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顶弃底模式:利佛摩尔毕生总结的操盘系统

利弗莫尔用了近四十年的时间创建了一套操盘系统。它的精华可以浓缩为:

市场最小阻力线/板块趋势/领涨股/姐妹股/关键点/成交量

总结:

1、先看大盘,大盘不好,不要买入任何股票,只在大盘趋势向上时才操作。

2、先最强势板块,跟踪观察。

3、在强势板块中选龙头股。

4、做好资金管控,先用小资金试仓,涨时加仓。

(一位统帅打伏,他总是要先侦察,并出动小部队试探虚实,确定值不值得打,赢的机率大不大,只有赢面大的时候才会把后续部队压上,精明的统帅总是时常储备有后备军的和军粮的,鲁莽的将军可以赢的无数次战争,但全军压上没留下有后备军,一旦失误一次,也会全军覆没,永远也翻不了身)买之前先确定好止损点。关键点买入。

5、趋势良好,持有不动,走势拐头减仓(或止损上移)。每一轮上涨,肯定要龙头股带动,在大盘、个股形态、资金推动等方面提高成功率、收益率。

我们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只有在胜率最高时才将资金留在场内。不炒新股、不炒垃圾股、不炒ST。

价格总是向阻力最小的方向发展——如此简单却让无数聪明人苦苦寻觅秘诀,耗费无数宝贵的青春。

决定阻力方向重点在两方:获利方、套牢方。

最大的利润来自于叠创新高加速冲顶的那一段肥美的行情,也就是价格阻力最小的方向,可惜很少领悟。

哪种形态的股票最容易牛劲十足,交易的是人,不是股票,不是上市公司的业绩,财务,消息。

在没有出现属于自己的赢利模式之前,你能忍住众多的利润模式从眼前飞过,就是成熟的标志,那些都不属于你的利润。

行情最肥美的一段就在最后的72小时,模形:犹豫-缓和-加强-最强。

利弗莫尔如是说:“正如市场在适当时机会向你发出正面的入市信号一样,同样肯定,市场也会向你发出负面的出市信号——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没有哪个重大市场运动会在一天或一周内一蹴而就。它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逐步完成发生、发展、终结的整个过程。这就是为何利弗莫尔能成为最伟大的股票作手的原因,因为他知道最肥美的行情在哪。

交易之前就应该设定,在盘中或灾难之后做决策就已经被情绪所困扰做出的决定明显带着非理性。

用追顶弃底模式已经成功在A股上生存了三轮牛熊。

抄底逃顶模式已经被无数在华尔街炒手用金钱证明了和时间证明了是一个最大的思维误区。

抄底,会越抄越底!逃顶,只会从牛背下摔下来!

杰西80多年前已经说过第一档和最后一档是历史最昂贵的东西,放弃是一种智慧。

但无数聪明人喜欢抓这两档,他们拥用的是小聪明。

最壮阔的行情需要能量,需要等待最小阻力的形成,需要足够的时间酝酿。

解决掉套牢盘并非是阻力最小的时刻,来自多方的叛军(获利方)是也妨碍价格不断上升的阻力。

不仅是股票还是期货,老丐都是只做这种行情,其它的一切赢利模式都与老丐无关,因为做得最熟,任何意外情况都有相应的策略应对,也避开了很多诱人的陷阱,老丐不会为任何抄底抢反弹的利润诱惑,也不参与此操作。

一只股票不能不断的创新高形成正常的上升趋势,就永远不要碰它

价格不断上涨,不是卖的再理由!

价格最小阻力已经向下,跌得多也不是买的理由!!

要在正确的时机做正确的事!!!

一只股票的最小阻力已经向下,卖掉它是最好理由!!!!

每一轮回升至前期的密集套牢区,被套的散户会纷纷做出解套卖出的动作,抢反弹的短线客也会逢高获利出逃,这是价格往往遇到前期高点站不稳的原因,重重下跌的套牢盘+多方的叛军会使下跌的力量更强大。

一个人头脑最清醒的时刻就是盘后没有任何波动也没有任何仓位的时候,他的判断最客观最理智,所以经验丰富的交易者都会选择在交易之前设定应急方案,给自己留下越少的选择余地就可以杜绝情绪的滋生。

丰厚的利润往往来源于大众普遍害怕的地方,这是华尔街非常流行的一句名言。

有人买到了尾巴就否认了整头牛,正如接触互联网仅因为会接触到不良信息他就拒绝了互联网。

大众普通认为晋亿实业的行情爆发是因为高铁概念,这其实是思维模式和考虑角度的误区。

你交易的是人的想法,是大众的对未来的心理预期,而不是股票。

真正的原因是它经过了3年半已经储备了相当的能量,价格早已处于最小阻力区,高铁只是发动行情的借口,即使没有高铁概念,一样会有人编出其它的理由为它上涨做出“合理”解释。

第一次世界大战并不是由萨拉热窝事件引发,在萨拉热窝事件之前大战的内在条件早已形成,萨拉热窝不过是发动战争的一个借口即使没有萨拉热窝事件一样会有其它类似“借口”。

股市收盘和隔天开盘之间发生的任何重要消息,通常都配合阻力最小的路线。在消息发布前,趋势已经确立。

萨拉热窝事件不是引发一战的内因,同样,高铁概念也不是晋亿实业暴发行情的内因,一只股票的上涨,大众总是希望得到解释,希望知道任何一条“合理”的解释。

因为没有原因的上涨会让大众产生不安全感,他们迫切得到解释,于是高铁概念就满足了他们的心理需求但高铁的故事只是说给无知的大众听的,它只是别有用心的人编出来的传说,大众不会知道真正的真相,因为真相是廉价的。

阻力最主要来源于套牢盘和获利盘,在解决了套牢盘之后,套牢方的阻力已经趋近于零,但还要解决另一个未来的阻力-多方的叛军(获利方)时间和某些价格形态是专门为解决未来的叛军而设计的。

股市之所以发生变化,并不是因为当时的形势,也不反映当时的形势:股市反映的是将来的形势。

市场的发展往往与人们普遍的感觉和当前发生的世界大事并不是同步的,它好像有它自己的想法,它就是要愚弄大多数人,愚弄大多数时间。只有到了最后,它才露出它为什么这么发展的真实原因。

市场的真相总是站在大众的对立面,它总是要愚弄大多数人,愚弄大多数时间。

市场实际运作其实是违背人性和正常人的思维模式,如果你抱着正常人思维角度去理解市场。你就很容易亏钱,因为正常人就是大多数人的一方,它的真相往往跟有正常思维的人理解的相反,真相就站在对立面。

大众普遍认为是题材引发了行情,其实是行情创造了题材。大众普遍认为是新闻事件引发了市场的涨跌,其实是市场的涨跌创造了各种新闻事件,每一种新闻事件之不过是专家为市场的涨/跌做出“合理”的解释。

技术分析者普遍认为是某些几何形的技术形态和图表决定价格的阻力,其实是内部人士依最省力的成本按某些市场原则运作,间接创造了某些相似的几何图形,并非几何图形决定阻力大小决定价格的涨跌没有主力会花费3年,5年,甚至10年的时间像艺术家一样无聊的构造某些几何图形,主力不过是依最安全最省成本的方式运作回头一看,创造了某些相似的图表。

在平衡力量被打破的时候,就是最佳心理交易时机,它会沿着阻力最小的方式,层层解决多方的叛军,如果没有按照正常的方式运作就是某些大户布置的陷阱,是假突破。

A区储备能量,解放套牢势力,a区解决A区的获利盘,消灭大部份未来的多方叛军。

B区储备能量,解放套牢势力,b区解决B区的获利盘,消灭大部份未来的多方叛军。

当最小阻力形成时,只需等待外部条件的配合,再编个故事点燃行情。

战略上顺应市场趋势,战术上反其道而行放弃顶底两档高买低卖。

不要把思考的角度搞错了:

不是某些几何图形决定行情,而是内部人士依最省力而又安全的成本为行情做准备工作时无意中创造了几何图形,是沿着最小阻力运作创造了某些图形而不是图形创造了行情。

期货长线交易大师斯坦利·克罗:

本世纪确有一批卓越或幸运的市场操作大师曾在其鼎盛时期,靠着良好直觉及时结清持有头寸赚取百万美元计的利润。

我自己,也曾多次很幸运地被算在这一exclusive群体中。但利沃默自成一派。仅就其有影响力的操作的规模和重要性,就其买入卖出时那种精确计算和有约束的操作方式,就其经常运用的不同于他人的超然的交易手段,他从未被任何其他人超出过。

他的名字叫杰西·利弗莫尔。利沃默的世界就是价格的波动(股票和商品价格波动)和他执着的意念、精确分析以及对这些价格的预测。当代最著名的金融评论家之一爱德华·J·戴伊斯指出:“假定利沃默被剥夺得一名不文,只给他一点经纪公司贷款,把他锁在有电话和行情显示器的房间里,他再次出来时又会有一笔新的财富。”1959年我进入华尔街的最初日子里,利沃默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当我不断发展自身在价格分析以及交易中的专业技术水平时,他又成了我的教练和精神上的导师。

同其他许多投资者一样,我深受他的战术、策略及市场哲学影响。杰西·利沃默可能是本世纪,也可能将一直是最具活力、最成功的独立的投机者和投资决策人。

尽管他死于1941年,但他对其身后几代股票和商品交易商的影响却是巨大的。我曾读过,甚至无数次重读过他的著作:我把自己算作他的一个学生。

当我到达亚洲后,我惊异地发现在地球的另一面竟有如此多的股票和商品投机者对这一投资界的传奇人物有着同样的感受。

威廉姆·欧奈尔:

在1960年,由于第一版《股票作手回忆录》销售紧俏,我不得不花50美元来购买其中的一本。后来我还送了一本给格里·蔡,他当时是费德利逖对冲基金的一名高级经理人。

之后,格里告诉我,《股票作手回忆录》已经成了他上司――波士顿费德利逖基金创始人――老爱德华·约翰逊的投资“圣经”。

由此,你应该看得出,《股票作手回忆录》这本书是智慧的结晶,其灵感来自多年以来每日的市场实际运作和人性如何违背合理有效的规则、体系和方法的一些真实情况。

多年来,我一遍又一遍地阅读最初的那本《股票作手回忆录》,并用不同颜色的水笔在书上做了许多注释,如今这本书已经破旧不堪了。数年前,我购买了一千多本股市和投资类的书。

然而,根据我45年的从业经验,我发现仅有10 ~ 12本书真正是有一定的实际价值,而《股票作手回忆录》就是其中的一本。

债卷之王-比尔·格罗斯:

比尔·格罗斯是全球最为著名、业绩最佳的基金经理之一。在投资领域,人们把他与沃伦·巴菲特相提并论。

巴菲特说:“每个月我都急于看到比尔?格罗斯的评述。他文笔生动,条理清晰,见解独到,将他的观点收集成册将是件幸事,我随时可以查阅。”

格罗斯的偶像有三位,一人是大名鼎鼎的J·P·摩根。另外两位是伯纳德·巴鲁克(BernardBaruch)和杰西·利弗莫尔(JesseLivermore)。

格罗斯的办公桌后三幅带镜框的画像就是这三位他崇拜的投资英雄们。格罗斯曾在大学主修心理学,认识到利弗莫尔是心理学大师。

格罗斯现在说:“利弗莫尔说要认识你自己。在你理解市场之前你必须一开始先了解自己,自己特定的弱点和怪僻。”格罗斯在墙上所贴的利弗莫尔的语录是这样的:“实践中投者必须提防许多东西,最重要的是提防自己。”

为什么你总是认为老丐讲的是技术呢?其实是你站在技术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老丐讲的是原则,老丐把握这种行情靠的不是技术,其实是在交易一套趋势交易系统,也许老丐只是讲解某些方面的原则,而你认为是所有交易的全部。

其实是你考虑的角度不同造成的误解,这套方法并不是为了解决技术的完善性和完美性而设计的,它只是为解决最佳的心里交易时机而设计,不是本着以成功率的准则而设计,而是本着“放飞利润斩断亏损”的原则把握行情。

假突破与假跌破都是技术分析的“噪音”它专为淘汰某些迷恋技术分析的人设计的,突破阻力位常常伴着假突破,跌破支撑位也常常佯着假跌破,一段时间过后价格自会修正它的行为,还原本来的面目,如果你本着原则的角度去考虑而不是本着技术的角度去考虑就很容易包容它的噪音容忍它的存在。

至于你对题材的理解,老丐只想说:在所有背后上涨的原因中,只需知道一条最真实的原因就够了-炒作的目标是发展市场性,也就是在任何时候都能以某个价格脱手相当一批股票的能力。

就这是所有真实真相中最重要的一条,曾精通这种操作游戏替内部集团操盘的利弗莫尔曾说过任何内部集团或大股东想在某个价位大量出脱股票是很难办到的因为市场没有足够的容量接下大批股票。

所以必须炒作,炒出一个足够承接卖方抛出的股票市场,以本着价格尽可能炒到最高价然后一路撒给大众的原则出脱大部份股票。

如果晋亿实业内部集团仅仅是为了几百万股,完全没必要炒作,在10元的位置就可以大量出脱套现,完成没必要冒着风险炒到31元,恰恰说明内部集团要出脱的不是几百万股,而是数量极多的几千万乃至上亿股,而炒作的目标就是为了发展出足够大的市场买方力量。

并不是海南旅游岛的政策造就罗顿发展的行情,也不是稀土概念造就了包刚稀土,不是锂电池造就了成飞集成,更不是高铁概念造就了晋亿而是行情创造了题材,行情借用了题材/政策为它的上涨作出“合理”的解释,没有题材,有人会想办法创造出题材,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内部集团要靠炒作发展中一个足够大的市场然后一路撒给大众。

它只为解决最佳的交易时机沿着最小阻力线把握住行情的炒作,并在众人认清它真相之前离去。

它跟技术的完善性无关,跟画线是否完美无关,它是概率游戏,不是学院的量化科学理论,它只参与最小阻力线之上的行情顺着价格阻力的方向交易。

并不是主力和庄家那些东西制造了相似的图形,而是资金为逐利沿着安全和省力的规律运作引导了价格沿着最小阻力方向移动发展,间接创造了图形游戏玩家没有违逆趋势操作和自然规律。

游戏玩家恰恰是顺着趋势在重要的心理价位做出引导大众的投机欲望,大众的疯狂和恐惧加剧了行情的波动。

利弗莫尔操盘的精华在于沿着最小阻力线交易,他精通时机操作,在正确的时机做正确的事,扮演的是一个交易员的角色。

罗杰斯买的不是股票,他买的是一个国家未来的信心,他在市场十分低迷的时机投资,他常常在一个国家的民间走动依靠敏锐的细节发现来窥探出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潜力,寻找投资机会,扮演的是一个投资者的角色。

巴菲特依靠公司控制的大批保险等金融企业为其筹资大量的现金,在熊市时期大量投资传统的业绩良好的周期性行业公司,巴做的不是股票,他做的是股东,投资方,实业家,一个不参与公司实际运作的实业家。

巴菲特持有一家公司股票的周期原则是永远,交易的最小单位是牛熊的轮回,许多人交易的最小单位为分钟级、日K、波段,不能抗拒短波的利润,不能抗拒波段回调,常为一条国家的利空利多消息影响,忍不住一个星期/一个月/半年/一年不看行情诱惑,在他不具备某些心理方面的素质的时候却搬照巴的做法,这是很愚蠢的,你不具备他的条件他的心理素质,他的方法再好有个屁用!

交易者的修为来源于每次交易中对所犯错误的反省,在无数错误行为的纠正中得到培养发展。

文臣的清廉经受了数十年官场争斗的考验,武将的忠勇经受了战场残酷的厮杀,个人修为是长期从事某种职业逐渐养成的,并不是身披袈裟打坐念上几千遍经文“念”出来的,也不是书生摇头晃脑苦读十年圣贤书“读”出来的。

每个人来到股市中都能得到他想要的,你谈的不是股,交易的也不是股票,你其实交易的是哲学,交易的是境界,交易的是你内心的心理需求。

学者,哲学家需要素养和境界的装饰,而投机客需要的是利润,他交易的是养活自己和身边的人的责任。

投机市场常常出现专家秀大盘,朗眼论股,分析师解释每次市场涨跌的原因,他们的智商和学识无需质疑,但他们却无法在市场上赢利,因为他们无法纠正一些行为习惯,缺乏自控的能力。

有人说,道理和规则谁不懂,你知道的别人也知道,你领悟的别人也有这个智商领悟。

对,华尔街的家训全部加起来也不过几十条,每个从事过交易的人背上几十遍都会记到心里去,但这一行的规则很多是建立在违背人性的基础上,它涮下了很多不及格的人,知道和悟到不等于做到和拥有。

如果认为悟到就等于拥有,那是很幼稚的想法,有这种幼稚想法的人多半是没从事过交易的学者或入行不深的新人。

保利帝只有经历过重大亏损才会记下满仓交易/向下补仓/亏损装死逃避的危害性,因为他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意外的回本和赢利了,尝到用错误方式赢利的甜头后他总是喜欢重复这个过程,直到市场打劫了他。

熊市空仓谁不懂,宝马孽只有经过一连串打击后,他才懂得熊市控制手痒的重要性,直到他做到并拥有这条规则。

老丐虽然早就明白仓位管控的重要性,但也只有在期货遭遇暴仓的时候这条规则才融入血液中。

知与行之间跨着一条很深的鸿沟,不要用你的优点去掩盖自己的缺点,你能从别人的成功中领悟到方法,但要了解自己。

一定要从自己的错误中去学,从犯的错误中去学,你才会进步学得深刻,最终你才会做到并拥用领悟到的规则,那一刻规则才真正属于你成为指导你行为上的思想武器。

谈一谈趋势交易,许多人知道,趋势交易系统中有一种是专做突破行情的,这部份的行情利润很大很诱人,华尔街成名的大师中(利弗莫尔达瓦斯欧柰尔温斯坦邓尼斯)就属做这种行情。

可这种行情也不好把握,最致命的地方是处理假突破,这套系统能够把握住大行情,在中长上升趋势中很容易赚大,但在震荡市却是亏钱的最多地方。

因为震荡市是假突破陷阱最多的时候,它的巨大利润与众多的陷阱使许多试图把握这套系统的交易者陷入苦恼,望而生畏,最终转而研究其它赢利模式。

利弗莫尔作为趋势交易的先祖,他善于用基本原则和综合条件考虑。有人会认为他是在做个股,其实他是在做板块。

一个精通时机操作的投机天才,什么样的股票最容易成为领头羊,当然是上涨阻力最小的股,但从技术面上看这是远远不够的,利弗莫尔是如何做的呢?

他专做市场最强势的板块中的领头羊,市场最强势的一个板块它的上涨概率最高陷阱也越少,而领头羊涨得最多利润也最大。

从一只股票创出新高的那一刻,利弗莫尔就盯上这个板块,他首要确认市场是处于哪个阶段,这个板块是否处于强势,同时密切注意成交量和这个板块的姐妹股。

只有姐妹股应证了领涨股走势之后趋势才被证实,但他会很耐心的等到一个适合的关键点出现后才会入场,只有陆续出现其它关键点之后才会加仓并一直持到反向关键点的出现。

其间,利弗莫尔会密切注视姐妹股与领涨股的表现,整个板块是否跟随领涨股走向强势。如果姐妹股不对劲或领头羊出现警告信号或板块没有跟随,利弗莫尔就会提高警惕随时做好了结寸头准备。

如果看不明白,他也会提前出来,从持币的角度再进行理性的分析,因为持股会带有偏见,当一切又正常了,他也不会生市场的气,他会勇敢的以更高的价格买回丢失的寸头。

“当我正沿着火车铁轨行走时,看到一列特急列车正在以60英哩的时速迎面驶过来,我绝不会愚蠢到站在路轨上,任由列车驶过。而是立即远离路轨,等待列车远离后,才考虑返回去。”利弗莫尔时刻牢记这则投机智慧。

很多人关注的是持有的个股的表现,利弗莫尔关注的恰是整个板块的整体移动方向,所具有的无非是比别人更广的观察角度观察和更耐心的时机等待。

不买弱势板块看起来很强劲的个股,也是利弗莫尔的原则

在一个弱势板块中,不论这只股的走势表现如何诱人,在所属板块多数与其走出相反的趋势的情况下,都要回避。

谈一谈市场上很流行的赚钱的秘诀在于“低买高卖”这条原则从投资的角度上看没错,但从投机尢其实趋势交易中,它误倒了无数的新手,如果从这个角度上考虑(赚钱的秘诀在于卖的价格比买进的价格高)那么它是正确的,可是很多人用不同角度去解读,造成了不同的后果。

低买,很多人理解为买个低点的价格,生活中贵的东西用便宜的价格买到了会让人心理感到愉快,占了便宜总是好的,这是在生活中学到真理,但把它运用到市场不一定是真理,因为市场是逆人性的。

低买,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买到处于上升趋势中短暂回调的股,这是幸运的,第二个是买跌得多的股,这很容易买到下跌趋势中短暂停顿的股,这是不幸的,更有些人解读为要买价格很低的股,价格很低的股很多都是垃圾股。

一只股票正在下跌它后继下跌的概率更大同样一只股正在上涨它后继上涨的概率更高

在我们熟悉而且成名的趋势交易系统中,无论是利弗莫尔的关键点买入法/欧奈尔的杯柄形-双底买入法/达瓦斯的箱体理论/亚力山大的三重网过滤系统/邓尼斯的海龟交易系统,都是建立在战略上顺应趋势,战术上采用逆人性的高买低卖策略。

所谓的高买低卖是建立在“让出底部让出头部”这条原则上,趋势交易并没有抄底而是选择在突破时才介入,它让出了底部的利润避开持续下跌的风险。

当建立一笔仓位时,如果发现走势没有符合预期而是转向持续下跌,系统会发生止损信号防止损失扩大,这就是低卖行为。

而另一种低卖行为,是以让出头部为准则,没有人能卖在最高点,如果有人说自己卖在了最高点,只有两种情况(A.运气B.他在撒谎)。

许多交易者都有这种体验(当建立的仓位赢利百分之十至二十的利润时因担心利润丢失或惊受不住回调过早的卖出,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个股走出了翻翻行情),这都是喜欢逃顶造成的后果,如果本着让出头部的心态去持股,他会发现自己很容易赚够行情。

为什么抱着低买高卖的人最后总是遇到高卖低买的尴尬,而采用高买低卖策略的人却常常做到低买高卖,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片仔癀的最佳行情最佳操作时机在哪,这个要清晰。

一只股票不在于是否便宜的价格买进,也不在于贵的价格卖出,而在于时机。

好的股票,你没有把握时机也会亏钱。

坏的股票,你也可以通过恰当的时机赚到钱。

就自己满意的程度而言,我的理论和实践都已经证明,在投机生意中,或者说在证券和商品市场的投资事业中,从来没有什么全新的东西出现–—万变不离其宗。

在有的市场条件下,我们应当投机;同样肯定地,在有的市场条件下,我们不应当投机。

我很早就学到的一个教训,就是华尔街没有新事物,投机就像山岳那么古老。股市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前发生过,以后会再度发生。

我从来没有忘记这一点。我想我真正设法记住的就是何时和如何发生,我用这种方式记住的事实,就是我利用经验的方法。

相信许多人对利弗莫尔以上的两番话并不陌生,没错,历史不断在重演。

文章来源于网络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