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行情回放:大盘31天涨70%,追涨都来不及

“5·19”大回放

行情太突然 事先没征兆

启动前夕

1999年的5·19前夕,深沪股市再次探底,上证综指创出1047.83点的阶段新低,许多市场中人都为大盘可能击穿1000点而忧虑。当年5月19日,在没有任何利好刺激的情况下,在中信国安、厦门信达等网络科技股的带动下两市大盘走出放量上涨的行情,并连续4日大幅上涨,涨幅超过20%,就这样,一轮井喷式的上涨行情就在投资者毫无准备下展开了。

同期沪市上市公司从440家增加到446家,深市从415家增加到424家,5·19之初的深沪股市总市值和流通市值分别为18282亿元和5297亿元,上涨到最高点分别达到30513亿元和9073亿元,增值67%和71%。

走势特征

行情来得非常突然,事先没有任何征兆,并且一旦启动就具有巨大的爆发力,当年5月19日至6月30日的31个交易日中,仅有8个交易日是下跌,指数几乎是沿着一条60度倾斜的上升通道攀升,短线涨幅惊人。成交量急促放大,6月30日两市合计成交量达到833亿元的天量,这一纪录保持到2002年6·24行情中才被刷新。

技术上走势更强的上证综指在突破历史高位1558点时继续上涨了13%,在创出1756点历史新高后才停止上攻,行情几乎是一气呵成。

市场热点层次鲜明,科技股、网络股、绩优股和国企大盘股轮番领涨,深科技、东方明珠、深发展、四川长虹等老龙头股对大盘贡献巨大。其中,网络科技股的市场热点更持续到2000年夏季。而绩差股、ST股大多在原地踏步,直到大盘见顶回落,才走出补涨行情,涨幅大多非常有限。

网络神话

美国Nasdaq的网络神话刺激着中国股市。5·19行情虽然由网络股、科技股、绩优股和大盘指标股轮流领涨,但网络股和科技股无疑是最强的领涨板块。

5·19的背景中,还有国家通过扶持风险投资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加速科技产业化的政策非常明确。

在这样的背景下,上市公司纷纷开始向网络产业和其他高科技产业进军,“网络股”成为最时髦的概念。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触网”公司有近80家,这一数字在网络股行情持续到2000年的最后阶段已经达到300多家。

与此同时,资产重组的方向也明显转向网络和高科技,聚友网络(000693)就是重组原从事纺织生产的泰康股份而来,成为国内股市第一个“网络”公司。以造假而闻名的琼民源也重组为高科技公司——中关村,才使得高价持有该股两年之久的投资者非但没有亏损,而且躲过了两年的股市调整而大获其利。最奇特的是申华实业(600653)仅付出象征性的1元就买入华晨生物技术研究所,从而具有生物技术概念。

寻找理由

国企改革需要借助于股市的融资功能解决资金问题。1999年是国企改革最关键的一年,国企改革必须有大量的资金作后盾。但是如果没有一个活跃向上的股市,不仅股票发行有困难,反而会对市场造成较大的冲击。事实也证明,5·19行情后大型国企纷纷发行新股。

从资金面来看,1999年证券公司开始第一轮大规模的增资扩股和封闭式证券投资基金的迅速发展,使得机构投资者的资金实力得到极大的增强;另一方面,央行连续7次降息,名义利率下降到两年前的20%左右,资金市场供应相对宽松。

政策面的强力支持。证监会拟定了要进一步搞好证券市场的规范整顿,抓紧整治市场违法违规的问题;要解决证券公司合法融资渠道问题;扩大证券投资基金的试点;此外还出台了搞活B股市场的政策、允许B股和H股开展回购股票的试点6项活跃股市的政策,《人民日报》发表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强调“恢复性”行情等等。

证券法于1999年7月1日起实施,人们期待给市场营造一个稳定的环境。

从技术分析的角度来看,5·19之前的股市本身存在爆发较大行情的可能。一是深沪股市经过两年的调整,无论调整的幅度还是时间都非常充分。从市盈率的标准衡量,当时市场的平均市盈率已经下降到30倍以下,这在国内股市算是风险极低、股票具有一定投资价值的水平。

高层看“5·19”

时任证监会主席透露5·19始末

周正庆曾兼任国务院证券委主任和中国证监会主席,国务院证券委撤并后,他成为专职的中国证监会第三任主席(1998年3月至2000年2月)。他主张积极治理股市,笔下的一份建议曾引发著名的5·19行情,加之随后刊发的《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给股市带来持续两年的上涨,最后达到2245点的当时历史高点。

一年下跌25%怎么办?

1999年5月18日,沪深两市综合指数分别跌至1059点和310点,比1998年6月3日高点沪指下跌25.4%、深指下跌24.9%。不少股票和基金也先后跌破发行价。

当时这种跌法是很少见的,对此,证监会应该怎么办?一种观点认为,不干预。但我带领证监会领导层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分析后,持另外一种观点:证券监管部门面对下跌局面,不能听之任之,要积极主动、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地采取有效政策措施,推动市场健康发展。

资本市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必须搞好。所谓“搞好”,就是在总体上要“蒸蒸日上”,保持持续稳定发展。如果市场低迷,资本市场就无法发挥功能;唯有市场发展,才能发挥功能。其实,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买股票就赔,买股票就被套,谁还买啊?

我们研究了1999年上半年的市场情况,股市不到一年跌了25%。第一,这不利于筹集资金支持经济建设,1998年筹资比上一年就减少了484亿,下降了36.6%。第二,市场持续低迷,导致新股发行困难,不利于发挥资本市场功能,支持国企改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第三,投资者普遍被套,损失严重,不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保障群众利益,同时影响了投资者信心。我们一衡量,将近两年的盘整,出现三个“不利”。

对5·19行情没思想准备

我们经过认真的研究分析,摸清了股市持续低迷、非理性下跌的原因,有针对性地出台解决证券公司合法融资渠道问题等六条新政策

这六条政策落实单靠证监会力量是不够的,所以我们正式给国务院打报告,叫《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推进证券市场发展的若干政策的请示》。这个报告报上去以后,经过与财政部、央行、发改委等部门反复协商后国务院正式批准。

现在看来,这六条政策,由于从实际出发,及时适应了市场发展的客观需要,合乎市场参与各方的期望,经过各方密切配合,努力实施,因此收到了较大的效果。

所以你要问证监会当时对5·19行情怎么看,其实我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没想到政策出台后,引起超乎预期的反响。之前我们无非觉得持续低迷不好,需要研究一些对策,推动市场发展。但这从另一方面也表明,我们当时调查分析得比较准,措施也得力。

股民看“5·19”

当年流行跟庄,如今庄家自身难保

“5·19”行情被永远镌刻入中国股市的历史,此后每年的5月19日,这段历史总不可避免地被提及,也在被反省。在股龄十年以上的老股民眼中,如今的资本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变:“跟庄”这个当年流行的词汇如今被视为杀伤力很强的炸弹;“炒股”不再是单纯“赚一把就走”的工具,而成了家庭资产配置的重要一部分……

大盘31天涨了70%

“那几天个股基本上统统上涨,无数股票涨停,绝对井喷行情,很多股民都搞不清怎么回事,可以说庄家和股民都没来得及加仓!”南京股民鲍先生回忆起十年前的5·19,依然记忆犹新。

从1999年5月19日的最低点1057点开始,5月19日拉了一个大阳线,之后31个交易日后就创出了1756,将近70%的涨幅,运行时间非常短,31个交易日,迅速地使得市场亢奋起来。

“我当时的股票,连续3个涨停,但最终并没什么获利,成本价已经腰斩了,实际上,也没有解套。一直抱着股票的并没赚到,之后又创了新低,反而是促成了一批短期炒作的概念。”鲍先生说。“在我看来,那时消息市的代表行情,中国股市一直都是不按规律出牌,与政策跟风,5·19也是短期刺激的牛市,是政策面刺激,非理性行情的典型。”

“跟庄”越来越不可行

浙江一带的大户张先生当时全仓杀入了网络股东方明珠,15元多的建仓价,到40元附近全部抛出。

虽然网络科技股没有业绩支撑,但鉴于概念炒作和“庄家”拉抬,行情的龙头科技股鸡犬升天,这也是当年的股民热衷于“跟庄”的原因。在分析“庄家”横行的条件时,张先生认为,当时上市公司的盘子太小,流通股的盘子更小,庄家可以收集到90%以上的流通筹码,造成股价一飞冲天。“庄家”吕梁是当时登峰造极的人物,他操纵的中科创业股价从10元起步,一路拉高到84元的天价。

在老股民看来,现在的市场环境当中,“庄家”操纵股市的难度越来越大,“庄家”稍有不慎反而会被深套其中,“跟庄”可能成为杀伤力很强的炸弹。“现在是全流通,筹码不可能如此集中地被收集,比如在庄家将股价拉升到一定的高度后,上市公司前几位大股东如果抛售手中可流通的股票,股价将被迅速砸下来,搞不好‘庄家’就可能被深套其中,胜算越来越小。”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