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贪婪和恐惧的人性问题

文章来源于网络

成功的交易来自充分了解市场,以及更深入地了解自己。

成功的交易是建立在综合应用各种交易系统,并藉由思考及控制情绪,让自己保持冷静沉着。要取得成功,在你进行交易的同时,还必须了解自己以及市场的心理反应。除非掌握这些要素,否则你还是无法在交易中获胜。

因此,我从我所写的投资通讯——《商品期货时机》当中,挑出了我认为最有用的部分。因为它们曾帮助过我,我希望它们也能帮助你在交易中更沉稳,更能把持自己。

自我封闭的时候

本期着重评论为何交易员会被呛、被冻结、自我封闭,以至于不敢做交易;或者更糟糕的是,宁愿让获利的交易擦身而过,却要去做那些肯定亏损的交易。

我至少一个星期会接到一次交易员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他们明知在市场里该怎么做,可是却不敢扣下扳机,他们害怕轻举妄动。奇怪的是,较少亏损的交易员也有相同的情形。而资金规模低于1万美元以下的交易员,比资金规模庞大的交易员更有这类的恐惧。

让我们正视恐惧本身

我们只害怕两件事。一种是我们不了解的事情,所以我们无法用理想的态度来应付;其次是以前让我们受过伤害的事情。

市场无疑会产生很多的恐惧。没有人能真正完全了解市场全貌……而一再被市场这只大鳄鱼咬伤。如何解决这种自残式的紧张症呢?

由于害怕大半是情绪性的,因此你必须以正确的资料重建操作架构,以化解自己内在的恐惧。以下就是这类相关的资料:

首先,如果你使用止损点,就不会被打击得太惨,永远不会。当然,你还是会有亏损的交易。但是绝不可能发生被封杀、阵亡的情况。其次,如果你每一次都只用银行存款的30%来进行交易,绝不会很快就爆掉。我再次强调,绝对不会、永远不会。让交易有理性的最快方式,就是使用止损点,以及只动用你银行存款的固定比例。

这样做,你就会充分了解,自己是在一张巨大的安全网上进行交易。你会存活下来,因为你已经控制住这个看似无法控制的游戏。

广义而言,你必须审视一下在生活中的那手牌是不是会爆掉而毁掉你自己;或者是否在连续的成功之后,紧接着会出现连续的失败。当你了解到你“爆掉”与你无关,也不是神的旨意,那么就可以做交易了(当然要设定止损点,且只动用银行存款的固定比例)。谈到神,我坚信上帝不会让我失望。这样的理念给我足够的勇气……事实上,有时还会过量……去进行交易,去扣下扳机。

贪心谈够多了……现在我们来谈谈恐惧

关于贪心这种具有支配性,而且是最难应付的情绪,我已经做了很多描述。现在是仔细谈谈恐惧的时候了。

交易的赢家与输家之间存在着几点差异,也许最少被人讨论到的,就是我所谓的“自我封闭”的态度。我在数不清的交易员身上看到过这种情况,我自己也曾经历过好几次。

自我封闭造成的影响是数不清的,而且完全是负面的影响。一位自我封闭的交易员放弃成为赢家或输家……他或她,已经被冻住,动弹不得。或者,自我封闭会让你无法扣下扳机进场建立仓位,这是最糟糕的问题……交易员无法进行交易!当发生这种情况时,你要知道这是恐惧在操纵你。幸好你还能采取几种措施,化解紧张的恐惧心理。

要恐惧的事情比恐惧本身还多

罗斯福对情绪的无知,就和他身为总统一样。你可曾注意到,有时候你似乎无法做任何事,甚至可能是身体上的,像是如何采取行动、急刹车或是及时离开是非之地等等。你可能因为恐惧而高度自我封闭,你只注意到恐惧,无法留意应该如何采取正确的行动。是的,恐惧是叫人动弹不得的最大元凶。
要证明么?好,你记不记得最近才看过的真正可怕的人,一位很丑而且很壮很危险的人,而且刚刚才知道这个人是杀手?很好,想起这一点。然后再回想你是怎么做的……你一定会转过头来,不愿意注视这个让人恐惧的东西。你僵在那里的原因,并不是受到伤害,而是因为将会受到伤害!

当你发现恐惧时,一定要正视这张可怕的脸孔,才能让恐惧消失。我们交易员(在市场上)所害怕见到的大恶魔,就是受到伤害。受伤对我们来说,代表了金钱与自尊的损失。在这行里,除了自尊和金钱,再没有其它东西更能够伤害你了,因为这是唯一可能输掉的东西。而你害怕的是哪一种呢?

你越是留意失败,就越会变得富有。胜利者会预先计划在交易失利时该怎么办,失败者却不会对灾难预做安排,一旦发生灾难,他们就束手无策……因而受制于恐惧。

好好想一想。只有你才能够完全掌握和控制损失,以及损失的程度有多少。要掌握和控制能交易多少数量的合约,设定止损点或止损金额(也就是设定你的恐惧水准)。了解这些之后,还有什么可怕的呢?难道你害怕可能会再输一笔交易么?

让我告诉你,我忠实的追随者,我老是在做赔钱的交易。几年前我曾经一连输掉了20笔交易……对这个行业来说,交易失败就像呼吸对于生活一样,是这个行业的一部分。它一定会发生,过去如此,将来亦然。一旦你完全了解(并正视)这个内在的本质,然后学习在你的“恐惧水准”内投入资金,将可永远脱离恐惧的魔掌。

在信息时代……光靠信息是不够的

要成为能够获利的交易员,光靠资料是不够的……同时要靠能力、态度以及最重要的是专注……

在我举办过多场研讨会、写书以及投资通讯之后,我越来越明白,只有致胜方法和策略是不够的。我了解到,要成为交易上的长期赢家,我还漏掉了某些东西。

多年以前,我得了自说自话、胡言乱语的毛病,这种心理问题往往让我们无法获得最大的成功。如今我不觉得这是个大问题,问题在于不能专心一致。我的解释如下:

麦当劳并不是最大的快餐供应商,它们的确很庞大,全球大约有14000家分店。但这行业的龙头是百事可乐,它拥有24000个分支机构,包括必胜客、加州比萨厨房、肯德鸡,以及其它数不清的饮食连锁公司。百事可乐目前的年营业额为285亿美元,可口可乐为162亿美元,麦当劳是74亿美元。

然而可口可乐的市值(股数×市价)为930亿美元,相对而言,百事可乐为440亿美元,而年营业额只占百事可乐25%的麦当劳,市值则是310亿美元!在获利方面,百事可乐的盈余占营业额的比率是4%,麦当劳15%,可口可乐13%。差别在哪里?可口可乐和麦当劳经营比较集中……比较赚钱。

罗德曼是一位伟大的演员及篮球明星。为什么?早年他上大学的时候,教练要求他只专注于防守方面,不要想做高得分的前锋射手……从此他的事业一飞冲天,现在他赚的钱更多了。他的队友乔丹就不大专注,跑去打棒球,所以钱赚得比较少了。另外不大专注的明星球员是鲍尔·杰克逊及迪恩·山德斯,由于不能专心当运动员,因此赚的钱比他们应得的要少。

我在把1万美元变成110万美元的那一年,我是专心一意地投入。除了交易,其它什么也不做,不去跑马拉松、不钓鱼,没有家庭生活,结果是我赚翻了!

专注在市场上可分三个层次。第一层是时间和投入的程度。许多人以为只要做这么多就可以了,其实还不止这些。你一定要同时专注观察几个市场,接下来再专注交易的方法。大多数交易员同时使用太多的方法,追踪太多的市场,变得不能专注因而无法获利。

就像有些企业认为可以进军新的事业领域,想借此扩张企业的规模一样,交易员也认为他们可以利用多种方法、追踪多个市场,借此赚更多的钱。在纸上作业时,这种策略看起来很好;在实务上……基于人性因素和墨菲定律,以及他们最想不到、却是成本最高的时间因素,这种做法就是行不通。
因此,我的结论是,致胜策略和正确的资讯对决策是有帮助的,但是缺乏专注(专心投入与心无旁骛),你永远无法让你的能力发挥到极致,成为交易的赢家。

马拉松、交易及亏损

胜利容易应付,但遭遇不顺时如何自处?

我对亏损略知一二。我想,我了解的会比大多数人多,理由是,虽然我因为几笔辉煌的交易记录而财源广进,但是很公平的,我也被修理过几回。事实上,上个月我家里的气氛就不太妙。成功的交易本来就比拳王泰森的个性还让人难以琢磨。

我的情况比你更严重……我应该算是专家,不应该发生这种情况,而且背后还有几千双眼睛盯着我(一向如此),看我会做得多糟糕。光凭这一点,就较人不想出版这份投资通讯了。

一个人要怎么应付这一连串似乎被诅咒了的失败呢?

跑马拉松的经验也许最能帮助我回答这个问题。在每一场我跑过的马拉松比赛里,算起来是17场,我总会在某一点上跑得比预期中好,而且比预期要跑得快;同样地,在每一场比赛里,我也会遇上某个低潮,就像股票下跌一样,似乎永远不会回头、无力反弹。我不是在开玩笑。有一次跑到第23英里时,真的躺下来达5分钟之久,刚刚被我超越过的选手(我接连的胜利)则鱼贯从我我身旁跑过去。

我从赛跑中学到的是:要排除这种最糟糕的状况,唯一方法就是把速度放慢……走一段路,甚至躺在大街上。简言之,就是停下脚步、保持镇定,这样我才能够恢复原先的速度继续参赛。结果你猜会怎样?虽然这样做与连续失败没什么两样,但是当他们要修理你的时候(他们铁定会这样做),你可以向后退一步,慢下来,甚至可以停止交易,但不会退出比赛。

做错事了……这太容易了,不是吗?

商品期货交易这一行也可以变得很有趣,也很艰苦。举一个例子,我认为所有交易员会犯的错误就是爱辩论。

我们似乎自认为是个聪明的家伙。总以为“我比较懂”,所以老是为我们的政治立场、宗教信仰,以及我们的市场(这可能是最糟的话题)而争论不休。因此当我们很清楚地看到市场处于下跌趋势时,就变成准备逢低买进的人,一心想要和市场做辩论。

即使我们相信世界上有某种全能的力量,我们还是集结了所有力量和铁铮铮的事实做辩论。

但这还不及下面问题的一半……最大的问题在我们想击败系统或其他人。我们企图以抢先偷跑的方式来做到这点……抢在时机之前,因为我们了解市场、指标,或凡是可以提供明天信号的任何东西,而且要第一个进场,藉以证明我们比其它人都聪明。

如何避免过早行动

我们不只是喜爱展示战果的人,而且更是一群莫名其妙爱表现的人。在这个行业里,这是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过早行动和市场对抗(这意味着没去做你知道你该做的事),只是一种想证明我们高人一等的不成熟行为,其实有其它更好、更省钱的方式可以做到这一点。交易不是赛跑,抢先偷跑得不到好处,毫无方向的加速永远无法赢得比赛。

最根本的问题也许是我们对智慧做了错误的定义。我们这些聪明的家伙把智慧看成是,我们和他们之间的竞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用自以为比较高超的智慧来证明:我们有多伟大,或者他们是多渺小。

智慧不是这样的,智慧和智商一点关系也没有,智慧是解决问题的能力。成功的交易才能解决问题。你越是专注这一点,少想要证明某些事情(或任何事情),那么年底的银行存款就会越多,必须确定某件事是正确的才采取行动。而不要因为它让你偷跑,或可以证明你是一位伟大的交易员,而采取行动。这就是在这个行业里增加银行存款的方式。

1996年波士顿马拉松赛

波士顿街上充满着痛苦与煎熬,就像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里面……这让我们有机会一窥期货交易的真相。

1995年一整年我都在设法取得第100届、世界规模最大的波士顿马拉松赛的参赛资格。以我53岁的年龄,我必须在3.5小时之内跑完26.2英里,而且在1995年的最后一天以前,必须跑完12次马拉松,每个月一次。最后我有惊无险地取得了参赛资格。

在跑步的过程中,痛苦与煎熬能让一个人精神专注,也能让他分神。就像交易时的专注与分神……我发现这两者居然如此相似。

从来就没有人能够不经训练,就可以成功地交易,或参加这种难缠的比赛。训练是马拉松的基本关键,为了自己的奖金,几乎任何人(表示也包括你在内)都可以穿越这26.2英里。你只要在开始时慢慢跑,然后逐渐拉大跑步里程,最后可以让自己一星期跑40至50英里,是的你做到了……一位马拉松选手诞生了!交易也是一样。花同样多的时间做研究纸浆或生姜的交易,任何一个人,甚至包括你在内,突然间都可以参与讨论了。

我曾经被胖老太、小孩子,或口中叼着一根雪茄的家伙超越过。就像我所说过的,任何人都办得到!你只需学习如何去忍受痛苦与煎熬,不管是赛跑还是交易,它们每天都存在。成功来自奉献,带着执着和热情的奉献,就是这种热情、奉献与执着,带你度过痛苦……带你跑到终点。

这不是交易,这是战役

写给自己,关于输赢的注解。交易员就像射手,我们都是根据最近一次的交易绩效来做评价的,我们总是这样告诉自己,结果却成为在这场游戏中最严重的错误心态之一。真实的情况是,我们最近或最后一次的交易,和我们整体的交易操作几乎一点关系也没有。杰克·史威格便指出,基金的最佳管理方式,就是把一部分资金交给刚刚遭受惨败的交易员操作。

我们也会这样做。

但是,我们总认为一场战役(我们最近或最后的交易)就是整个战争。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就会变得很无助或是过度兴奋,而没办法注意到,交易其实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战争,它绝对不会停止。我会一直交易到寿终正寝的那一天,这是确定的。所以,我需要在乎最近一次交易的结果吗?
骄傲的小马还是衰弱的老骥

当然,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多少都会在乎每一次交易的结果,但这并不是那种决定我的事业成败、孤注一掷、大结局式的交易。我们要么像骄傲的小马昂首阔步,要么像衰弱的老马无精打采。这就是我不会拿一整个农庄当赌注而进行单笔交易的理由……我的事业还有大好前程等待开拓,不是剩下最后一次转轮盘的机会。我之所以选择当短线交易员,是因为我没有长线的眼光(或是不信任长线的观点?)而这正是我最大的敌人,没有能力领悟到,这是一个我们希望不会停下、永无休止的过程。正因为如此,我们更需要谨慎地集中精力及资本,而不要把天赋浪费在画满各种线段的线图上。我的作战计划是展开一场大战争,不是一场小战役。

再谈假苍蝇钓大鱼的艺术

用假蝇作饵钓鱼的思潮和现在期货交易有诸多类似之处,值得我们从中学习。当我和一位在东岸最佳的溪流垂钓区域内拥有一间汽车旅馆的读者聊天时,我无意间发现一个有趣的比喻,在此和你分享。在假苍蝇钓大鱼成为风尚以前,我父亲曾经教我钓鳗鱼的艺术。他绝对不会是那种追随假苍蝇钓大鱼风潮的钓客,但也懂得怎样适当打扮,会仔细挑选披肩,也知道不同领结的打法。

但他不会经常使用这类东西……事实上他非常不屑成为宾恩式的“打扮漂亮的渔夫”,因为他们反对使用他最爱用的蠕虫、蛆虫或蚱蜢做为钓饵。你绝对不会看到我爸爸在鳗鱼公司的大会上出现……但是你会发现他在天黑以后,用手电筒的灯光追逐那些昆虫。

我有一次问他为什么不喜欢假苍蝇钓大鱼的风格,他回答到,“儿子,我跑到这里钓鱼是为了带回家吃。爬虫类及蚱蜢是我所知道最好的钓饵。我相信,假如我使用那些可爱的小虫子,一定能够抓到很多的鱼……但我铁定不会盛装打扮,穿着漂亮背心和长筒放水靴下水。这项运动的目的在抓鱼,不在穿得好看。”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办公室里没有即时报价系统,没有漂亮的电脑线图,不读《华尔街日报》,也不喜欢在期货业界会议上穿着布鲁克兄弟牌的西服的缘故。许多成功的交易员总是告诉我,当他们不再记录一大堆指标、同时看3至4台终端机、每晚追踪5只热线电话之后,反而成为赢家。“简单的东西才会有用”,这是成功交易员共通的结论。

当然,你可以带着所有没用的东西拿去交易,但事实上,你把虫子和蚱蜢挂在钩钩上,要比任何一种用假苍蝇钓大鱼的方式更能抓到鱼。

再度看清恐惧与贪婪的真面目

鉴于它们是瓦解交易员心理防线的最强烈的情绪性因素,我知道花再多时间去对付它们也不嫌多。还有很多比恐惧本身更应该害怕的事情。

很明显的,罗斯福总统不但不是资本主义者,更永远不会成为交易员。我们对恐惧本身感到十分害怕。但基本上,恐惧是让我们远离麻烦的一道门槛、一种自卫方式。

因为恐惧,让你不敢在深夜里走进暗巷,这是明智之举,但是怕到不敢交易,那就不大聪明了。

根据我和数千位交易员交换意见的结论是,我们最害怕的交易往往是最好的交易。害怕的程度越高,交易获利的机会就越大。

反过来,这个道理也讲得通,我们最不害怕的交易,却往往是最危险的。为什么呢?因为在投机的世界里,投资利润的游戏规则刚好相反:看起来不错的,结果却很糟。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结果却很好。那些看起来“铁定如此”的交易很少成真,这也就是为什么交易那么困难的原因。

那些让你怕到半夜还在发抖的交易,你一定要进场。但你就是不敢,这可大错特错了!假如你了解到所有交易的风险(你设定的止损金额)其实都是一样大的时候,你就敢做这些交易了。一个看起来像是由史蒂芬·金(美国悬疑恐怖小说畅销作家)所设计的交易,并不见得比罗杰先生的交易有更高的风险。只要你用金额的绝对值做为止损点,一定可以轰掉这个看似高风险交易的潜在风险。简而言之,止损点让聪明的交易员勇于进场,做那些旁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交易。

控制贪婪

贪婪是一种毛病。贪婪的目的在激励我们,使我们表现杰出,并且追求完美……但由此这场游戏或这个事业过去不曾、未来也不可能达到完美的境界……因此贪婪就会导致我们抱着获利或亏损的仓位过久。

此外,我曾经付出相当代价学到一个教训,贪婪是这两种毛病之中最强烈的一种。停留过久的仓位(因为贪婪)比害怕亏损而离场的仓位,让我们输掉更多的钱。在我们失控时,因贪婪致死比失速致死的人更多。那该怎么办呢?

系统化的离场点。

系统化交易的目的,是为了控制贪婪和恐惧的情绪,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系统的真正原因……让它简单一些。如果你知道应该在哪里获利了结,并能按系统规则操作,就能够抗拒贪婪控制你的那股力量。掌握住恐惧(用止损点)和贪婪(用已知的离场点或离场规则),你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进行交易了。

百事可乐可以作证

去年我们以百事可乐为例谈到专注的重要性,今年市场就证明了这一点……

去年我们指出,百事可乐因为经营过度多元化,即经营太分散了,以至他们的市值相对其营业收入远不及可口可乐。

上星期,百事可乐宣布要砍掉他们的连锁餐厅事业:肯德基、必胜客之后,股价马上大幅弹升。

这是非常重要、活生生的教训:除非完全专注,否则你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专注的意义是,首先你必须排除会对你的目标或生活方式造成分心和烦恼的事。然后要不断地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定义你的目标,再朝着目标全力以
赴。

以交易员来说,这表示我们必须定义出个人应该专注的市场焦点所在。对有些人而言,这代表短线交易,有些人可能根据广告或是一般大众的做法进行交易,还有些人可能只是跟着景气循环、甘氏趋势线进行操作……但这并不表示要跟随这些所有方式操作……然而这正是大多数交易员的做法。确定出自己交易的期间,1天、3至6天、10至20天,或是更长的天数,如此才能做交易预测,也可以让你采用的指标在那段时间内发挥最大的功效。

大多数的人以为可以用积极地思考,保持赤子之心,或是规划自己的目标,就可以确保达到成功之路,这可就错得太离谱了。在这个行当里要获得成功只有靠专注。越专注,你就越能成为杰出的交易员。

为什么大多数交易员会失去大部分的时机

多年以来我一直感到奇怪,为什么我们未能在交易上更成功,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真相是……市场会因为一角钱的变化而团团转,但是大多数交易员却不会。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败在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游戏上。

故事是从你获得一个做多信号时开始的。一旦你开始做多,你的心态,只要是凡人的心态,就会一直认为市场将要而且应该会往上涨。管它什么地雷、炸弹,全速向前冲!

但是一路上却笑话百出:一向反复无常的市场决定向南走了,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技术锦囊很清楚地出现了出场或是获利了结的信号,你瞧……技术分析还是“很灵”的。

问题是,你心中满怀贪婪的反应可不这么认为。你依然期望买进信号正确,所以按兵不动,过去也曾出现过这样的情况,现在只不过还没有成为事实而已。同时,现实也会告诉你过去发生的事,但是那已经是过去式了。你用自我的想象,或是积极思考课堂上学来的东西,或是高中教练教导你“坚持下去”的理念,更加重了错误的程序。所以你一意孤行……直到你的自我想象幻灭为止。

我们渴望自己是正确的,所以当一个观点形成后(市场会涨),只有跌入地狱,或大水即将把我们溺毙时(可解释成追加保证金),我们才肯面对现实。

让我进一步阐释这个观点。有位银行劫匪(他们想要窃盗的心理不下交易员想要交易的心理),把风的跟他说,时间多到足够去抢金库,所以他开始抢,高兴地把梦中一直想要得到的钱装进口袋里。但是突然间,把风的吹哨子警告,“警察来了”,这时抢匪就会逃走,会改变计划。这就是交易员和抢匪的不同之处……交易员会希望“警察来了”是个假信号,而继续留在银行里。

最后一个信号或最后一个指标,就是你必须追随的,而不是前述那个你期望,能行得通的东西,在这一行里是不管用的,追随市场行动才是现实。一旦你学到了以现实而非希望去交易,就会突破界线成为成功的交易员。加油!

检讨亏损交易

投资通讯的订户们把他们的交易摘要寄给我,我发现他们差不多都在做同一件事情。

今年我耗费了不少时间在失败的交易上,这并不是因为我们太缺乏经验,相反地,我认为,如果你没有失败的交易,那么在这场游戏中你应该表现相当不错。

在检查了几份交易记录之后,若干现象显露出来了,我愿意在这期投资通讯中和你分享。

交易中证据的份量并不足以证明什么

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这些人(指我们所有人)几乎都是在波动接近尾声时才买进。为什么会这样?我猜这是因为交易新手们一直在等、一直等到看起来或感觉上所有证据都齐全了,然后才开始行动,即在最高点买进或最低点卖出。

这让我反省到,我们的问题是买得太早了,我们害怕错失这次波动的良机;或是买得太迟了,我们要证实这次的波动确实已经开始了。

我认为折中的做法是,在价格停止下滑前不要买进,当情绪上觉得价格会大涨时也不能买进。你需要在市场上看到某些会涨的指标,但也不要太多,你不能一直等到所有的绿灯都亮了,才开始行动。市场总会想办法把你吓得跑进跑出,或是让你进进出出疲于奔命,这两种极端的情况务必要敬而远之。如果你因为害怕抓不住这轮大行情匆忙去做,事实上已经太迟了。

此外,一旦建立某个仓位之后,我们要给市场一些时间朝对我们有利的方向靠拢,这是第二个最明显的错误。这些交易员们注意到,如果他们没有设定止损点的话,很多交易都会是正确的。但是我们的确需要使用止损点,问题只出在他们设定的止损点太近了。他们不想损失太多,所以设定很近的止损点……结果只会亏损得更频繁。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能精准地指出正确的时机。直到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以前,假如我们想要交易成功,止损点就必须放在离市价适当距离的地方。

假如你领先时激流勇退,是不是应该落后时提前开始?

冒着打破苏黎世定律的风险——在不存在秩序的地方就不要去寻找秩序。我则是一直想要尝试确定,当系统专门打击失败者,而非胜利者的时候,使用交易系统进行操作(或是增加你的合约数量)十分真的合理。

这种观点早已经有数学家和那些宣传了解资金管理的人们在进行辩论。他们断然认定,当系统开始呈现不稳定时,你不能也绝不可以增加或开始进行交易。他们担心这是倾盆大雨的前奏。

他们的论调是,你可能会登上一艘快要沉了的船,所以最好是留在岸上,直到你看到这艘船经过几回合的胜利,能够把船身扶正为止。

在另一个角度来看,交易员们,或至少是我这位交易员,已经看到太多下跌后反弹的例子,每年都会看到,好多年都是这样。所以我们比较倾向认为,即使是最大的暴风雨也会雨过天晴,一直都是如此。

专家之言

为了要弄清楚真相,我首先去请教一位资金管理系统的拥护者,我的老朋友威斯。他的说法真是令人茅塞顿开。他说,“首先,最糟糕的状况是,所有交易不管是获利还是亏损,全部都是随机出现。假如情况真是如此,在一连串的获利或一连串的亏损之后开始,其实都没有差别,是否运用系统交易对你不会有正面或负面的帮助,你完全是靠自己。”

“最大的问题是,这套系统是否会一直有效。我在这方面做过一大堆的研究,但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东西,预测一套系统或一种方法能够一直赚钱。”

我们都同意这一点。即使在真正的交易中,某套系统从一开始到之后的几年间都能够获利,也不代表这套系统在未来依然能够获利。我们对未来的所有认知是,它会来临,但不会以我们期待的方式到来。系统是根据某些条件为基础所建立,假如这个基础或条件改变了,这套系统也就可以丢到窗外去。就某种程度而言,即使是采用一套最合适的操作方法,也无法用过去的经验证明在某个时点一定可以进行交易。

“假如未来和过去息息相关,”威斯补充道,“那么,在连续亏损之后开始交易会对你有利,理由很简单,因为你在多头市场回档时买进,价格还会涨得更高。就像价格一样,你的资产曲线也会创下新高记录。”

基本的重点在于,如果你预期某套系统有效,那么就会在连续出现亏损后开始进场或增加合约数量后需要一套策略。如果你不认为某套系统有效,那么你又何必用它来进行交易呢?真正最关键的赌注是,“这套系统会一直有效吗?”这是没有答案的,我们只能自己做选择。

简单的数学原则

假如你公平地掷铜板100次,它应该会出现人头50次,反面50次,有25次的机会连续赢2次,12.5次的机会连续赢3次,6.25次的机会连续赢4次。明白吗?50/50的机率系统,会告诉你下次的结果是一样的。

然而,真的会这样吗?在一个我所采用的债券交易系统中,就曾经出现过在283笔交易中,准确率为68%。理论上,假如发生亏损的交易,则下次交易会赢的机率是68%,即使连续输2次,下次交易会赢的机率仍然是68%。

但这并不是我所采用系统的实际状况。当我检验这些操作系统时,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大多数的系统在出现1次亏损之后,下一次出现获利的准确率维持不变,有些在连输2次之后获利的准确率还是不变,但是当连输3次之后,大部分的系统准确率(约在65%左右)会一下子跳到超过80%的水准。
最好的是,获利交易的平均获利水准会超过总平均获利交易130%左右。哇!我们在这里有了重大发现……证明我一向的做法是对的,也就是在出现数量足够让我懊恼的亏损交易之后增加持有的仓位。

我知道,你要我说出怎样执行这套策略的具体原则。我会继续这样做,也希望和威斯、琼斯、松恩一样,能够提出这方面的高见。但是到目前为止,我的原则还是在出现3次亏损的交易之后增加持有一个单位。

别向“钱”看

在电影《征服海情》中,汤姆·克鲁斯扮演的角色极为荒谬,但你又能对好莱坞有什么指望?难道是聪明才智?

过去30天里,我几乎都呆在医院照顾严重心脏病的母亲。相信我,世界上再多的钱都无法取代失去健康的损失。我也曾经破产潦倒过……但我宁愿如此,也不愿意在医院里多待上一天。

你大概了解这样的状况。但我想我从医院中获得了某些智能。你知道我毕竟是一位不断做研究的人,我不停地发问,检验统计数字,并尽力思考如何避免沦落到那种地步。

这个问题实际上应该追溯到多年前,当年梅尔勒医生告诉我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成为一个浑身病痛、家财万贯的期货交易员;或是赚不少钱,生活比当时更充实、更有意义。感谢梅尔勒,我脱离了刺激的生活方式,做了一下改变,而现在我是个相当快乐的人。在当时,我每个月赚个35万美元到90万美元都是家常便饭,但是我并不快乐。

保持健康,富贵跟着来

我有好几个晚上和急救医疗小组的人员在一起。他们说,有20%的病情都是由于任凭感冒、咽喉痛、发炎等症状拖得太久,直到清晨两点,终于决定“必须”采取行动解决问题。他们也估计,另外60%的“客户”来急诊是因为吸毒和酗酒所致。当然,许多外伤的病患可能是因为车祸,或是动刀动枪所造成的(这两项运动在蒙大拿州普遍到连医院都在门口贴上告示,要求所有枪支必须存放在柜台上),但是基本的成因还是要归咎各种化学药物的滥用。这是80%病患的状况。剩下的20%,他们告诉我,10%是与工作有关,其余10%则纯粹是意外。这里反映了一个教训……不吸毒、少喝酒,或是少工作!

还有一个大问题

当我到处东瞧西看的时候,有了一个新发现——就是大约95%的严重病患都有一个大问题。

早在我带母亲去看诊的时候,就注意到这点。几乎所有来看这位外科医生的病患人员,都有这个相同的问题。我也注意到,在母亲的朋友当中,最健康、最有活力的人,都没有这个问题。简而言之,不管是烟枪、酒鬼、摩门教徒、天主教徒、是高是矮、老还是很老,都不免会是:他们越胖,健康就越有问题。

这是一个很有用的结论,我希望你一定要仔细瞧瞧自己 腰围,就是现在,看看你是否有导致健康不佳的问题。(我个人确信,过胖比吸烟更严重,有些老烟枪似乎没什么疾病困扰,但过胖的人却蛮痛苦的。)根据梅尔勒医生告诉我的,最重要的是当一个人的体型开始走样或过重时,趋势线就变得太陡了,很难修正。你无法自拔,当熊市出现,年龄大了,会变得越来越难看。

好了,离市场这个主题够远了,但这是有用意的……我诚心希望你能活得愉快、长寿……毕竟好订户很难找。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