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交易圈中的幽灵

集三十年交易经验,凭普济众人之诚心。神秘的幽灵现身网络,愿意无偿公开交易秘诀,成功之路引领我们同行。

阿瑟:幽灵,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读者对你表示的感谢和敬意?

幽灵:有一个镜头深刻在我的脑海里:那是在我入行后第一个交易日下班后,我坐上一列火车,美滋滋地回味着我是如何在那天将我的资本翻番的。我看看周围,着实为我的成就自豪万分。但是我发现,在火车上并没有人认识我,也没有人在乎我是谁。

在那个阶段,我内心的强烈愿望,是掌握交易中的所有可能的规律。现在我所知道的已经比那时多出许多倍,市场已经无数次地让我变得谦卑。对于旁观者来讲,这个问题也许很简单,但是如果身入其境,情况完全不同。我明白了这就是我!我其实只是一个旁观者。 我希望能指出那根埋在沙里的线。我不知道谁把线埋在沙中, 但我清楚地看到了它。

可是,谁会在乎是谁指出了线呢?从现在起,你们可以叫我“交易圈中的幽灵”。我隐藏在这本书的影子里。

阿瑟:你已经有超过30年的交易经验了,为什么不早点写一本书总结呢?

幽灵:我曾经试过。可是知识的更新远比写作的速度更快,我希望能够写得更准确些。我犯过不少错误,我不希望把我的错误传导给我的读者,使得他们认为我经常犯错。要经过很多年,我们才会明白交易的本质实际上就是犯错。

阿瑟:有许多很了解你的人,他们非常艳羡你在职业生涯中的成就,你为什么不接受他们的称赞呢?

幽灵:我认为任何一个硬币都有两面。事实上,有时候你可能会争论还有第三面。我不会为我的成就而希望浪得虚名,我已经一再提及这一点。如果不把一个装满水的桶放在需要的地方,让下一个交易者可以饮用,我的成功一文不名,这是硬币的另一面。总是会有人从桶里饮水的(这就是硬币的第三面)。在我而言,满足后来的饥渴者只是举手之劳,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阿瑟:对你而言,什么是交易中最重要的因素?

幽灵:毫无疑问,行为习惯的改变是成功交易的关键–在许多情况下,成功不仅与我们如何思考有关,更与我们如何行动有关。我们必须适应周围不断变化的情况,环境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所以我们只去改变我们所能改变的。

阿瑟:我们先从你的背景开始谈起吧。关于你的交易生涯的背景,你有没有什么想告诉大家的?

幽灵:我惟一想说的是,我同其他正在读这本书的交易者没有任何不同。我是谁?我是如何开始交易生涯的?这与交易本身都没有关系。我们不探究这些细节,因为它对于读者能否成功交易无关紧要。

阿瑟:那么,我们就从交易的行为习惯改变开始谈起吧。

幽灵:好。我想从一个行为习惯改变的故事开始。小时候,有一次我的弟弟到铁匠那里玩耍。他看到铁匠用一个长钳钳住马蹄,用铁锤敲打几下,然后放入火炉中。随后,铁匠又从火炉中把马蹄取出,放在水里淬火,接着把它放在桌上。
这时候,我的兄弟上前把那个马蹄拿了起来,然后立即扔在了地上。铁匠回头吃惊地看看我的弟弟,说:“太烫了吧?”
我的兄弟回答说:“我可没有对那个马蹄多看一眼!”
这个故事给予我关于交易的启示超过任何其它的事。交易就是那个马蹄铁,去行动,不要多看它一眼。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

阿瑟: 在不触犯你的原则的情况下, 我们还是来谈谈一些背景。 你是如何想到“交易圈中的幽灵”这个名字的?

幽灵:这来自于我在交易圈内得到的尊敬。我从70年代初开始,就进行商品期货中的场内交易。

阿瑟:你为什么决定做场内交易,而不是象多数交易者那样场外交易?

幽灵:我喜欢场内交易的挑战性和刺激性。我可以在任何时间独自控制全部过程,这是任何一个交易者所期望的。我喜欢在交易中的完全控制权。因此,在几个朋友的建议下,我买了一个场内交易会员资格。

阿瑟: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都知道幽灵出现在场内交易场地中。我们可不可以谈谈你的场内交易经历?

幽灵:你知道,我们在交易场地内都有所谓的“办公区”。每天开盘前,我们都站在自己的3平方英尺的“办公区”内。每天,都有一个叫辛蒂的交易员把“办公区” 设在我前面。她以前是一个数学老师,她丈夫是一个音乐电台的经理。我对她的了解可超出了她的想象。

每天,她会等到市场趋势明了后才会出手。我通常是在行情的第三波开始清仓(译注:强势清仓,清仓策略之一),但此时往往又是她的建仓突破信号(译注:很多交易员在突破处建仓)。于是她总是从我的手里接单,在她写下交易记录前,总是会说:“我讨厌和你做交易,每次我从你手里接单,我总是输。”

她的话时时犹在耳畔。输和赢并不能阻止她坚定执行自己的交易计划,因为她知道在她的计划中如何输得少(译注:止损是交易的关键)。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确信她赢了很多钱。她这样说虽然使我感到有一丝难过,但这也促使我考虑输的含义–因为她对于交易的思维方式是正确的。

阿瑟:即使从你手里接过的交易单大多数是输的,她也从来没有害怕过?幽灵:是的,她非常坚定。当我给出报价,许多其他交易员会从我身边走开,因为我已经在交易场里建立起了声誉,许多交易员会跟着我的方向走。但是这却影 响了我的交易执行,也就是在这里我发现交易执行的重要性。如果你不能顺利买入,你也不会顺利卖出。这不是一个心理问题,但却是我交易计划的障碍。

阿瑟:你是如何去克服这个困难的呢?

幽灵:我开始玩我的交易小花样,使他们进入我的圈套。实际上这是足够的资金在起作用。如果我有一个仓位想套现,我会假装要增加我的份额,开始竞买,而不是竞卖。当有足够的人跟随着我,并将价格抬高后,我就突然转向,接过买单,售出我的份额。

阿瑟:看上去是一个好的策略。大多数情况下有效吗?

幽灵:当我想清仓时,我就不断地接买单。如果市场上没有足够的买单,我就会让价格下滑,直到我清仓。不过,让其它交易者陷入我的游戏中来,其实使我的感觉很坏。

阿瑟:一般你首先选择什么品种进行交易?

幽灵:只有一个答案–任何正在波动的证券。市场其实风险不大,较小的份额就可以带来不错的回报。在一个滞涩的市场中,你一般要建立较大的仓位才能获利,然而,当一个突发新闻冲击市场,而这时你完全没有准备的话……

阿瑟:但是波动的市场不会使你感到很颠簸吗?

幽灵:如果你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就可以明白,在一定范围内的颠簸,本身就是趋势组成的一部分。

阿瑟:我们会在以后的章节里详细讨论这个问题。当你刚进入交易圈时,其它交易员是如何对待你的?

幽灵:他们整天对我大喊大叫,攫取我的利润。我不在乎他们对我说什么,除了一句话使我伤心:“这只是钱而已!”在刚开始交易的时候阶段,我只有很可怜的一点资本,我不能忍受失去资金。

但很快,我对其他交易员也开始用这样的语言。我观察着他们,当他们解开衬衫,松开领带,最后他们脸变得通红时,我会对他们大喊:“割肉吧!”没过多久,我们变得相互理解了。

实际上,告诉他们“割肉”,是在帮助他们。如今,当市场并不朝我期望的方向走时,我会对自己这样大叫的–这是我自己行为习惯改变的一大表现。

阿瑟:在你交易生涯中,你和朋友们的关系怎么样?

幽灵:你知道,我是最近才发现我的朋友们对我多么诚恳。如果你做了一些让他们难以忘怀的事,那么他们无一例外地会以诚相待。现在,我得到的这种尊敬更甚于前。这不仅仅是与交易有关的工作关系,而是一种心灵交流,令人感动。

阿瑟:你现在不经常进行场内交易了,是出于什么原因?

幽灵:我们看看交易场的情景就知道,这是年轻人的游戏。我并不是说这是通向成功的捷径,因为靠年轻不会成为一个成功的交易者。我在场外交易是因为我能更好地理解市场,而且在那里我还能同时于更多的市场中进行交易。

在场内交易是有其局限性的。场内交易员更像抢帽子交易员而不是头寸交易员(译注:抢帽子:scalping,非常短线的交易,从几分钟到几小时; 头寸交易: position trading,在几天到几十天–一般为三十天–的时间范围内进行交易,寻求短期价格变动)。我喜欢对不同市场设置不同的交易标准,而这可不是我在场内交易时的习惯。

阿瑟:你会建议其他交易者从场内交易开始吗?

幽灵:我经常被要求提供一些交易建议,但是我却不喜欢这样做,我只想指引方向。每个交易者必须有他自己的方法,必须自己努力去学习。他们必须决定如何建立自己的交易计划。我可以帮助他们抛弃不良的交易习惯,但是成功的路只在他们自己脚下。

阿瑟:幽灵,你还记不记得你从其他交易者那里得到的第一次建议?

幽灵:不,我已经不记得任何建议。我并不是说我对那么多朋友和同事的帮助不表示感谢,我确实想不起任何一个建议了。事实上,这也是我现在对其他交易者还债的一部分原因。我不认为有谁会给别人很多的操作建议,因为他们会觉得这样做对他们自己不利。这种行为方式实际上在他们生活的早年已经形成。所以我觉得行为习惯改变是关键的一步。

阿瑟:关于你对行为习惯改变的看法,我看到现在已经有很多评论。你是否还准备写另外一部关于行为习惯改变的书?如果是这样, 我们先要把这本书出版才好。

幽灵:出版著作会让我很高兴,也许我们可以让《期货杂志》赞助出版。在这本书中,我们贡献给读者的是准确的交易智慧。我无论怎么说都不会过分,我给他们指引方向,然后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目标。

阿瑟:对于我们交流的想法和目标,你是否有些想改变?

幽灵:没有,这正是我们想做的。没有诺言、没有要求、没有幻想、没有不恰当的影响。是什么样,就什么样。交易者必须自己去赚他们的一百万。我的责任是帮助他们能够一直在游戏中生存。

阿瑟:幽灵,我在写作这行上不是老手,你能不能使我的工作变得轻松一点–告诉我,你将在这本书里告诉读者什么?

幽灵:当我看到论坛里大家提出的许多问题时,我有一个想法:许多交易者沉溺于自己的交易之中,其实并不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问题。不过,我想最终所有我希望解决的情况都会被提出来。

但是,我不希望提出具体的交易建议,如同我在70年代做的那样。所以,我们为什么不以读者的问题来引导这本书呢?

阿瑟:好主意!我已经被你的回答吸引住了,提这个问题的交易者肯定会满意你的答复。但是我们不想忽略其他交易者的问题,我觉得我们也正在努力使他们成为“交易圈中的幽灵”。

幽灵:我同意,我喜欢这样的想法。

阿瑟:好,你赢了,你是对的。

幽灵:很奇怪,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你这样说了–“你赢了,你是对的。”优秀的交易员是不用这样的言辞的。一个经过训练的交易员应该知道,成功的法则是:“善输,小错。”交易成功总是偏心于那些输得少的人、善于输的人。

我们操作的这种市场的残酷性,要求交易员生活状态的平衡。有些交易者从来没有计划好当坏日子到来时怎么办,但坏日子是的确存在的。这会影响他们的生活,他们必须面临新的选择。要么改变自己的行为,要么面临失败。

阿瑟:现在有一个这样的问题:我们会不会对眼前的交易事实感到厌烦?

幽灵:交易者可以有选择:要么面对交易现实,要么找一条最近的路,离开这里。

阿瑟:在过去的几年里,你的助手有没有给你造过麻烦?

幽灵:只有无知会造成麻烦,我是可以原谅这一点的。但是,不愿意学习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阿瑟:他们必须学习什么?

幽灵:最重要的是,他们要知道他们不必去犯“自学错误”,他们最好学习观察别人的错误。在这个行业中,犯错误可能使你损失巨大。你可能没有办法确切告诉某个人应该如何做,但是如果给予适当的指导,他们可以作出正确的决定。

阿瑟:我明白你所说的错误的意思了,从别人身上汲取教训要比自己犯错误代价低得多,对吗?

幽灵:没错。

阿瑟:你还经常回交易场吗?

幽灵:我经常回去,这使我对市场的思考更加敏感,或能够加强我的某种行为习惯改变。在市场中总是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阿瑟:你成名后走入交易场内时,会遇到什么情况?

幽灵:有个交易日结束时,有些人朝我走过来,其中一位对我说:“我明白了,我知道你今天在抛售,我应该知道今天市场会跌的。”

阿瑟:这么说,是你让市场下跌的?

幽灵:这是他们的想法,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如果我真的是抛售套现,我会表现出非常强势。实际上,我只是有一些仓位要清除,但碰巧别人也在这样作。也许他们使用的指标同我的接近。认为任何人在操纵市场,都是错误的想法。

阿瑟:有位论坛读者提了个建议,他说我们这本书应该从交易的准备工作讲起。我们来不断地从论坛中吸取建议吧。

幽灵:我没有意见。

《幽灵的礼物》目录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