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我初作交易的时候还不到十五岁,所以说我在生活与交易的成长之路是同步的。按照黑格尔的说法,人的成长必然经历“正、反、和”这三个阶段。初学交易的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交易充满激情和憧憬。认为交易是一种科学、是一种高尚的职业、是展现个人才华最好的场所……最主要的是,认为交易是光明的。前几天有一位朋友想进入股票市场、希望我能教他做股票。我心里很明白,如果说恋爱的技巧是无法向没有恋爱过的人传授的话,那么交易的技巧也是无法向没有交易过的人传授的。没有经历过几次重大的挫折,他是不会成熟起来的。何况,交易并不是科学,至少不可能像自然科学那样有固定的答案。无论交易还是恋爱的方法,事实上都不存在最佳的答案,至少同样的技巧在不同的人或不同的股上面会产生不同的结果。我做过十年的交易,我深知交易者的悲哀。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一位朋友来经历这些本可以不经历的痛苦。也许他能成功,也许他会失败,但无论如何他都会失去很多最最宝贵的东西,无论如何他都会经历那些谁也逃脱不了的心灵折磨……所以我并没有直接和他讲述交易之术,而是和他讲明作交易的弊端和成本。

我说: “即使你悟性非常的高,那么你做交易头五个年头都不可能享受到交易的真实(而不是虚假的)乐趣,更不用说赚到钱(并且保留住)。”同时我还指出:“交易的成熟必然会使你变成一个怪人、丢掉或者说让你丧失你在真实社会中的位置。你会变得孤独离群、甚至可能会被社会边缘化。”他的回答真得很可爱,也让我回忆起我那个可爱的年代。

首先,他并不认为交易能够使自己距离社会更远,相反他认为会使他距离社会更近。因为交易是金融业的前沿阵地、而金融业又是资讯业的前沿阵地。我明白他的想法,因为我比他更理解这个阶段的心理和理念状况。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认为:如果说他能计划和分析好全部的原因,那么他就能得到必然的结果,那么他就能找到未来最佳的答案。

如果说他的答案是错的,那么就必然是自己某个有用的信息忽略了或者是自己的分析并不正确。我能说什么?告诉他交易类似于赌博。不光是交易,甚至我们生活的整个世界都是这样……无论你分析得多么的全面,同样的原因也是可能产生不同的结果。难道我能说服他放弃他使用了一生的线性思维方式,而改用非线性思维方式吗?我深知他会面临一个学习、学习、再学习的阶段,认为学习更多的交易之术就能让他立于不败。我深知,不让他尝试所有方法的失败,他是不会接受那些他必须接受的东西(亏损与失败)、他是不会学会保持弹性的非线性思维方式。

其次,他认为交易是光明的、是公正的!就像一个初恋者那样,他们认为爱情是美好的;真心的付出必然有美好的回报;爱情是不会说谎的、甚至爱情是不会改变的……最主要的是,认为两个相爱的人必然会走到一起。没错,是否相爱是决定两个人是否走到一起的重要因素、但两个人能否走到一起并不是只有这一个简单的原因就能全部决定的,何况爱情是最难计算的,他是一个变量而不是永恒不变的。对于初学交易的人而言,他们认为交易是美好的、交易是公正的,甚至会为自己是一个交易者而自豪,
认为交易是值得人们羡慕的行业;真心的付出努力来钻研就必然能够享受巨大的金钱和成就感的回报;业绩是不会说谎的、甚至业绩是不会改变的……最主要的是,认为股票能否上涨,完全是由业绩所决定的。问题远远没有这么简单。我见过上涨数倍的股票是在基本面没有任何变化的前提下实现的,我也见过真正的好股票被市场无情的压抑了数年之久。问题是业绩同样是一个变量,而我们交易的正是未来这个变量。当然这些的前提是业绩必须是真实的,而仅仅这一点又有谁能保证呢?我真的不忍心看着无情的市场、去摧残这既天真又可爱的心灵。毕竟天真和单纯是美好的代名词。我真的不忍心告诉他市场的残酷与黑暗。何况,我又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相信呢?

最后,他对盈亏错误的心理认识。这时的交易者通常都在追求确定性和一定的结果,而不会自己计划好失败的可能、更不用说心理上接受失败的可能与现实。要求结果一定怎么样,简直就是不成熟的代名词。无论是恋爱还是交易,只要你奢望结果一定会这么样,那么你几乎必然要经历毁灭性的打击。我在想,我如何告诉一个正在热恋中的朋友,他将来很有可能要经历失恋呢?我没有做过统计,但谁都知道恋爱的成功率要远远低于50%。我说的是事实,但热恋中的人谁又会相信呢?说实话,我最开心的交易是我第一笔的交易,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失败、更不用说想到怎么保护自己的金钱。为什么初恋是最美好的呢?我想是因为那时的人们都会沉浸在美好生活的憧憬中,而不会因为可能的失恋而保护自己!孙子兵法指出,善败者不亡。那么根本就不会失败的人,灭亡只是早晚的事情。

我突然想起我14 岁时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那时虽然我的“大帐”还在亏损,但有一天我获利了两千多元的账面利润。那天正好开家长会,我记得还没有下课的时候,我老妈已经来到学校,在窗外开着我。那时我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快下课的时候我站起来对着窗外的老妈连比划、带说的告诉他:“涨了一块四呀! ”现在想想真的很可笑,但我却记得很清楚。未来的几年内,我的亏损连十四万都打不住。这说明什么?那时我认为交易是一种不劳而获的事情,一天赚了大人几个月的工资,并且(当时认为)没有任何成本,我能不兴奋吗?这就是初学者对待盈利的真实心灵感受。我很难想象,这样的心理状态能够做到放长盈利吗?现在我能够明白,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我为了利润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只不过同样的原因产生了不同的结果,而碰巧那天不是风险释放的日子。如果说,你还能够为盈利而感到兴奋,那么我肯定你还没有成熟。我现在两天获利6 位数,一个月获利几十万我都不会感到丝毫的兴奋。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应得的、甚至我应该得到的更多!为什么?从努力上我的付出远远对得起我的利润。从资金上来说,财富并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甚至这一次的利润和我的水平关系都不大。我是说,我是靠承担可能的亏损、甚至是靠前期风险兑现堆积起来的利润。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任何美好、兴奋、激情都是来自于对现实不真实的认识!至少你还没有看到这个事物的全部。如果当你看到事物的一面是那么的光明与美好,那么请你翻过来看看事物的另一面。不用说,他一定脏的可怕!

上面说的是交易“正”的一面,如果你不打算看看反面是什么也没有关系。现实会主动地告诉你什么是“反”的一面。好的时光总是太快的过去,无论你是否愿意,你都会感受到市场最残酷的一面。说实话,我进入市场后基本上立刻就开始了漫长的亏损过程。我“正”的这个阶段确实存在,但只停留在心理上而不是现实中、或者说只停留在微观上而不是宏观上(只有某股获利,而大帐一直在亏损。)我曾经在想,上帝为什么对我这么惨酷?!就不能让我在充满憧憬和美好的正面多停留一会儿吗?现在我明白了,这是上帝对我的恩宠。他没有让我尝试用错误的方法获利,所以我能更容易的接受正确的方法而没有对错误方法的留恋;他让我一开始就亏损惨重,所以我被迫的把目标定为获取大利润上面,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解套;他让我上来就亏损的很
惨,然后继续让我亏损的很惨很惨,这其实是帮助我在加快成熟的速度。我是说,如果用针扎我都不能让我感觉到痛得受不了的话,那么就用刀子剁我吧。

因为我明白这些,所以我并没有为我那位朋友设计一套对他保护更好的方案。我本打算让他不要交易股票,而是交易基金。道理很简单,在政府扶植的前提下,基金能够不可思议的长期跑赢大盘。这倒不是问题的关键,即使买入指数基金也是能够有很多好处的。第一,解决选股问题。股票本来就是少数大大强于大盘,而多数股票都要弱于大盘。加上股民本能上选坏股票的本领(主要是买便宜、占便宜的心态),几乎必然会输给大盘。买入基金可以必定让人尝受股市上涨的喜悦。第二,即使他学不会失败,那么也不会灭亡。对于股票而言,跷跷板效应非常明显。当你套牢在过去的热点中,我几乎肯定你不会在下一轮牛市中解套。热点总是不停的在大盘与小盘、业绩与题材这些相反的概念中跳跃。如果你97 年按照业绩买入股票,那么你几乎不可能在
2000 年的题材市中解套。运气好的话,这轮行情可以解套。问题是,十年呀!我们且不说,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是否有十年。就是这十年的变化、业绩的变化、时代的变化,是否就已经能超过差劲股票的生命周期呢?96年的绩优股大庆联谊、达尔曼已经离开了我们,昔日的神话长虹发展也早已今非昔比。2000 年买入题材股的套牢大军,能否在2010 年重获新生呢?天知道!所以说,股票绝对不是没有不可逾越的顶部,但是指数可以!如果他只交易基金的话,那么他就可以不会失败,但又不会灭亡。思前想后,我还是没有给他这个必然对他有好处的建议。因为我不能剥夺上帝可能对他的恩宠!我可以从策略上很好的保护他,但是我对他保护得越好,他成熟起来的机会也就越小。毕竟,我创造不了成熟的他,而只能在他现在基础上为他提供他能接受的保护性策略。孙子兵法说,善败者不亡。而我要说:不经历死亡的人是不可能出现脱胎换骨的重生。由此可见,反的那面不但是是所有交易者必经之路,也同样是成功的交易者不可或缺的一个必要的过程。

金钱的损失也许并不是最可怕的,信念的破灭才是最可怕的!除非你是最近一年才刚开始从事股票交易的,否则我想你一定看到过交易的反面。如果真的没有经历过,那么想象一下你曾经失恋时的感受吧。似乎天都要塌下来,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仇恨、受骗感、失望等等不良情绪在快速的蔓延……这时你会发现,这个世界都在欺骗你,现实生活中的“愤怒青年”也许就是真实的写照。你从天堂直接跌入了地狱,你痛不欲生、你的情绪跌落到相反的一面。最重要的是,这一切的变化简直太快了。这时你对股市的评价会变得截然相反:股市是黑暗的,业绩是虚假的、股市中骗子的密度要比黑手党总部还要大、股市是弱肉强食的场所、股市是不公正的,而我们恰恰属于弱势群体、股市是企业圈钱的场所、股市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长期盈利的大赌场、曾经对政府毫无质疑的信任变成一种不能容忍的欺骗与掠夺……这个过程也许是漫长的、但信念的破灭真的是在一夜之间。

我个人的经历是这样的:曾经持有一只业绩优良、市盈率很低、净资产很高的股票,但是他却不可思议的在下跌。起初我别无选择,因为我不想面对亏损,所以只好说服自己持有业绩优良的股票可以长期投资。毕竟我是因为价位(相对基本面的业绩)被低估而买入股票,那么我就不可能因为股价被更加低估而卖出股票吧?突然!我是说突然!!某日该股公布出巨大的财富丑闻、绩优一下子变为巨亏、奇高的净资产居然变成了负数。如果说,在你还没有找到下跌理由的时候,你还能够自欺欺人的话。那么当你找到下跌理由的时刻,你的(业绩)信念会突然崩塌!你会感觉到市场欺骗了你!说实话,这样的时刻我经历了两次,而每次都是超过50%的亏损。

这时你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的炒股经历,多少懂得了一些东西。你的努力不是找到获利的方法、抛弃你与生俱来的错误信念、接受现实从新开始。而是把精力放在埋怨上、职责上。为什么政府没有……、为什么上市公司居然……、为什么庄家……。也许这时你能成为学术上的专家。指出政府在制定交易规则上如何的不公正。第一、第二、第三……你能举例很多很多。或者这时你正想着如何向上市公司索赔……也许没有人第一次就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从别的地方找原因。我也不例外!如果大庆联谊没有业绩虚假,那么我将不会失败;如果没有周小川那篇《大雨过后是晴天》的护盘文章,那么我将完成一次绝佳的逃顶;如果没有管理层的干预,那么我将大获全胜……这也是人之常情,也许我们的教育早就给我们灌输了“是非观念”。黑暗的东西是错误的、我们是对的,黑暗的东西只是偶然的出现,所以下一次我们就会获利。但你是否想过,如果黑暗的东西的出现不是偶然的,甚至有其出现的必然性;如果我们的世界并不完美,除了有光明的东西还有不可或缺的黑暗;如果这些黑暗面是我们无法左右的,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这时的交易者心理上只有两个字:恨与怨。

我想用庄子的一句话结束本章,那就是:如果没有黑暗的衬托,那又何谈光明呢?我们的教育让我们错误的认识了世界。黑暗和光明应该是对等的,应该是没有优劣之分的。

《走出幻觉,走向成熟》目录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