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民间操盘手地图

操盘者长三角地区较多

当下市场活跃的作手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这两大地区也是中国市场投资文化最发达的地区。长三角地区里,江浙沪是最重要的三个省份,宁波、南京和上海是三个热点地区。

尤其是宁波,作为涨停板战术的发源地和敢死队的老巢,常年有大量游资屯驻。这个地区近年被处罚的有当年知名的敢死队三剑客之一马信琪,大户张春定和后起之秀朱彬。这几个人背后是都是市场上赫赫有名的一些营业部席位。

事实上,不少其他地区的游资和个人也与宁波有不少联系。比如,曾被称为“游资总舵主”的徐翔,就是出自宁波,后长期在上海和北京驻地交易。还有杭州、上海地区的不少游资都要么出自宁波,要么在宁波等地有重要的交易席位。这些资金都算是宁波一系。

上海则是另一个市场作手乐于驻扎的地方。这很容易理解,临近金融中心的区位优势,信息、资金和交易的便捷程度都是吸引短线高手的重要因素。

比如,被市场称为“温州帮”的马永威和曹勇的实际办公地就是上海浦东新区的陆家嘴地区。他们的住址也在这里。另外,被一些游资尊称为“孙哥”的孙国栋,其住址尽管在杭州,但是其主要的交易席位就在上海。

南京是又一个游资重镇。相比上述两城,南京盛产游资可能出乎市场意料,但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很早以前,某券商的南京洪武路营业部就被誉为市场上的风向标。市场流传,早年间一些宁波的短线高手在迁往上海后,又和江苏的一些大户频繁交流,由此形成了南京这一短线的热点地区。

深圳堪为重镇

佛山隐居“高手”

深圳游资名声在外。操纵新华锦和特力A的吴峻乐、操纵苏宁云商的袁海林,这些“榜上有名”的市场操纵者居住地都在深圳。

但不是所有深圳游资居住地都在深圳。比如,2017年被处罚的徐留胜,虽然居住地标为常州,但业内消息称,他却是曾经的深圳第一大户,其所在的营业部也曾经是A股市场成交量排名第一的营业部。

除去深圳外,广东的不少小城其实隐居着“大鳄”。比如,佛山、江门等地。去年底被公告处罚的廖国沛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在去年底以前,廖国沛这个名字在市场上少人听闻。但是他的外号人人皆知———“佛山无影脚”。此外号因佛山等地的席位频频登上龙虎榜,成为牛股背后的推手而得名。

与其说廖国沛是“无影脚”,其实“大力金刚腿”更为恰当。佛山的席位在买入涨停时,喜好以十几个乃至几十个万手大单扫盘,并形成千钧买盘封板之势。佛山席位看上的票,往往“独吃”,其他地区游资少有能分一杯羹。

70后喜好打涨停、80后善用子账户

与地区分布较为广泛的情形不同。被处罚的市场作手们的年龄高度集中。主要是70后,大致占到六成。

70后一度囊括A股市场内最有影响力的一批短线客,同时也是近年受到处罚最重的一批个人。从前往后历数,包括1970年出生的孙国栋、周晨,1971年8月出生的马信琪,1975年出生的廖国沛,1978年出生的徐翔、唐园子等。

从上述市场作手收到的处罚说明书可以发现,这批被处罚的游资,不少人的处罚事项都与涨停板有关。通过“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通过大额封涨停、虚假申报并封涨停、盘中拉抬”等方式封涨停是他们处罚说明书的常见项。这批人的主要操作模式都与“打涨停”有关,通过交易技巧和资金优势来“割韭菜”。

不过,80后似乎不完全是这路风格。80后动用的资金规模往往更大,影响个股的时间更长,更常出现多地多账户的操作,更频繁出现对倒等情况。这种更大规模的交易模式,已经类似“短庄”。

典型的是吴峻乐对新华锦的操纵。相关处罚说明书显示,吴控制使用“厦门信托-凤凰花香二号”等10个信托计划证券账户下挂的18个交易子账户和“罗鹏”等4个个人账户。在2015年2月9日至8月27日通过集中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实际控制账户之间交易等方式,操纵“新华锦”价格。

虽然吴峻乐在新华锦最终以巨额亏损告终,但是这其中的不少细节生动展现了一个胃口更大、操纵细节更隐蔽的市场操纵模式,而这种模式当然会受到监管部门的严厉查处。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