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教徐翔涨停板操盘绝招

文章来源于网络

从当年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总舵主到“私募一哥”,再到如今突然被查,徐翔的经历让众多老股民尤其是私募圈人士唏嘘不已。

早在5年多前,钱江晚报记者曾先后两次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大本营探营,并与“敢死队”的核心成员之一老吴进行了两小时的交谈,从中也了解到了“敢死队”的一些操作手法和一些内幕。

当年“敢死队”的核心成员 曾教徐翔一招绝招

“老吴已经60多岁了,退休了。不过,他自己还在炒股票,纯粹就是为了好玩,闲不住。他自己根本不缺钱。现在不带学生了,也不代客理财,那样多多少少有压力。平时就一帮朋友交流交流。”曾是老吴学生的小陆昨天在电话里告诉记者。现在,小陆自己搞起了私募基金,业绩还算不错。

2010年5月和8日,记者曾先后两次探访“涨停板敢死队”大本营之一——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并与当年“敢死队”的核心成员之一老吴进行了两小时的交谈。在当年敢死队成员当中,老吴的年龄是最大的,因此也比其他人稳重许多。

据老吴自己介绍,他原来是天津一家投资机构的职业操盘手,2000年底辞职来到宁波,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一个人要了三个房间。那时候,后来被外界称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和另一位核心成员已在该营业部。

“那时候,徐翔还不知道类似在涨停板挂单、撤单又不露痕迹的奥妙,是我教会了他这一绝招。”老吴说。办法是:在两台电脑上同时按下同一数量的挂单和撤单,这样,自己账户排在前面的买单顺利撤单,免于成交;而后面的挂单因为排在别人挂单后面,同样无成交之虞。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大大节省自己用于拉涨停的资金,而让别人的资金充当“炮灰”。但挂单数量一直很大,而且看不出大单撤单的痕迹,显得筹码相当紧俏。

小陆告诉记者,自己也曾见过徐翔本人。“那是2009年,泽熙投资还没有成立的时候。”不过与徐翔本人并没有机会交流。之后,他听朋友说,徐翔经常在宁波江北区慈城镇出现。

涨停板“八大原则” 江湖传闻很神秘

当年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的“涨停板敢死队”,其操作手法一直颇为神秘。在那次与老吴的交谈中,他透露了涨停板“八大原则”的一些手法。

据老吴介绍,当年为了摸透强势股的脾气,徐翔他们在3个月的时间内画了3000张图纸进行分析。之后,涨停板敢死队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渐渐总结出了“涨停板八大原则”,作为他们操盘的秘诀。

“比如说,八大原则中有一个叫集合竞价原则,就是9点15分开始盯盘,必须几个人一起盯,找那种竞价逐级上跳,最后开在5个点以上的股票。另外还有波浪原则、大势原则等。”不过,对于其他几大原则的具体内容,记者再三追问,老吴都避而不谈。“这是人家江湖上立足的资本,如果大家都知道了就不稀奇了。”小陆说。

老吴说,那时候,敢死队三名核心成员和他每天都会在股市收盘后,到营业部总经理办公室交流一天的心得,时间一般半小时。三名核心队员各雇了一个小姑娘操盘,每人有四五台电脑。“其实,操作手法很简单,根本没有外界传的那么神秘。”老吴说。在买入一只股票之前,他们并不像外界传的那样经常联手,而是各管各操作的居多,因为买哪一只股,都是根据盘面短短几分钟决定的。

敢死队掌握的账户也不多,每个人一般都是用自己的账户或掌握几个账户,不像外界传的那样有一二百个甚至几百个,那样的话根本没法操作。

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经媒体报道后,引来了大量慕名而来的投资者,包括散户和许多单位。“许多媒体说敢死队用的都是自有资金,这绝对是不确切的。”老吴说。虽然证券营业部没有为其融资,但那时,投资者之间代客理财并没有严格规定,这也是敢死队的资金实力迅速壮大的一个原因。

老吴还透露,敢死队与不同客户的约定各不相同,个人投资者一般喜欢分成,企业或单位看重的是资金安全,一般拿固定的收益,如每年8%的收益,其余的赢利全部归敢死队。

三大“涨停板敢死队” 只有一家仍异常活跃

当年宁波的“涨停板敢死队”共有三个营业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银河证券宁波和义路营业部和光大证券(原天一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其中最著名的要数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因为当年敢死队的三名核心成员全部聚集在这里。

不过,“敢死队”成名之后,由于“树大招风”,经常成为庄家联合绞杀的对象。种种压力之下,敢死队员纷纷出走。2005年之后,周建明和徐翔陆续来到上海发展。当年的三大“涨停板敢死队”,最近几年只有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依然活跃在A股市场上。刚刚过去的一周,该营业部就有16次上榜,“敢死队”的凶猛操作手法依稀可见。

2010年5月,记者曾到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探营。与二、三楼的散户室和大户室相比,四楼的“敢死队”大本营,无论门面还是内部装修都要气派得多。虽然那时候仍处在熊市中,但“敢死队”照样敢打敢杀,股票屡屡拉涨停。而“敢死队”成员开的都是路虎、奔驰、宾利、兰博基尼等豪车,这在当时显得非常扎眼。其中一名敢死队的核心成员,据附近一家饮食店老板告诉记者,基本上宾利、兰博基尼轮流开,今天开宾利,明天就开兰博基尼;还在市中心花1540万元买了套豪宅,每平方米要4万多元。

在私募眼里,徐翔是个沉默寡言、城府很深的人,这位被称为涨停板敢死队的总舵主,与浙江游资的交集很多,但与私募圈却不怎么打交道。钱哥专家认为,徐翔被抓反映了管理层铁腕治市的决心,虽然短期对市场会有冲击,但长期来看肯定是大利好。

“他的盘感和对大势看法令人佩服,但他庄股的操盘手法,早晚要出事的。”听到徐翔被抓,杭州私募胡先生觉得一点都不惊讶。

去年9月底,徐翔跟一个助手来到杭州,跟几个杭州私募喝了个下午茶,胡先生也在列。

当时徐翔穿了一件咖啡色的毛衣,戴着金丝眼镜,头发梳得很齐整。“走在路上,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不会觉得是股市里叱咤风云的大富豪。”胡先生记得,徐翔点了一杯龙井茶,还要了个果盘,话很少,几乎客人说十句,他才一句。给胡先生的第一印象,徐翔虽然年纪不大,但城府很深,说话滴水不漏,大概股票占用的精力太多,发迹线有点靠上。

当聊到投资渠道时,有人说房子要涨,有的说期货不错,有的想买黄金保值,当时大家都觉得熊市还遥遥无期。徐翔突然冒出来一句话,胡先生记忆尤其深刻。“你们现在手上有那么多钱,为什么不买股票呢?”

徐翔问了私募对浙江几家上市公司的看法,其中就包括后来连续暴涨的几只股票。

一个多小时后,会谈结束,徐翔当天赶回了上海。现场不让任何人自拍或合影。网上流出徐翔身穿“白大褂”被捕的照片,胡先生说当时的徐翔要白得多,也精神得多,比现在感觉要胖一点。

胡先生也在关注泽熙产品,他觉得这么高的收益率有点不太正常。“巴菲特的年化收益率也就15%~20%,泽熙一年翻两倍,这太违背常理了。”胡先生说,泽熙给人的感觉就是打擦边球,他买的股票往往上市公司会配合出利好,如乐通股份以前是做油墨的,徐翔买入后,有了石墨烯概念,除了题材,很多个股还会推出高送转方案。“业内的人都知道,买成前十大股东,再逼上市公司出利好出货,这样的操盘手法还是太明显了。”

胡先生表示,徐翔尽管在私募界算是个传说,但跟私募界的交流并不多,更多的是凭借盘感和资金单打独斗。“以前资金少,可以凭借盘感追热点,资金大了,还靠原来的方法炒股,肯定不行了。”胡先生说,在私募圈,很多人对徐翔介入的上市公司都避而远之,因为徐翔一旦炒高出货后,股价很难有起色。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