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五十知天命

这个层次是一个分水岭,因为我自己都还没有达到。下面的部分是根据最近一年在期货市场上的感受、以及想象来完成的。当然这些层次并没有明显的界限,所以我身上可能也存在一点这些层次的雏形。下面的部分,我们大家一起来探讨。

在古代那个愚昧的年代,人们把自己所不理解的现象都解释为“命”,而自从解放以后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又在无时无刻的回避“命”这个话题。科学的发展就是这样,当人们形成一种科学理论以后,就习惯用这种范例来看待问题。而对于这种范例解释不了的现象就采取回避的态度。当越来越多的现象无法回避的时候,就会推动新的范例产生。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科学的进步是跳跃式的而不是平稳进步的原因。也许我们现在真的应该探讨一下“命”这个话题了。

以前在股票市场,我所采用的是“咬死”策略。因为股票和大盘之间有非常高的相关性,并不用进行任何选择。简单的说,就是当我的交易系统是一致的,同时在市场走势一定的情况下,交易结果也就是一定的。这里面并不会出现战绩能够被个人左右的现象。而进入期货市场就不同了,我必须对不同开仓信号进行选择。这时我就有了更大的自由度,而交易结果也就有了更大的偶然性。如果我们将交易记录进行整理的话,是否能够发现一些有意思的现象呢?前面已经说过,用同样的方法可以产生不同的结果。那么这些不同的结果又是如何分布的呢?如果说赢与亏是按照无规律随机分布的话,那么就没有探讨的必要。而如果盈与亏的分布具有某种惯性特征的话,这里面是否有某种奇妙的规律呢?

我个人认为所谓的“天命”并不是指同样的原因可能产生不同结果的问题。结果是我们不能左右的,并且是不可事先预知的。那么所谓的“天命”我想是指这些不同结果的分布特征。无数的现象都在证明这一点,不同结果出现的分布并不是随机的,而是同样会产生一种趋势或者说惯性的效应。比如在打牌的时候,我们的水平在某一段时间是一个固定值。那么这种水平就能形成一种固定的盈亏比例和赔率。并且这种输赢分布应该是随机的。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有时候某天我一直在不断的赢钱,而同样的我、同样的对手又有可能让我在某天不断的输钱。有的时候是前半段不断的盈利,后半段不断亏损。或者前半段不断的输钱、后半段不断的赢钱。当然前者通常发生在一次“大牌”打臭了后形成转折点,而后者通常是“闯”成一次“大牌”后形成转折点。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认为上学的时候真的没有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唯一学到有用的东西就是喝酒,毕竟不会喝酒就没有办法做销售。现在我认为上学的时候还学到了第二件有用的东西,那就是赌博。无聊的大学生活,让我在百无聊赖之中经常喝酒赌博。也许很多人对于赌博从来是恨之入骨、不屑一顾,认为赌博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我倒是不这么看,相反我认为赌博是最大的艺术。当然靠赌博为生的人和以赌博为乐(寻求刺激)的滥赌鬼不同。前者是在不断对自己约束下进行的一种辛苦的活动,他要分析概率、记牌、克制本能而保持清醒。而后者是在放纵本能追求刺激的情况下进行的一种荒唐的行为。这种人追求的是本能的刺激,而不是通过克制自己来做有概率优势的事情。我认为,不赌博不足以知天命。

换一种大家能够接受的方式,我们不以赌博为例,而看看历史事件吧。从历史中,我们可以反复的看到“转折点”和“趋势”。看看三国时期的刘备,他从登上历史舞台后就处于非常弱小的位置。有人说刘备最大的本事就是逃跑,他投奔的人无数,而又不得不东躲西藏。当逃到了刘表那里也被曹操穷追猛打、差点被斩尽杀绝。刘备逃到孙权那里,孙刘联盟后的赤壁之战成为刘备的转折点。真的不可思议,从此之后刘备太顺了!从以少胜多的赤壁之战、到反客为主的吞掉刘表、到七擒孟获平定西南、再到直取汉中自封汉中王、最后到关羽过五关斩六将,擒于禁、斩庞德水淹七军。从而形成魏蜀吴三分天下,让曹操都想必其锋芒、让孙权都产生惧怕。胜利来的太快了,也许那时刘备真的感到: ‘也许一切太完美,感觉像在飞’。突然,真的是突然!关羽走麦城、张飞被部下杀害、刘备倾举国之军讨伐东吴,站败后托孤白帝城、诸葛亮接过重担后,两次北伐也都以失败告终……人的命运是不是不可思议呢?无独有偶,二战史是不是也出现了从希特勒闪电战的神话到多米诺骨牌一样的溃败呢?无数的历史事件都在证明这一点。诸葛亮还是那个诸葛亮。被后人奉为智慧化身的诸葛亮,为何最后也弄得出师未捷身先死?难道是诸葛亮水平骤降?还是对手的水平一夜之间提高?也许这种既不能用随机分布来解释,又不能用主观个体的水平来解释的得失现象就是天命!按照前面我们达成共识的非线性思维也只能解释水平的差异并不能决定战争结果每次的胜败,但无法解释为何胜败的出现会呈现集中分布、更无法解释转折点和趋势的形成。

我本不想探讨原因,毕竟我所不知道的要远远多于我所知道的。也许这种现象的90%以上,都可以用人类的心理来解释。无论是赌博、交易、战争等等一切行为都属于博弈的范畴,而博弈中随机成为越大,或者说自主(自己决定)的成分越小,这种现象就越不明显。这是一个心灵产生“天命”的一个有力的证据。但是即使是几乎不用人左右的纯随机赌博中,似乎也能出现所谓的转折点和趋势,只不过这种特征及其不明显。比如在21 点的赌博中,每次下注为固定额时,我们选择的余地很小,但同样会有略微的这种现象出现。难道人的心态可以用无形的方式干扰随机事件的结果吗?《雀圣》这部电影中说道,打牌要打“笑章”。你越是指责、嫌弃牌不好,你以后的牌就有可能越不好。心灵是世界上最最微妙的一部机器,他能对现实产生的影响是我现在所无法理解的,并且将来也永远不可能全部理解的。绝对的心态平和、心如止水是不可能实现的。心理学有一种说法,观察事物就会干扰事物。我们无法观察自己的呼吸规律,而对这种规律又不进行干扰……还是那句话,我所不知道的要远远多于我所知道的。在交易中,我还发现了很多有趣的心理现象。比如,在我不断获利后开始展望未来可能会出现生活方式的质变时,通常就是我好运快结束的时候;交易开始时充满信心、甚至向身边人公布交易细节和获利目标时,通常都不会产生好的结果;持续盈利的交易总是产生在对亏损麻木甚至适应以后,而在连续亏损想着“转运”的时候通常不会真的“转运”;担心的事件通常都会发生(墨
菲法则);大的利润总是产生在不经意中……人的心灵在左右行为的程度上,也许大大高于理智的比例。

我相信天命即心态,那么心态又是如何使得天命形成这种规律的呢?也许这方面确实具有混沌理论的某些特征。当你在不断胜利的同时,同样也是在心灵上进行一种不断聚集失败因素的过程。简单的说,就是过去的结果作用于心态,而心态又在对未来的结果产生作用。这就形成了一种正反馈环,自然也就形成了“趋势”的效应。同时在“胜利趋势”进行的同时,弊端的东西又被聚集和封存起来。当这种弊端集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转折点就产生了。这一点也可以从动机心理学来进行解释。比如某人因为疾病的原因而不得不戒酒;当戒酒的行为对疾病产生良好的效果时,戒酒的行为得到了强化从而使得患者身体越来越好;但当疾病好到一定成熟的时候,戒酒的动机就会慢慢消失,这时通过理智来克制和约束本能的动机消失了,患者又开始饮酒; 起初饮酒并没有立即对身体产生重大的影响,所以饮酒的数量可能又会增加,直至疾病某日又突然爆发了。中国股市有政策市的特征,“一管就死、一放就乱”是这种政策市的真实写照。当然也可以这样理解: “一死就放,一乱就管”。因为市场“一死”,管理层就失去了加强管理的动机。

在现实生活中,好朋友间的亲密程度也存在趋势和转折点的特征。开始时由于好感或者某种需求的原因,两个人都有使得关系密切成为好朋友的动机。这时动机决定行为,两个人都在为了成为好朋友不断的付出。同时这种付出也会形成正反馈环(因为他对我好,所以我对他好;因为我对他好,所以他也对我好)。但是当两个人的关系密切到一定程度以后,这种想成为好朋友的动机就会因为(朋友成为)现实而慢慢消失了。在好朋友这个现实前提下,每个人都“想”付出更少的投入、享受更大的回报。其实这个“想”并不是理智上的思考,而是下意识的自然反应。因为好朋友的关系已经确立,所以就慢慢丧失了对友情呵护的动机,同时又会产生对好朋友所付出的理所应当的依赖感。慢慢的矛盾和不满就会堆积起来,也许突然某天会出现崩溃,或者慢慢的形成一种理智下的反方向的正反馈环。

事实上,这些现象和股市价格的趋势现象的成因并无二致。毕竟股市是世界的一部分,它必然也遵循世界上的法则。世界上万物都有对称的两面,而所谓趋势和转折组成的循环现象的本质就是一面的力量在通过正反馈环的效应不断强化,另一面则由于封存效应而不断的聚集力量。当这种力量达到一种程度时,反转就发生了。简单的说,这些就是正反馈和封存效应下的负反馈的组合。因为上涨所以上涨就是正反馈、因为上涨所以下跌就是负反馈。但负反馈具有封存效应,他处于不断堆积的状态。有意思的是,如果将我的资金绘制成资金曲线图,那么我会发现这种曲线图和股价波动的曲线图并无二致,至少没有本质上的不同。说句题外话,于丹教授给我最大的启发是:将现实生活、中国古典哲学、外国现代科学进行结合的分析问题。事实上,这些配合得恰到好处、呈现出非常和谐的统一。孔子说过:朋友数、斯疏矣。禅宗中说: “人生最好的时候是花未全开月未全圆。”也许过程要比结果重要得多,也许我们更多的应该注重于过程而不是结果。注重结果的动机必然会走向失败,这是因为动机心理的原因。那么我对于交易的目标就不应该是获利,而应该是交易本身。我相信一点,如果我在期货市场能够存活十年,那么我将不会再为钱发愁。那么我做期货的目的就从获利转变为使得交易能够继续。如果我总想着获利,那么当我真的获利以后,动机就会消失,从而走向亏损的阶段。在期货市场上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人总是在亏损惨重以后,才会去做正确的事情(止损、轻仓、放慢交易节奏)。而他做正确的事情以后,就能不断的获利。而当他不断获利以后,他就会丧失对自己的控制而继续去做他想做的事情。最后他重新经历亏损惨重的阶段。这种循环在不断的发生,就像一年四季的不断循环一样。有意思的是,现实中也有无数的事例证明。当结果出现后,形成结果的原因反而就会消失,而这最终实现了结果的消失。比如,刘备得到孙权的帮助是因为刘备的弱小,而当刘备强大以后这种孙刘联盟的原因就消失了,从而导致了关羽败走麦城;股市因为持续低迷而得到管理层呵护,当股市回暖以后管理层的呵护消失了,从而新股疯狂的发行导致股市见顶回落;某人因为不甘于贫穷而工作努力、为人和气最终创出一番事业,当功成名就以后这些给其带来成功的因素消失了,从而导致生意的失败……这些都是负反馈的原因。

无论是市场、交易、战争、赌博、生意等等都是世界的一部分,他们都会遵从世界的法则。包括我们自己在内,谁也逃脱不了这种法则。也许世界上的每一件事物都是这样一个由正反馈、负反馈、封存效应组成的自调节的系统。也许我未来要多花费一些时间,放在对心理学的研究上。现在我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从心态上把得失看淡、从心态上把结果看淡。从而能够做到不期盼、不祈祷。

我不得不承认,包括我在内的几乎所有人,把太多的精力耗费在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祈祷上。这些我已经能够从理智上做到,但从心态上来看还远远没有达到。除了心态上的修行,我们还能从行为上做出点什么呢?这就是我从进入期货市场以来,给自己交易理念这座大厦找到的第二块基石。那就是,赢冲输缩!人类对待命运有三种层次。第一,与命运抗争;第二,被动接受命运;第三,把接受“命运”变为自己来“运命”。首先,在交易或者赌博当中,如果概率是一定的话,并且具有概率优势的时候。当出现连续亏损后,与命运抗争的人会下更大的赌注,来用概率的思维和命运抗争。这类人通常会赢,因为他本身就具有概率优势嘛。但这样做具备了太大的毁灭的风险,所以我觉得与命运抗争并不明智。其次,用抛开输赢而采用一致性的方法来进行资金管理。事实上,这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策略,他可以长期得到概率上应得的结果。最后就是我要说的赢冲输缩。这一点是来自于资金管理的问题。在股市上我不用考虑这个问题,毕竟满仓操作的风险都要远远低于我可接受的风险。那时我的仓位就是在极端的满仓和空仓之间二选一。而期货市场则不同,我不得不考虑承受风险的程度。也就是说,承受多大的风险和利润必须由自己来选择,这是就出现了资金管理的问题。即使我的交易水平是一定的前提下,天命也可能让我出现交易结果分布上的惯性特征。那么当我做出了一笔亏损交易以后,我就将未来的交易也视为可能亏损,所以下更轻的赌注。而反之,亦反。在股市上,我只要甘心在整理行情中亏损,那么我必然能够等到趋势来临的那一天,从而必然会选对位置。而在期货市场这个保证金市场上,除非我的仓位极轻,否则我有可能无法熬过整理行情的黑夜而不能看到趋势来临的太阳。也就是说,即使按照一致性的下注法,除非我的仓位的风险当量和股市相同,否则我也可能被市场扫地出门。那么赢冲输缩就是明智的资金管理策略。我可以在天命的冬天把交易额降低,从而有准备的度过交易的冬天。来为未来必然出现的春天保存实力、做好准备,这就是“运命”。

济公是一位高僧,他有一首诗。我只记得第一句:今日不知明日事,何忧?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做交易都有被市场扫地出门的风险。只不过我们是把交易系统对于扫地出门这个事件的概率,设计成一年一遇、十年一遇、千年一遇、还是万年一遇?即使我们把交易系统中被扫地出门的风险设计成万年一遇,我们同样有可能在未来很短的一段时间内被市场扫地出门。我是说,如果上天对你足够狠毒,那么再好的策略也是可能走向毁灭的。对于成功者而言,如果没有天的帮助,他们也是无法最终成功的。即使从宏观上来讲,长期结果中的偶然性会大大降低,但绝对的确定性也是不存在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既然我们无法绝对的左右结果,那么我们还是把得失看淡一些吧。中国人向来这样,不是把某个事物捧上天,就是某个事物踩下地。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对赌博有一个近乎客观的认识。也许我是一个知道自己是在赌博的交易者;而更多的人是一个自以为是在做交易的赌徒。

最后,我觉得“五十而知天命”最大的特征在于一种转变。从对市场的现象、规律等的研究,转变为对自身内心的研究。如果说“三十而立”是把交易的主战场从心理需求转移到市场现实的话,那么“五十知天命”以后,就是把交易的主战场从现实的市场转移到自己的内心环境。接下来我们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寻找过程:我是谁?、我需要的是什么?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走出幻觉,走向成熟》目录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