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抛弃底部选股策略

买入第二年的股票。   —— 一位老股民对我的忠告

抄底思路运用在大盘上是可以的,但运用在个股上就绝对是一个骗局!   —— 金融帝国

曾有一位老股民指点我“买入第二年的股票”,所谓第二年的股票就是去年上涨过一波的股票。当时我对这种买高不买低的思维方式嗤之以鼻,而倔强的坚持自己的“底部策略”。多年之后,我才感悟到前辈此话的真谛。

我进入股票市场看的第一本书是青木的《战胜庄家》,并且对该书的作者极为崇拜。此后我又寻找并且购买了他所有的著作,所以说他是我炒股理念最早的启蒙老师。青木推崇的观点非常不错,他指出止损点的重要性;顺势而为的重要性;不要因为价格高而卖出股票。他为了形象的说明,将股票分为四个阶段:底部阶段;上涨阶段;顶部阶段;下跌阶段。并且反复指出,永远不要持有第四阶段的股票。

青木对我的启发是巨大的,甚至可以算是我没有见过面的恩师!但就是这张“股价阶段循环图”,将我引入一种思维误区。青木的观点是,在上涨中途买入股票是可以的,但最好是在底部阶段结束后,放量突破时建仓。这给了我一种错觉,认为股价的波动是循环的。并且被我的贪低的本能所利用!

那时开始,我就误认为好股票都是经过长期下跌,并且长时间在底部整理,最终放量突破的。我不会买入正在下跌的股票,而是寻找大幅下跌后长时间横盘筑底的股票,并且等待突破而买入。我的下意识里认为,股票的涨跌是循环的,底部阶段过后就能涨回到原来的高点。也许青木本人和我都是本能的希望,即求势又不丢价吧。

事实上,对于大盘而言,下跌能够成为未来上涨的理由,所以指数没有不可逾越的顶部。但股票不同!股票的基本面是可以变化的,即使基本面不变化,那么强弱的循环可能也需要十年的时间。而在这(十年的一半)五年中,一类股票会反复的走强,而另一类的股票会反复的走弱。1997年是绩优股的天下,而2007年同样是绩优股的天下。虽然深万科还能够继续重演十年前的辉煌,但曾经的四川长虹早已今非昔比,更不用说已经离开我们的达尔曼了。所以即使概念循环一遍,那么也不等于同样的股票也会循环。大盘是能够不断循环的,毕竟股民的人性是很难改变的。但对于各股而言,他更像是人的一生。是在经历一个不可逆转的轨迹,生老病死后就会离开我们的市场。即使股票真的有重生,那也需要一个漫长又漫长的过程,并且也不是什么必然的现象。事实上,抄底思路运用在大盘上是可以的,但运用在各股上就绝对是一个骗局!

如果我跳不出“高低”的思维束缚,那么我就注定在趋势之路上一事无成。最终的结论是:除非我的持股周期超过五年,否则更多考虑价格的高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要我顺势、只要我使用绝对的止损点,那么再考虑其它的问题都是多余的!如果好股票从低点涨到高点需要5年的时间,即使我做足了第一年,那么后4年我干什么去呢?我又该如何应对,4年间不断出现的从半空中起步的牛股呢?

1999年5.19行情时,我买入的是000625长安汽车。从复权走势图来看,该股97年6月上市,价位为9.71元。其后一路下跌,并在1998年8月见底于3.58元。在此后的9个月内,该股一直横向整理,并且在5.19 行情走出突破。当时,他极其符合我的选股条件,而重仓买入。整个5.19行情,该股也不过涨到5.47元,明显弱于大盘。此后该股又回调至3.81元,在 2000年的行情中,该股涨至9.21元;而在2003年的大熊市中,不可思议的涨至19.79元!

通过对历史上长线大牛股的统计发现,距离最低点越远发动的行情通常越壮观。或者说,长线大牛股都是越来越强劲的上涨,当达到最为强劲的极端就是形成长期顶部的时刻了。无论是1997年的长虹、发展、湖北兴化;还是2000年的亿安科技、海虹控股、青鸟天桥,都在反复的证明这一点!

这说明,如果说一个长期概念能够持续走牛5年之久的话,那么我们买入的点位越接近顶部、越远离底部,我们的获利速度就越快!往往顶部都是突然从极强转变为极弱,而不需要像底部那样运行长时间的过渡期。

当然这是通过对历史上最为强劲的大牛股,进行统计而得出的结论。对于一般的长期牛股而言,有可能最后的五浪并非将强劲演化为极致。但无论如何,三浪上扬,或者说是主升浪都是非常强劲的!

这好像又回到了波浪理论。按照波浪理论的说法,一浪只不过是长期上涨的预演罢了,甚至还会被其后的二浪大幅度的吞没,所以一浪是最弱的;三浪作为主升浪,从概率上来看是多数股票最为强劲的一波上涨;而五浪是收尾浪,部分股票能够走出“延长五浪”,将强劲发挥到极致。对于全部股票而言,最强的疯涨不是来自于三浪,而是来自于五浪;但对于特定的股票而言,三浪强于五浪的概率更大一些;而无论如何,一浪都会是最弱的!

那位前辈所谓“买入第二年的股票”的观点,同波浪理论不谋而合。他并不精通波浪理论,但其极高的悟性更让我深感佩服!在我看来,波浪理论的精髓不在于精确的数浪,而在于波浪理论中最为宝贵的思想。这样一来,我的选股策略,就从“底部突破”转变为“跨过顶部”。我通常买入随中期牛市上涨过一波,而在其后的中期熊市中能够拒绝调整的股票。或者是虽然经历过小幅下跌,但在中期熊市的底部已经创出新高的股票。

现在回想曾经的底部策略,不过是一种选择弱势股的策略。这就注定了我由于贪低的误区,而使得我曾经的持股成为弱势股的集中营。在我看来,大多数股民的本能中,都存在着选择弱势股的天赋!

《走出幻觉,走向成熟》目录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