一些两难处境。如果我必须直走(保持现状),或是向左拐(清仓)或是向右拐(加筹码),我就没有回旋180度的余地,即在规则一和规则二之外套现,因为这会和我的两个规则冲突,导致不必要的弯路。

我要声明的是,我不是在暗示当我做决定的时候,我必须在规则一和规则二中选其一。如果决定使用规则一,我知道,我要么是正确的,要么是用规则一清仓。

由于使用规则一,我现在有一个被证明是正确的仓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要建立新的标准之后才能运用规则二。仓位是正确的,我们可以等到下一个买入或卖出的信号才增加筹码。

在你试图将规则一和规则二与迷宫理论结合的时候,不要忘记只有当我们能右拐的时候才右拐(即在仓位上加筹码);当我们撞墙的时候就左拐(清仓)。在交易中,撞墙的情况就是当仓位没有被证明是正确的时候,这和仓位被证明是错误的情况是有区别的。

当你把迷宫和交易规则联系起来的时候, 不要对二者之间的比较进行过多分析。在设计你的交易流程图的时候,我只是把迷宫理论作为一个背景来介绍。你需要有自己的简单的箭头示意图来为自己服务。

我注意到有人反映我的话有些难于理解。你能想象我们有十个或二十个规则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吗?我知道自己经常重复,但是为了强调规则的重要性,重复是必要的。如果交易员自己能够有更多思考,而不是仅仅用我的思想去和他们的计划去协调的话,情况可能会更好一些。没有什么是不能提高的,我相信每个交易员都有可能在了解我的经验之后,再去改善他们自己的计划。如果我的计划不完美,他们可以为我做补充。我希望在这里看看我们收到的反馈。

阿瑟:首先我们来看来自M.T.的信。总的来说,他觉得规则三只是规则一和规则二的延伸,其中直觉的成份更多一些。当仓位增加筹码后,套现是在市场出现反方向走势时才进行的。

幽灵:我一向很喜欢M.T.的观点。增加的筹码同原来的相比只是一小部分,如果在股票反向移动时套现,他的想法原本是可以成功的。但是为了套现获利,他的所有仓位都是必须清除掉的,否则就仅是用规则一推定增加的筹码没有被证明是正确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规则一实际上并没有能够被完全正确地使用。我希望一个已经增加了筹码的仓位被清除,是因为仓位没有被证明是正确的,而不是因为补仓之后的逆向移动。当然,如果出现逆向走势的话,也一样证明了仓位是不正确的,更应该立即清除仓位。但是,不要把两种情况弄混了。有时候建仓后很快出现反向走势,所以你要立即清仓。切记这个原则,你清仓是因为仓位没有被证明是正确的,而不是因为出现了反向走势。

阿瑟:是的,M.T.确实对他自己的说法也有点不确定。他说如果他进行一种意识流式的思考方式,可能会更清楚一些。他还觉得,在最后一次增加筹码的时候,也许会放弃所有已经建立的仓位,这和你说的或多或少有些吻合。

幽灵:M.T.在自己的交易中能做到游刃有余,而且他的行动更多是在下意识的时候做出的。当你的交易计划非常行之有效,并对自己所做的决定非常自信的时候,这一切就越来越顺其自然,当然会对自己的交易也就十分得心应手。

阿瑟:M.T.提出,在趋势指标有变化时,可能就应该考虑清仓动作。

幽灵:在交易计划中,这种变化有时会导致我们把所有的仓位全部清掉。当然,当得到已经过顶的早期信号时,我们也会清仓。实际上,上星期在豆子市场上我们确实接受到了这样的指标信号。有时在顶部反转的时候,我们确实也很快地得到了一个反转指标。

上星期我看到你在论坛上提出了一些很好的问题,是关于不要排斥其他交易员的想法。我们的指标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发生错误,重要的是不要把我们的建议错当成交易意见。只要交易员有两条腿走路,就不要硬塞给他们一副拐杖。多走路会增长腿力,他们必须根据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做出正确的判断。让我们看看下一封来信。M.T.给我们开了一个很好的头。

阿瑟:大卫·托马斯来信说,也许规则三应该是很简单的。他还认为,在建仓的最后阶段,你只会再次用到规则一,而不会回到规则二,因为我们的仓位已经被清除了。

幽灵:是的,这也是我清仓时通常的做法。但有时我并没有运用规则一清仓时,也会得到反转信号、超买信号或超卖信号。此时交易员认为存在规则三的想法是正确的。在这个问题上,我越想越觉得规则三应该是一个关于清仓和套现的限定规则,但是它也应该是对未来获利清仓的限定规则。

阿瑟:斯蒂文有一些很有趣的流程图。因为在论坛上,不方便标记出真正的箭头,所以他用了其它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效果也很不错。他说自己对套现方法的选择不太清楚……也许这只是一个优劣平衡的过程。

他举了两个例子,一个系统是目标价格套现(target price),另一个系统是价格回归套现(retracement of price)。每一种系统在特定的条件下都有自己的优势。

可这两种系统与规则一和规则二看起来都很矛盾。

斯蒂文对于减仓技巧很熟悉。潮起潮落和交易的特征很相像,所以交易就像大海一样,他对于规则一和规则二有独特的见解;当程序显示目前可能处在一个平台或是短期调整的状态时,交易员可以卖掉部分仓位,然后在低价位重新进入,这样就降低了整体持仓成本。

如果你计划重新建仓, 但已经错过了便宜的价格, 你会在稍高的价位上建仓吗? 如果市场走向继续对你不利,而且你持仓品种的价格越来越低,你会怎么办呢?不管不顾眼睁睁看着你的仓位继续损失吗?你会做多少次努力呢?

幽灵:这些都是很好的问题。所有问题的答案其实都集中在一个脉络上。当规则一告诉你要清除已经加码的仓位时,你很有可能已经持有那个仓位相当一段时间了,而且你已经有了不少利润。

你的交易计划可能会预见到市场将进入某个价格平台,而且你认为你的仓位不再被证明是正确的了,在这种情况下运用规则一,即使你的利润很大你也会清仓。

你会考虑选择一个更有利的价格来重新建仓,然后运用规则一,去再次证明仓位的正确性。

当然,如果市场走向继续与已经被证明的你的好仓位相矛盾的话,你会在你的交易程序的范围内相应地使用规则一。你不应该再做任何新的建仓努力,除非你的交易程序提示你这么做了。至于你要做多少次努力来重新建仓,这取决于你的交易标准和交易程序。

规则一和规则二不是建仓的标准,它们仅仅是根据你的交易程序发出的指标来建立一个动机的系统,来满足硬币两面不同的要求。 至于使用规则的个性特点部分,我认为斯蒂文的问题实际上涵盖了各种不同情况下使用规则时的关于正确行动的所有基础。他设想了一个可能的情景,这个情景需要表明使用规则的有效性。正如我以前所说,这是一个方法和系统的问题。这个方法可以让交易员在市场开放的时候能够正确地简化交易,我们所寻求的也就是这种方法和系统的最好的可能性。

斯蒂文认为他的研究和我的有所不同吗?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在使用两个规则之前,我会对每一个可能的方面提出疑问,这样可能解决规则和我的交易标准的冲突问题。我认为在规则满足了交易标准之后,斯蒂文应该可以把交易程序和标准很好地融合起来,从而不产生什么冲突。
阿瑟:我们会对你的规则使用继续进行一番辩论。

幽灵:我可不认为这是在辩论,我看这就是在完善交易风格。交易员提出正确的问题,在很好地运用自己的知识后,他们能够用正确的方法交易。在加入了经验之后,他们会交易得更出色。

阿瑟:斯蒂夫指出,抓住了一个移动就好比站到了一个波段性的平台,但这样做是要承担一些风险的。我们仍然会觉得套现规则有点不确定。
幽灵:我的交易计划是这样设计的:在第三波移动时,增加三次筹码,然后套现。第三波常常是最强的,假如我坐上交易的电梯,经常会升到14楼而不是18楼就下来了,因为市场升到后来,就觉得走得太快了,我希望它能够逐渐地停下来。我认为交易员的惟一的问题,就是在上行或下行的电梯里是否决定在14楼就从电梯里跑出来。

正确的答案就在我们的交易程序中。使用我们已经建立好的标准,比如说平均成交量标准,它可以告诉我们,在价格上升的时候,我们可以看见反转日的成交量会大于上升日的成交量,尽管OBV(On Balance Volume)指标还是在上升的,也还会出现反转,我们的判断和这个指标是有点冲突的。我们的交易程序会指示我们在上行的14楼下电梯,而不是向下走的过程中。也许我们的程序有时还会告诉我们,先按兵不动,让仓位继续向前走走看。

阿瑟:罗纳德关于规则三也有一个好的想法:他觉得保住已有的利润就够了,没有必要再有什么规则三。

幽灵:在交易中永远是赚钱容易守钱难。罗纳德说的有几点是很好的。在获利之后却不能落袋为安是个大问题,这使我们对于是否拥有规则三,以及规则三的好处究竟是什么产生了疑问。我知道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交易系统,这个系统几十年来从未用到过规则三,直到有一天他们发现,必须有一种方法用来保住他们能得到的纸上利润的一半,于是,规则三才改变了他们的实际获利情况。

也许我们需要完全独立于规则一和规则二之外的规则三,这样我们才能保住更多的利润。你可以感觉到交易员们现在对于是否使用规则三还是不确定。让我们再听听他们的意见吧。

阿瑟:好吧。我想这些讨论都是很好的改善套现技巧的资料。看到你的笑容我就知道你还有更多的点子。我还知道你已经有了现成的答案。它一直就在你的计算机程序里。你曾经说过,规则一和规则二改变了你对交易的看法和交易行为。你现在为什么又提出规则三呢?

幽灵:规则三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书面的规则,而是这么多年以来已经形成的类似第二天性的习惯了。你知道,我一直对“市场总是正确的”这个说法非常不赞同,这是根据我的经验得出的结论。我用这个推论来保护我的资金少受损失,在不活跃的市场里清除新的仓位。

同时我要特别说明,规则三不仅仅是我的规则,它还属于那些相信有规则三存在,并运用它交易的朋友们。几乎每一个知道规则一和规则二的交易员,都能感觉到规则三的存在,他们真的比我要敏锐得多。 尽管我只是把规则三作为经验来使用,但事实上它确实是一个规则,因为交易员们认为在套现的时候可以把它作为规则来使用。我们交易的核心,是尽量减少损失,实现利润。在正确地运用规则一和规则二的前提下,还要能在正确的时间套现。

尽管当仓位还没有被证明正确的时候,规则一确实可以预知损失的发生,但是我们还是需要规则三来告诉我们,什么是交易中最有价值的东西。规则告诉了我们什么时候必须对市场的活跃性产生疑问,也提示了指标在我们交易计划中的地位。

因此我觉得,在原来的交易计划中加上一个规则会更好一些,它可以告诉我们在不流动的市场里我们的交易标准是什么,以免损失太多的金钱。

在成交量极端放大的交易日出现之后,进行套现的时间点是明摆着的。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市场经常还会有些反弹,但是我们清仓的动作必须十分干净利落。在空仓后,我们一旦从交易计划中得到信号,就可以马上介入另一个品种。即使我们可能会因为退场太早而丢失了部分反弹机会,但从长期来看我们还是得大于失的,因为本来我们也是准备进行长期的交易。

阿瑟:我们还需要对规则三进行一些铺垫性的描述吗?

幽灵:不用。我们现在就把规则三的内容告诉大家。

规则三:

我们不应该人云亦云,我们应该假设市场不总是正确的,尤其当市场的活跃性很差的时候。此时,我们应该对所有信号都心存怀疑,同时等待进一步的信号。

我们应该充分重视市场活跃性差的负面作用,在市场极度活跃、三天内成交量极高的状态下,清除我们已有的仓位–在出现极高成交量交易日的次日,我们应立即清除我们的一半仓位,之后两天内再清除掉另外一半。此后,我们应该等待进一步的信号,来为下次可能的建仓作准备。

规则三的第一部分指的是,在成交稀少或是死水一潭的市场里,我们应该对所有交易计划中出现的信号都表示怀疑,同时等待进一步的信号来澄清真相。在活跃度太差的情况下,一般的市场指标不再会是有效的建仓指标。由于大多数信号都是价格指标,规则三允许你对这些信号产生怀疑,这是一种例外情况,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虽然也有些交易程序是比较完善的,但绝大多数程序在设计中都没能利用成交量、未平仓合约、移动平均指标等产生交易信号。在这里我不是想对各种交易系统都表示怀疑,我只是想用规则三来说明,我们必须在自己的交易计划里预先设置好市场不活跃状态下的对策,从而保护自己的权益。

规则三的第二部分,为我们确定了套现或是清仓的标准,让我们知道什么时候套现最好。尽管套现可能会使我们错过一些后续的机会,但是我们可以在成交量畸高的交易日等待进一步的信号。在这种交易日之后,新的信号会很快演变而出,我们希望能够依靠这些额外的信号指引,不会错误地建仓,并能够从中获利。

不要忘记,真正出色的交易计划,应该是基于市场的具体情况,能够持续地给你提供操作信号。高成交量可能是进一步回落的前奏曲,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利用市场的高度活跃性为我们服务。 高成交量交易日经常是在牛市的恢复期出现,这期间随时可能会出现一个重大事件,导致极端成交量出现,这种成交量异常的情况通常会持续几天时间,规则三同样可以让我们利用这种状态为我们服务。 前面我们说过,在极端成交量出现后的两天内,我们应该清除余下的所有仓位。但是,很重要的是我们经常会很快地采取行动,不必一定要再拖两天。规则三是一个很好的规则,它强调了长期交易而不是短期交易的重要性。

阿瑟:许多专家对你的规则三有所争议,因为规则三和他们的专业交易程序冲突。

幽灵:交易经验告诉我,在看到周围每一个人都背上了降落伞包的时候,要仔细地检查自己伞包的安全性再跳伞。别逗留在那里四处闲看谁没有系安全带,你要比自己的对手提前起跑,这样你才可能跑在市场前面。那些交易专家一样会为他们自己的房子、汽车和健康买保险。同样,他们在重要的时刻也会有一个保护自己仓位的计划。规则三,只不过是在一个已经很好的交易计划里再加上一道安全阀。

在市场成交量高或低得离谱的时候,交易员尤其要警惕沾沾自喜的情绪。在市场成交量极端化的时候清仓,你会有什么损失吗?在你重新进入市场之前,为什么不让你的交易计划再给你提供一个信号呢?

阿瑟:在市场活跃过头的情况下,大多数交易员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吗?

幽灵:当我们在电梯的一层(底部),或者是接近顶层(顶部)时,很少有交易员会看楼层的指示灯,他们只是自然地等着出电梯,而且不
会等太久时间。活跃性就是这样给我们关于楼层的信息,我们由此可以知道自己在几楼。

我知道等待对人们意味着什么。有时交易员刚弄明白自己的大豆仓位太多的时候,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他们被通知自己已经暴仓出局。我举个例子:有一次我刚刚建好一个多仓,在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市场上突然就出现了遍地卖家。那天我在十秒钟内损失了一大笔资金,然后我就立即清仓了。这天的交易量非常大,市场很快就到了跌停板。这种情况下,市场给我们的时间太短了,醒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许多情况提醒我们,某个特定的价格出现的时候,市场确实会有突然的变化。

当脑海中出现疑问的时候,我们都可能会想到清仓。我记得有一道诗可以很地表达我的意思。而且不仅是对于现在,这首诗对于将来也是有意义的。如果能及时出局,你当然不会再加大你的损失了。我们时常需要及时地全身而退。

阿瑟:看起来,规则三不仅仅可以防止损失,它还可以防止我们把已经赚到的利润流失掉。一般情况下,你是用多长时间框架内的成交量来判断市场活跃性的?

幽灵: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可以结合成交量来观察市场的活跃性,看看它处于正常还是反常状况。在极端情况下,我是运用每日平均成交量作为衡量活跃性的参考。

交易员在成交量过高或过低的情况下观察活跃性。规则三在使用的过程中会逐渐变成他们的第二天性。他们对成交稀少的市场会看得更透彻,知道在这些情况下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就是规则三的奥妙之处。

阿瑟:当你知道一些品种的公开报告的时候,你通常会对你的仓位采取什么行动?

幽灵:从我的经验来看,如果你看到公开报告后还犯下方向错误的话,你将付出惨重的代价。通常在这种报告公布之后,我要考虑的就是减
仓,除非我的仓位因报告的内容而体现出明显优势。大多数的交易员都应该清仓,这样可能会使他们的交易生涯更长一些。

这里还有一位交易员咨询我关于糖的仓位问题。我的建议是,先看看前四天市场交易情况是怎么样的。舆论认为糖价会跌,但这几天它的合约价格却在走高。有了规则一、规则二和规则三的帮助,我们可以使所有的交易员对这类问题具备自己的长远目光。

行为习惯的改变,必须与规则相协调。许多人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自然天性与行为习惯改变之间冲突的情况。行为习惯的改变是必需的,你是惟一可以改变自己的人。你的交易生涯就基于这一点,不要对它漠然处之。不进行改变的结果,只能让你陷入失败之路中的困难处境。

每天必须做的事是反复操练,直到你可以把交易做得很完美。行为习惯的改变需要你去积极执行,而交易却常常不是令人乐观的。受些小损失要比暴仓出局好得多,在我们教给你的简单规则中找到这样积极的一面吧。你需要自己决定用这些指导性的规则去做什么,怎么做。

交易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尽早知道在交易中你的幻想与实际的差距有多大并且在现实中切实改变这种幻想,你就能在交易中应付自如。

祝你在交易中有好运!我会一直关注你们的交易征程,伴随你们的每一步成长。

《幽灵的礼物》目录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