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来游戏:放松练就创造力

乐观自信,才能笑对交易险境。幽灵童心不减,提供一款交易游戏,告诉我们:想成为优秀的交易员,必须放松自己,找回创造力。

关于交易,幽灵似乎有许多有趣的话题,但是在一个人的一生或职业生涯中,他很少会有机会微笑,因为没有任何烦恼的时光实在是太少了。在孩提时代,我们都曾经在周末的下午度过愉快的时光,其中充满了惊喜和不期而至的快乐。而当我们长大成人,我们却经常会失去生活的重心,我们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对现状不管不顾地去寻求自己的快乐了。

本来星期天可以成为交易员们惬意享受生活的时间,可自从有了电子交易和全球统一市场后,周末就再也不像过去一样成为人们心情放松的日子了。但是,幽灵仍试图在惊涛骇浪的历险中面带微笑。

今天我们从一页空白的纸(我称之为cheat sheet)开始我们的话题,我们希望在严肃对待交易的同时,还能享受到交易的乐趣。在开始这个话题之前,我们也不知道最终的效果会如何。我们之所以认为这个话题很合适,是因为幽灵把自己从交易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与智慧告诉大家,希望能对你们有所启发。

有时当你在处理某个问题时,常常是在冒出一个新的想法之前,就已经有一大堆的条条框框束缚了你的思维。幽灵认为,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们很自然地会变得对任何的改变都心存戒备。我们必须学会充分利用这种改变,甚至当我们年迈的时候也应该是这样。在交易中尤其如此,程度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幽灵用百分比的方式来阐述他对变化的看法。在六七岁的时候,我们会根据自己的发现来判断变化;年长一岁之后,我们会在发现中学到许多新的知识,同时不断为自己的想法加上许多枷锁。

当我们逐渐变老,比如说从49岁到50岁时,我们通过新发现的知识来判断失误的百分比连2%都不到。此时,我们很难学到什么新的知识,更多的是对陌生境遇的不适反应,因为我们更适应原有的那98%的旧知识。所以,我们对任何由新知识产生的新变化,不自觉地存在抵触心理。人越年长,就越想让生活过得简单一些,希望改变自己的想法也就越少,新知识在整个生活中所占的比重也就越来越缩水。

当我们不再注意变化的时候,我们最强大的思想工具–创造性,就被我们自己扼杀了。创造性,可以增强我们成就事业的能力,让我们成为伟大的交易员。

幽灵认为,通过尝试新的事物来派发我们的创造性,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这可以给我们一种在生活中冒险的感觉。不论动机是什么,如果我们从今天开始想要重新焕发青春的活力,那么,“返老还童”就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们怎样才能从变化中激发我们的创造性呢?幽灵也不是方面的专家,所以他觉得,只要我们能够使读者的脸上露出笑容,就会让每个还没有成功的人重新拥有信心。

阿瑟:幽灵,我知道“对于一匹瞎马而言,眨眼和点头效果是一样”是你最喜欢的一句俗语,为什么这句话对你意义这么重大呢?

幽灵:我的祖父是最后一代养马的人,他的马是为自己的农田工作。虽然那个时代离现在时间不算长,但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已经很遥远。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祖父经常赶着他的马去田里犁地。这些马都很温顺,我总是会坐马背上。但即使是温顺的马也有不老实的时候,它们时不时地犯犟脾气。当它们不听我祖父使唤的时候,我的祖父就会说,“对于一匹瞎马来说,眨眼和点头效果是一样的。”每次当我知
道某事是对的但却无法证明的时候,我都会不自觉地想起这句话。

用这句话来描述交易也是再恰当不过了,经常有一些交易员固执得像我祖父的那些马。那些马虽然倔,但我们还是对那些马很好,我们对它
们从不放弃信心。事实证明,它们和我祖父合作得十分默契,为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

如果我注意到某个交易员的观点,发现他很狭隘甚至很偏执,我就会使用这句俗语。这里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为了告诉大家,不要把想法局限在一个狭隘和固定的模式上,我觉得经常会有交易员犯这种毛病。我不对观点的对错下结论,只是认为这些想法太片面,而且想得不够深入。我希望可以用这句话促使大家有一个再思考的过程。

阿瑟:你必须小心自己的措辞,因为有不少交易员听到这话,马上会认为是自己错了,然后走向另一个极端。

幽灵:是的,这是很多交易员容易犯的毛病。如果一个经纪人要确认一个订单,他会问一句:“你真的想止损吗?”交易员马上就会在心里犯嘀咕,怀疑自己的计划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然后便说:“哦,不,那我再看看吧。”

我并不想改变交易员的想法,只是想改变他们的思维模式。一种常见的想法就是:“如果我下了单,而价格没有如我所料的变化,那该怎么办呢?”其实,即使情况很糟,那又怎么样,明天不是还得继续?

那好,你建了一个仓位,但是你做错了。又怎么样呢?如果你想的和做的都对的话,那你应该本来就假设这是在建一个错误的仓位,只不过你没有按要求正确地保护自己。交易员要提前为各种可能性做好充分准备,而不是毫无根据地盲目自信。

阿瑟:你说我们应该寻找乐趣,这样可以激发创造性。那就让我们重新回到孩童时代,在星期天做游戏吧。

幽灵:你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家一到星期天就会玩一种叫做“交易圈”的游戏。可能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因为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但是最近我还看见过有这样的一幅纸牌卖,这使我又回想起了往事。那是一个基于交易而设计的游戏,我不是想为这种游戏
做推销员,既然我已经回忆起来了,就简单地介绍一下。

这曾经是个很令人兴奋的游戏,现在玩也仍然是。我们可以拿四副牌,32个人一起参与。大家在一直尖叫,大笑,不论是六岁的孩子还是八十岁的老人,都会乐在其中。四副牌可以让我们变得很有创造性。有了创造性,想做好任何事都会很轻松,因为你的兴趣激发了。这就是当我们年纪大的时候最需要做的。

阿瑟:这个游戏真的这么好玩吗?

幽灵:游戏是相当简单的,尽管商家没为它做很多的宣传,可是每一个发现它的人都觉得有很大乐趣。它的牌面上有不同的商品名,我记得有黑麦、小麦、玉米、大麦、燕麦,还有两种,我会留给读者去填空,因为我也想让他们尝尝回到童年的感觉。

每种商品有八张牌,如果哪一个玩家凑够了同一种商品的八张牌,他会摇一下铃,宣布自己的胜利,此时游戏就结束了。在玩这个游戏之前,每一个人都有点腼腆,但随着游戏的进行,所有的人都会大喊大叫,激动不已。

如果你有五张小麦的牌,希望凑够八张小麦的牌,你就应该去掉你不需要的牌。

比如说如果你有两张玉米牌,你就喊出两张玉米。其他需要这两张牌的人就会和你交易。总之你要把手里没用的牌都交换掉,好凑够八张相同的。

你在没有看到玩这种牌的场面之前,绝对想不到这种游戏能有这么大的魅力。

所有玩家投入到游戏里的时候,都情不自禁地大喊大叫。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正在玩游戏的时候,一个朋友正好来拜访,一开始他甚至以为我们在干架。“交易圈”是最贴近真实的交易的一种游戏。我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玩了,但对于它带给我们所有人的快乐,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

如果我是一个杂志的负责人或者经纪人,我会为这种游戏做广告,然后以优惠的价格卖给所有的客户。这是一种很简单的游戏,几分名内你就可以熟悉规则,但是每个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乐趣,每一次游戏不超过十五分钟。我们发现玩这种游戏是可以让陌生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打
成一片的最好的一种方式。

阿瑟:你等着瞧热闹吧。我确信有许多人还记得这个游戏,而且他们很愿意再玩上一两局。

幽灵:我知道,我们已经让读者变得有创造性了。他们可以对这种游戏和牌面进行改进,来看看自己有多少的创造性。

阿瑟:为什么你不把自己的照片印在牌上,然后告诉他们你就是交易圈里的幽灵呢?

幽灵:还真是可以那样做?看来你也经常很有创造性的。我们就做一副牌,然后给每一位买书的人都发一副。我知道你现在有两位经常合作的艺术家在为你设计商标。

嘿,我觉得我们好像有点跑题了。你认为读者会原谅我们并且认识到星期天的乐趣的重要性吗?

阿瑟:借用一名你的口头禅:“那又怎么样呢?”我知道你是想循序渐进地谈论这个话题,和交易员们保持互动。当你回忆自己小时候的事
情,并且享受创造的乐趣时,又有谁能拒绝你的笑容呢?我也知道你所信任的交易员和读者们,也和你一样在享受这个过程。

幽灵:是的,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在孩子的世界里,很少有哪种游戏可以让孩子像大人一样做游戏,或者是让大人像孩子一样游戏。能给大家介绍这款游戏我很开心。“交易圈”确实是一种游戏,但是它可以使你对周围的事物有更敏锐的观察力,同时你还可以很轻松地与其他人交流。你有什么自己怀念的游戏吗?

阿瑟:是的。我记得曾经和一个101岁的老太太玩一种游戏,就是把衣服夹子放在牛奶瓶里。当一个101岁的老人回忆起这件事时,她就会沉浸在童年的美好回忆中。 交易员肯定也能理解这件事的重要性。

幽灵,我记得有一位著名的作家说,没有深深地打上作者的烙印的书是一本好书。

幽灵:我知道你指的是谁,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承认这句话。但是我想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不要用太多的数据来压抑读者,这样做没什么好处。

阿瑟: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句话有没有可能就是交易圈里的幽灵说的?

幽灵:你别让我承认或者提示你,你该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

阿瑟:好吧,那我放弃这个提问了,我只是希望从读者的角度来问点有创造性的问题。那么,在一个寒冷的冬日,如果你坐在火炉旁边享受温暖,你还会很有创造性吗?

幽灵:那样我会很放松,但是我觉得舒适带来的是平静的心绪。这在交易员的生活中也很重要。交易就像开车一样,要调整行驶,同时在每
一个转弯的地方还得非常当心。你不需要时时刻刻都高度紧张,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你就失去了敏锐的观察力。坐下来静一静,从另外一个方面想一想,我们正在做的就是这件事。

交易员们在周末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起报纸看报道,不过以前我们很少能看到比较深入的报道。而现在,因为互联网使新闻以更快的速度传递,我们可以更容易地得到深入的信息。当我们读到关于交易的报道时,我们必须记住那些观点是作者的而不是我们的。

我不想把讨论变成一言堂,我只是希望激发交易员们的思想。

阿瑟:我知道你每次只是起个头,然后在完成互动的过程后,利用相应的反馈再把每一章写完。你提出你的想法,这个想法会汇集许多人的意见;你也搜集到许多问题,然后你再回答这些问题,从而使读者受益。

幽灵:这就是我为什么在得到最终的答案前,希望有充分讨论的原因。在我们开车转弯之前,还有许多话题要谈。

阿瑟:我记得最近读过一篇关于“动机”的演讲。你觉得你的智能参考了他的讲话吗?

幽灵:完全不是。谁愿意把他们自己认为好的直觉与别人交换呢?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思想。既然你不可能成为别人,那为什么你要被别人的想法所左右呢?动机理论是占一席之地的,但是绝大多数的拥护者们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你才是能激发你自己的那个人。也只能是你自己。在交易中,你必须自己做交易,而不是别人让你这么做的。

我是希望告诉交易员们一些他们原来不太清楚的知识,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去解释。实际上,正是这种多样性构成了市场。在交易中,我们根据自己已有的知识做出假设,运用我们的理论来证明或推翻我们的假设。我尽量避免让交易员觉得自己有其实并不存在的优势。同时我也不希望交易员们认为在这样一个困难重重的游戏里他们绝无成功的可能性。

我的经验和智慧来自于我自己而不是别人的亲身经历。当我还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在两个题目中任挑一个来写。第一个题目是:衣着不能使人成功。

第二个题目是:衣着可以使人成功。我挑了后一个题目,结果我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最低分。

其实老师本身就有偏见,他认为衣着是不能使人成功的。我选择一个我认为很难论证的题目,但是我做了很好的推理,而且我自己认为我写的文章是班里最好的一篇文章,所以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内容。老师先入为主地认为,选第二个题目的人是错的。每次想起老师给我的分数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句老话:对于一匹瞎马而言,眨眼和点头效果是一样的。

在我的经历中,我已经证明了当初我的论点是正确的,而且那个故事也是我成功的一部分。你看,人必须有信仰,然后不管怎么样最后都要坚持下去。多年来,我的理论被证明是正确的。我的关于衣着的理论塑造我的性格,以及我的坚定的信念。那就是总有一天我会证明,至少在我自身的情况中,这个理念和假设是正确的。

当然,这不意味着适用于班里所有同学的情况。

阿瑟:但你是怎么用事实证明你的理论呢?

幽灵:一个人的感觉会对他的所作所为做出影响,然后又会对他周边的环境做出反应。我的一个主要的观点就是,穿着入时而且得体的人,对自己会有和其他人不同的感觉,比如说和那些在重要的场合穿运动短裤的人的感觉肯定不同。关键就在于“重要的场合”。你能想象谁穿着短裤去参加葬礼吗?你会怎么去感觉?如果你穿着得体的话,你的感觉岂不是会更好?你一定会感觉更舒服一些。

我的事实依据和那篇文章写的差不多。我认为,一个注意衣着的人和一个知识渊博的交易员有相通的地方。在交易圈中有丰富知识的人(衣着得体)在交易中更加自信。在会议或是其他重要的场合穿着得体让我更加自信,办事也更有效率。说实话,虽然不论我穿什么,我还是我,但是如果在交易前我没有做好准备,我就不是原来的我了。

我希望在这一点上给交易员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你没有正确的知识,没有根据不同情况改变自己行为的灵活性,市场就会让你明白这样做的后果。你就像一个穿短裤去参加葬礼的人,你会怎么解释呢?这时候的你,肯定不会认为衣着与成功无关。你会非常深刻地认识到,做好充分的准备,与在任何时候都穿着得体同样的重要。

阿瑟:那时你曾经想回去找那位老师理论理论吗?

幽灵:我想我还没有那么聪明,知道怎么反驳老师,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孩子。
愤怒或是贪婪、恐惧,都只是浪费时间,是没有效率的表现。

阿瑟:那么,希望呢?

幽灵:希望和爱,在我的生命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希望,必须和计划和行动结合起来。爱就是我想给予别人的东西。

《幽灵的礼物》目录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