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的交易者》顶级交易员访谈【下】

摘自《自律的交易者》

三、马丁·伯顿

“交易中的每种发展,都必须接受测试。”

讨论主题
·个性协调的交易
·适合个性的交易
·交易计划的步骤
·避免“追逐行情”
·适当看待亏损
·自信与交易勇气

一辆车驶入加油站。一位蓄着长发,穿着寒伧的年轻人走过来,车主请他把油箱加满。这位年轻人立即说出精确的加油费用。车主觉得他的算术反应很快,于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工作机会。这发生在26年以前。这位车主是伦敦某主要证券经纪商的资深合伙人,加油站的年轻人就是马丁·伯顿。

目前,马丁·伯顿是蒙略门特衍生性交易公司的总经理,公司成立于1991年。21岁时,他成为伦敦证交所的会员;22岁,他成立蒙略门特衍生性交易公司之前,曾经加入康蒂·纳特·韦斯特证券公司,协助建立该公司的衍生性产品部门,然后前往花旗银行,担任了四年总经理,负责英国与欧洲大陆的所有股票与衍生性交易。

蒙略门特公司的业务包括:造市活动、专业交易、衍生性产品经纪、资金管理、技术分析与计量研究。马丁·伯顿本人从事期货、选择权与现货市场的交易。虽然他们的交易盘房规模不如大型银行,但市场影响力很大。当他离开盘房跟我见面的时候,我首先注意到他手中的大雪茄,其次是衬衫上手工缝制的名字缩写。

“在26年的交易生涯里,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在进行一场90分钟的足球赛。我的长期绩效相当成功。过去几年,我刚好参与一个小型交易基金的操作,每年的获利都超过50%。对于我来说,如果某一年不赚钱,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否发生严重的亏损呢?我从来没有发生严重的损失。就整年度而言,我从来没有损失的记录。这是一种自我控制的本能。当然,这也会局限获利能力。可是,这是我自己的信念,按照自己的风格进行交易。”

内在协调才能创造优秀交易员

为了获得成功,交易员不仅必须正确地处理市场,还必须正确地处理自己。交易员对于自己的态度,可能从两个不同的渠道影响操作绩效:他们如何看待自己得到的资讯,他们如何反应该项资讯。我们可以确定一点,感觉忧虑、分心或忿怒,这类的情绪状态绝对无助于操作绩效。了解技术指标或最近公布的国内生产总值报告,这都很重要,但迈向交易成功的道路,起点在更前面—-起始于自我分析。

“我从总体的层面向下观察市场,我也从总体的层面向下观察自己,这一切起始于每天早晨起床的时候。我立即产生一种感受,我必须对自己感觉很棒。我必须让自己处于一种协调的生理/心理韵律中。早上的感觉会影响我的穿着,影响我一整天的计划。这一切将设定我整天的心智状态。”

“如果你处在最佳状态下,你的表现也将是如此。你必须确定自己处在最佳状态,因为这让你有更大的机会掌握优势。可是,也正因为如此,你不能对自己说谎。不能只因为你想交易,就假装自己的感觉很好。”

马丁·伯顿必须确定自己的心智处于协调状态,这是进场交易的先决条件。所以,除了市场策略之外,他还采用心智管理策略。这类的技巧可以提高专注能力,使得行情判断更清晰。维持内在的协调,让你不容易分心,不会基于错误的理由拟定市场决定。

“我不会让自己挂念任何东西。维持理想的关系很重要。如果生活中的其它部分造成不协调,你的交易就不会理想。如果你觉得不自在,生活中发生某种问题,这就不是进行交易的最佳状态。你不能允许任何可能造成的干扰因素存在,因为它一定会造成干扰,我保证它一定会在你最不希望被干扰的时候造成干扰。你经营生活的方式也就是你从事交易的方式。”

如果交易员了解自己,就比较容易理解他们为什么会产生某种特定的行为,例如:为什么在存疑状况下递单。当交易员觉得沮丧或不快乐的时候,经常有提早结束获利部位的冲动。他们希望从市场中取得一些报偿,弥补生活中的其它不快感受,于是他们实现帐面获利。自我分析可以让这类交易者了解,他们提早结束获利部位只是为了让自己觉得好过一点。通过自我分析,可以了解一些与交易不相关的不当行为,以及潜意识中的真正动机。

同样地,如果不遵循交易计划,计划就没有任何意义。请注意,你的感觉将影响交易决策是否来自于交易计划与客观评估的资讯,还是来自于你扯进交易之中的日常生活情绪包袱。

“因此,如果你准备与市场作战,必须确定你的心理/生理状态没有任何弱点。你甚至应该问自己:‘我为什么有这种感觉?我为什么感觉很棒?’我会质疑自己的感觉是否真实,是否自己骗自己?我是否处于正常状态?可是,这一切都只代表我已经准备妥当而可以下注,并不代表我会下注。”

“然后,你从总体角度观察市场。这一切都是你是否下注的背景资讯。惟有经过前述的程序而觉得非常自在的时候,才应该在个别股票押下个体的赌注。”

所以,惟有经过周全的自我分析,马丁·伯顿才决定是否进行交易。

不进行交易可能是最成功的策略

“如果我发现交易之外的某些事情造成干扰,就非常不可能押下赌注。我会继续工作,但不会进场交易。如果你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就能取得优势。同样地,你也必须具备耐心。我具备非凡的不交易耐心。为了保持市场的感觉,小量交易没什么问题。事实上,我不认为这是交易,只是为了与市场沟通。可是,如果交易涉及真正的大钱,就必须确定自己处于正常状态。”

“你没有必要每天交易,甚至没有必要每个星期交易。如果读者自认为是交易员,而且对于自己有信心,那就不需要每天交易。你就是你认为的自己,但显然必须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是真的。我不认为你身为交易员就需要每天交易。你不能欺骗自己。如果你下注,赌注必须很小。你必须不断自省,真正下注的时候,务必确定自己处于健全状态。”

最初,我觉得非常惊讶,马丁·伯顿之类的成功交易员,竟然建议交易员不需要经常交易。可是,经过仔细的体会,他的说法显然有道理,这也是为什么他是受访者而我是采访者的道理。

正因为你觉得“不对劲”的时候不该交易,所以你必须通过某些方法来控制自己的心理状态。最容易对于交易产生不利影响的感觉,通常来自于个人没有解决的冲突。这些情绪冲突可能来自于同事之间的争执或工作压力,使得你在最应该专心的交易过程中造成干扰。惟有你才知道这些冲突的原因与解决的办法。你必须有强烈的意图解决这些冲突,因为你的交易优势依赖这些。另外,如同马丁·伯顿说的,你没有必要交易,你可以等到冲突解决而觉得自在的时候。

可是,请记住,“你必须有积极的心态,而且必须谦卑”。你也必须对自己的盈亏负责。如果你尝试塑造积极的心态,或尝试学习积极的心态(我见过管理顾问做过这类的多次尝试),这都没有用。积极的心态或许可以被塑造出来,但你没有办法因此而认赔,因为这种心态没有根深蒂固。我认识一位受过完整训练的高级经理人,但他是“被塑造”出来的。企业管理或许可以容下这类的人,但交易市场很快就把他淘汰出去。

“交易市场没有可供躲藏之处。你必须面对自己。这里没有办法假装,你必须赤裸裸地站在自己面前。你不能欺骗自己。如果你相信的东西是被教导的,交易市场会让你怀疑这一切;反之,如果你原本就相信,那就没有怀疑的问题,因为这毕竟是你所相信的。”

按照个性进行交易

非采用一套不适合自己个性的交易系统,最后都难免与系统或自己造成冲突。缺乏一套适当的系统,只不过是浪费自己的精力与帐户中的钞票。就如同采用别人的装备打足球,或穿着别人的盔甲上战场。即使这套装备属于乔·蒙塔纳,盔甲属于凯撒大帝,你的表现也不会类似他们。

“关键是按照自己的个性进行交易。你的个性可能有瑕疵,就如同我的个性也有瑕疵一样。我的问题是有时候太冲,反应太快。可是,如果我是约翰·麦肯罗,尝试模仿杨·柏格就完全没有意义。所以,我尝试按照自己的个性进行交易,即使有时候太冲或反应太快。偶尔发泄一下怒气,释放出情绪中的毒素,这对于我自己总是有好处,虽然周围的人恐怕会受到一些干扰。一旦发泄之后,我就完全自在了。”

“如果你是某一类型的人,就必须承认这个事实。在个性上接受自己,没有任何隐瞒,不是假装自己是另一个你希望成为的人。我认为,这是交易员的关键议题。我就是我,不能假装是另一个人,而且我愿意按照自己的个性进行交易。这点对我很重要。”

你的系统必须发挥个性上的长处,尽可能降低个性缺乏的影响力。当然,你首先必须知道自己个性上的长处与缺失,了解自己对于交易的偏好。举例来说,你的个性是急躁还是具有耐心?是否相信技术分析?是否喜欢绘制图形?偏好集中还是分散的交易组合?

其次,评估交易系统与自己个性之间是否搭配。举例来说,如果你的个性急躁,就不应该采用长期交易系统,你的系统或许应该以技术分析为主,可以立即反应行情走势。如果系统中考虑公司产品的长期供需关系,恐怕不适合你的个性,很可能会造成挫折感。

让我们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交易系统与个性之间的协调问题。如果你不喜欢研究图形,不相信技术分析,就不应该太过于依赖变动率指标判断行情。如果你的个性非常厌恶风险,或许比较适合交易选择权而不是期货契约。如果你经常犹豫不决,交易系统就应该提供明确的进/出场讯号。如果你的反应不快,就不应该从事短线的盘中交易。另外,如果你不能同时照顾三个以上的部位,你的系统或许应该每星期挑选一个最佳的交易机会,当未平仓部位到达三个之后,就不要再开仓建立部位。

成功发生在决策过程中

建立部位的步骤

1)经过分析之后,辨识机会:获利/亏损与时间预期

进场建立部位之前,马丁·伯顿采用几个层次的思考程序。第一个层次是在每天清晨。如同前文描述的,他对自己的感觉进行自我分析。次一个层次涉及机会辨识与建立部位。
“然后,寻找你认为应该掌握的机会。你自然就知道自己准备押下多大的赌注。这个时候,你对于获利有某种预期,也晓得可能的损失风险,如果还是决定进场,那就下注。”

2)部位开仓之后,立即重新分析:获利/亏损与时间预期

一旦部位开仓之后,伯顿的分析不会就此停顿。他会重新考虑自己对于部位的感觉与获利的预期。

“这是另一层次的心智程序。真正分析我对于部位的感觉。一直到实际拥有部位之后,我才能真正分析部位。现在,我面对一个活生生的部位。一旦部位实际存在之后,我将以另一层次的本能凌驾部位之上。我考虑获利的预期,以及实现获利的预期时间长度。我了解,如果获利实现所需要的时间不在我的个性控制范围内,即使价格将满足我的预期,只要时间太长,我的个性也不太可能接受这点。”

马丁·伯顿对自己的个性让步。如果价格将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到达目标价位,他可能没有办法维持部位,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个性恐怕不能等待这么长的时间。惟有心智处于自在的状态,才可能产生最佳的判断与最佳的交易绩效。如果你不满意当时的情况,心智就会通过巧妙的方式让你知道,迂回地让你产生失控的行为。如果某位交易者只愿意持有一个星期的部位,但该部位需要三个星期的时间到达目标价位,交易者就会自然找到借口提早结束部位。

持续分析

如果马丁·伯顿开始觉得不对劲,就知道自己必须重新分析。他必须在自己个性的舒适范围内进行交易。如果某笔交易与自己的个性之间不能协调,判断上就会发生错误。

“如果我对于一个部位的考虑过多,我就知道这是出场的时候。显然,一定有某些理由让我产生过多的考虑。一旦对于部位产生疑虑的感觉,只要行情发生不利的走势,表现一定不理想,我必须接受这点。除非我能找到一个好理由说服自己继续持有部位,否则我就出场。”

拟定有效的交易决策:设想可能性

从预期获利的角度分析部位之后,接下来考虑潜在风险。总之,他通过自己对于部位变动的感觉,设法拟定有效的决策。

“然后,我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如果五分钟之后,价格下跌某个百分率,我准备怎么做?如果行情下跌5%,而且除了市场心理之外,没有特定的理由造成行情下跌,我是否准备加码买进?如果我不想继续买进,或许我原本已经买得太多。虽然我不想向下摊平,但我会问自己:‘如果要摊平的话,我会挑选哪个价位?’”

通过摊平价位的考虑,伯顿判断自己持有的股票数量是否太多。同样,这也是自我协调的问题。如果他希望摊平,代表他愿意在目前更低的价位买进,显示他对于最初的分析仍然有信心。相当不错的心智技巧,让你保持开放的心胸,不会坚持既定的看法而完全排除错误的可能性。

“如果部位发生某种程度的亏损,那不只是数据而已,实际上就代表钞票,我希望知道自己的感觉怎么样?如果价格位于你不希望发生的位置,你准备怎么做?站在买方还是卖方?在这个价位,只能二选一。所以,在价格发生某种程度的走势之前,就必须盘算清楚自己的反应。”

一旦完成这方面的评估,了解自己容忍痛苦的程度之后,假定价格真的到达该价位,就像公司的应付帐款一样,损失已经入帐了。由于你已经准备妥当,万一发生的时候,可以轻松处理。

“如果我是一位将军,派遣5000士兵前往战场,先锋部队一下就折损1000多人,我是否会下令撤退?如果我认为这只不过是伏袭的缘故,完全没有影响敌我之间的实力,我就继续前进。如果我认为到时候将产生一种念头:‘不知道怎么处理损失’,那我就不会建立部位。”

这让我想起《孙子兵法》的一段内容:‘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

“一旦你确定自己可以处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那你的心智状态就已经准备妥当。你必须知道自己的感受,你是否有力量继续前进,因为这些都是交易的必要准备。所以,交易之中必须预先知道,如果股价到达你不希望发生的价位,你将有什么感觉。”

“我追求交易如同生活—-但实际上交易不是生活。我处理交易,就像我处理生活。如果你喜欢在生活其它层面上拟定决策,那你在交易中不能根据自己的意愿拟定决策;应该像下棋一样,你必须观察对手的动作。你应该自问:‘如果我把兵移到这里,整个局面将如何?’交易就像下棋,考虑所有的层面。”

“我可以掌握到某种程度,一旦需要拟定决策时,我觉得很自然。因为我已经决定如何应对不利的走势,所以我对于自己将来必须采取的行动觉得很轻松。”

伯顿采用一种相当有用的技巧,专注于交易,预先评估各种应对行动。他预先盘算部位的各种可能发展,构思每种情况下的合理对策。当某种情况真的发生的时候,这种技巧有助于你立刻采取行动。心智预演有助于实际采取行动。我非常推荐这种技巧。“你认为情况可能如何发展,如果真的发生,你准备怎么办?”如同马丁·伯顿所说的,“交易中的每种发展,都必须接受测试。另外,你也必须在心智上测试自己。如果行情出现不利的走势,你预先安排的反应就必须接受测试。”

“如果你发现自己对于认赔有困难,进行交易之前就应该设想预定认赔的价位遭到触及的情况。然后,设想自己真的采取行动认赔。重复练习,直到你觉得这是一种自然反应为止。同理,如果你经常过早获利了结,就应该设想股票触及某个你不打算卖出的价位,然后设想自己不会出场,同时告诉自己为什么。”

同时考虑价格与时间

请注意,心智预演必须同时涵盖目标价位与时间。如果你准备在一个星期内结束部位,那么六个月完成2%的目标价位就没有意义。

“现在,你必须考虑股价变动的速度有多快。买进之后,如果股价没有明显的理由而立即下跌,你必须盘算自己如何处理这种情况。如果股价慢慢下跌,那就更值得关心。总之,你考虑的不只是价位而已,还包括股票到达该价位的时间。所以,你不能像机械性交易者一样,只是设定价位:必须考虑价位/时间的关系。这是关键所在。如果你发觉股价慢慢远离目标价位,相对于大卖单引发的暴跌走势来说,盘跌比较可怕。大卖单不值得慌张,反而应该视为低价加码的机会。”

“如果我预期10%的涨势,结果股价在很短的时间就上涨5%,我很可能结束部位,因为这段走势得来全不费力气。我可能认为,股价之所以立即上涨5%,完全是因为技术性缺乏卖盘,在我的时间架构内涨势过猛,很难继续走高。”

马丁·伯顿是在时间架构内评估目标价位,完成某特定走势的时间越短,当然越理想。

关键是方法,不是追价

如同大家一样,伯顿的最终目的也是赚钱。可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知道自己必须专注于事前准备与心智程序。所以,只要按照计划行事,亏损也算成功。换言之,他衡量成功的基准为“是否按照计划行事”,而不是比较其它替代行为的结果。

“我卖出之后,如果股价继续上涨5%而到达我最初估计的目标,这完全没有问题。或许有些恼人:可是,只要我按照心中的想法操作,如果赚钱,那我很高兴,如果没有赚钱,我至少已经按照计划行事。”

“如果我根据自己的方法与思绪进行交易,因为担心损失而提早卖出,结果该部位演变为重大的获利,那我也一笑置之。对我完全没有影响。如果觉得不舒服,我绝对愿意过早认赔。事实上,如果我准备做什么事,结果没有做,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例如:我告诉自己应该建立某个部位,结果没有。如果我毛骨悚然而觉得应该害怕,结果基于某种理由而违背这种害怕的直觉—-这才会让我恼怒。”

交易系统就是交易计划,显示你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交易者必须对于自己的系统保持信心。市场如同浩翰的大海,你惟一能够依赖的就是自己的系统。如果放弃系统,一定会迷失。如果你总是临时起意采取一些行动,帐户一定布满赤字,偶尔的获利只是安慰而已;反之,如果你按照周详的计划进行交易,必定是稳定的成功,偶尔一些失败也只是用来点缀成功。所以,马丁·伯顿不断强调按照计划进行交易的重要性。对于伯顿来说,计划中的决策就是正确的决定,也是无悔的决策。

“发生亏损时,务必确定决策正确。处于不利的情况,你必须确定自己不会后悔:正确的决策不会产生后悔的结果。如果你事前做过通盘的考虑,决策就会正确。如果我的人生有一个座右铭的话,那应该是‘我永远不希望对于任何事情觉得遗憾’。这并不是说你不能认赔或犯错,你只是根据计划采取行动而结果错了。总之,这是你的决策,不是临时起意的想法。”

交易涉及许多困难的决策,但马丁·伯顿能够轻松执行,因为他知道整场比赛不是在一天之内结束。

“提早结束一个原本可以获利的部位,这不是关键所在。你必须放轻松,这不是一场90分钟的比赛,今天不一定要得分。明天还会进行比赛,只要你愿意的话,每天都有比赛。你不用太在意今天的得失,明天还可以重新来过。只要你愿意,每天都有机会,不要太过于执著。”

伟大交易员的心态全然不同于一般交易者。对于已经发生的一切,他们不会抱着负面的看法,因为他们知道,这并不是最后一击,比赛还要继续进行。举例来说,如果你的彩券号码只差几个字,你不会久久难以释怀。如果你认赔一个部位。结果行情立即朝当初预期的方向发展,你必须抱着“那又怎么样,重新来过”的心理。集中心思于未来,不要对过去抱着负面的看法。

对待亏损的方法

大多数交易者都痛恨亏损,甚至关掉电脑而否认亏损存在,或拒绝打开经纪商的对帐单。这是一种否认的心态。某些交易者把帐户中的亏损涂黑。伟大交易员对亏损的方法截然不同。他们不是绝对的完美主义者,不会紧抓着手中的东西,不会因为割舍一些机会而怨天尤人。

“我相信自己相当平庸,我认为这是对我有好处的一种特质。我不是做学问的人,但我相信自己有不错的常识。我就像任何人一样喜欢成功,但也能够在相当谦卑的心态下接受损失。我非常愿意承认损失。如果你的损失次数像我一样多,你也需要承认损失。”

如果你不希望发生否认与瘫痪的情况,就必须承担损失。认知与接受损失的最好办法,首先就是承认损失。其次,看到整场比赛将不断地发展下去,你永远都可以参加比赛。损失不是全然的失败,只是过程中的短暂影像。事实上,如同马丁·伯顿所解释的,亏损可能完全不是亏损。罗斯曾经在《美国经典小说》中提到:“越快割舍损失,对于每个人都越好”。

“我发现自己可以从损失中受惠,因为如果你发生500英镑的损失,下一次就可以接受450英镑的损失,完全不会造成心理障碍。所以,你可以处在更有利的情况下拟定决策。你需要了解,接受损失并没有那么严重。”

“你必须确定任何决策都是你真正想要的。负责的心态很重要,包括在整个人生当中,我必须对家人、朋友与同事负责,你也必须负起交易部位的责任。可是,你必须足够坚强而能够承担责任。你必须负责而不觉得遗憾。为了不觉得遗憾,你需要能够扣动扳机。”

对于伟大交易员来说,只要他们采取应有的行动—-换言之,遵照系统的指示采取行动—-就可以把亏损视为某种形式的成功。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没有任何遗憾。判断成败的基准在于你是否严格遵守交易系统,不要根据盈亏结果界定成败。把重点转移到适当的对象上,如此将发现获利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当然,你必须把注意力摆在“球”上面,但你首先需要知道“球”在哪里。

自主与自信

马丁·伯顿提到一段非常值得一听的故事,因为这显示交易员需要有孤立于群众之外的勇气,相信自己的判断。这种勇气偶尔会造成损失,但更经常带来获利,并因此而强化自信心。

“据说福克兰战争即将爆发。当政府宣布这项消息之后,我与一群军官闲聊,讨论战争发展的可能状态。他们普遍认为,战争的结果应该正如报纸上的预测,但发展的过程不会如同报纸上预测的那么简单。我发现,这场冲突很多方面都可能出差错,让大家感到失望。我决定放空投资组合中的每支股票。可是,我没有想到我们的远征军需要耗费那么多的时间才到达福克兰群岛。在我们公司中,我是惟一站在空方的交易员。我每天都必须面对‘你不应该在战争中放空股票’的爱国情结压力。大约经过三个星期的时间,我们才经由亚欣森岛到达南乔治亚。”

“当然,媒体普遍认为我们只需要走遍全岛就可以了,我的空头部位每天都发生损失。同行交易员与空头部位给我带来相当大的压力。虽然这方面的压力很大,但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看法。结果,我们的远征军当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伤。可是,随后几天,整个市场与政治圈子开始产生疑惑,尤其是几艘战舰被击沉之后。于是,行情开始暴跌,我扳回部位的损失。虽然没有赚钱,但也没有发生亏损。”

“这是一段值得回忆的经历,因为我觉得自己不爱国。可是,我有我的工作,我是专业交易员,不仅仅是群众的一份子。我相信交易程序中必须存在某种程度的反向思考。这是一种痛苦的经历,我非常怀疑自己身为交易员究竟在做什么。”

伟大交易员需要坚信自己的决策,但还需要保持重新评估的弹性。这非常不简单。你一方面需要有顽固的勇气,另一方面还需要有智慧保持开放的心胸。惟有诚实面对自己,才能明智地判断。你必须问自己为什么如此做。如果你仍然相信自己的分析正确,就不能动摇信心。可是,你也必须定期根据新的资讯,重新评估整体的情况,确定你的部位仍然正确。一位船长不会设定方位之后就蒙头大睡,他必须继续观察。基普林曾经说过:“当所有人都怀疑你的时候,你必须相信自己,但还是需要考虑他们的怀疑。”

交易战术

·你的感觉如何?你是否按照既有的感觉进行交易?
·你可以不进场交易。
·你的交易方式是否符合自己的个性?如果不是,调整交易方式。
·这笔交易的预期获利是什么?
·你认为实现预期价格的时间需要多久?
·如果价格在五分钟之内下跌5%,你会有什么感觉?
·针对各种可能的发展,预先拟定对策。
·按照计划行事,钞票会自己照顾自己。
·交易不是生死搏斗,明天还有机会。
·按照系统的指示交易,即使发生亏损也算成功。
·相信自己的决策,但永远保持开放的心胸;没有人说很简单。

四、保罗·约翰逊

“我享受交易,尤其是赚钱的时候。”

讨论主题
·交易的三种恐惧感:错失机会、成功与失败
·交易的自律精神
·交易的欲望

对于某些人来说,名气具有吸引力。我在芝加哥联盟俱乐部采访保罗·约翰逊的一个星期之前,一家著名杂志在帮他与汤姆·鲍德温拍摄了一些影片。隔周,当我观赏芝加哥期货交易所为访客准备的影片时,看见保罗·约翰逊出现在银幕上,解释他的工作。现在,他的成名三部曲也在本书中!

如同许多顶尖交易员一样,保罗很年轻的时候就感觉到市场的魅力,而且这种魅力始终伴随着他。8岁的时候,他曾经参观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看见交易员的交易情况。80年代初期,他有一段时间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现在则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董事与场内交易员。保罗也是国际证券期货与选择权公司的资深副总裁与LSU交易公司的总裁。保罗的主要工作是提供利率衍生性产品使用者(例如:都会银行、避险基金与专业交易管理公司)的市场与交易分析。可是,他的收入大多来自本身的交易。

无畏的交易员

采访保罗·约翰逊之后,我相信“伟大”交易员—-在这个领域内赚大钱的人都很“伟大”—-对于事情的看法截然不同于一般交易员。这可能是成功者的普遍特质。他们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态度,其中涉及的绝对不只是乐观而已。他们交易成功的图表似乎是从天上俯瞰绘制而成,他们可以看见每个环节,视野非常宽广。非常幸运,我们也可以通过学习而培养这种态度。

身为交易者,你可能遭遇数种不同类型的恐惧:
·错失机会的恐惧,这是担心自己不能进场建立部位而错失机会的恐惧。
·恐惧成功。
·恐惧失败,这是认赔出场的恐惧。

本书的许多访谈中,我们讨论这些恐惧的原因,并且提出解决之道。

错失机会的恐惧

交易者普遍认为,如果他们不采取行动,将错失一辈子的机会。他们相信,机会不会敲两次门,如果希望成功,必须抓住成功的每个机会。在交易的领域之外,这是令人钦佩的特质,也是我们对于这种态度的评价。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我们都被教导这类的信念。可是,适用于人生其它领域的真理,未必适用于交易。这也是许多其它领域的成功者,为什么不能在交易市场获致成功的道理。他们在其它领域内获得成功的技巧,往往加速他们在交易市场的失败。伟大交易员具备全然不同的观点。

“永远有明天,许多人经常是忘记这个事实。某些精明的人了解永远有明天,他们也是早上就可以离开市场的人。我今天早上遇到一位交易员—-他有很棒的一天,只工作20分钟。进场之后,立即出场。他发现市场太过沉闷,不适合进行交易。”

“在营业大厅里,我想你必须具备一些攻击欲望。你不能感到害怕。对于你所面对的事物,你不能觉得害怕,这是交易员必须具备的一种心态。如果太过于软弱,你会失去太多交易机会。可是,错失一些机会是可以接受的;我宁可错失机会而不愿失去钞票。如果你错失一个交易机会,就让它过去。几分钟之后还有另一个机会。”

没有遵循交易计划提供的明确进/出场讯号,这才是值得害怕的东西。交易者经常会受到一些古怪偏差的诱惑,或运用交易计划的灰色地带“弄些搞头”。举例来说,假定某人运用三天移动平均与十天移动平均的穿越,交易者可能不愿意多等一天看看均线是否真的穿越。处在某些情况下,这种迫不及待的欲望很强烈,例如:很久没有交易,急于扳回损失或急需用钱。

为了消除这种恐惧,首先需要剔除所有的不相干考虑。交易毕竟不能因为你需要获利而获利。把不相关因素从思绪中剔除,最佳方法就是专注于交易讯号。写下你应该进行交易与不应该进行交易的市场讯号,这些法则必须尽可能明确。然后,专注于这些讯号,排除其它诱惑。

不同于人生其它领域,为了获得交易成功,必须克服“错失机会的恐惧”。提醒自己,适用于其它人生领域的原则,并不适用于交易。在金融交易市场,为了获致成功,意味着你必须等待正确的时机。如果感觉某些东西不对劲,就不要进场。态度必须十分小心,等待就可以获得报偿。另外,随后还会出现其它的机会,这也不同于人生其它领域。

恐惧成功

你可能很难相信,很多人非常害怕成功。你或许认为,这对于我们剩余这些人更有利—-除非你在潜意识中也害怕成功,而且自己不知道。

“我相信很多人害怕成功。我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是一位消防队员。他几乎是在上班的第一天就把工作搞吹了。他曾经得到生命中想要的一切,但他总能够想出办法搞砸。”
“成功会带来压力:人们期待你维持相同的绩效,但你担心‘我没有办法再办到’。对于专业交易员,我想成功的恐惧远甚于失败的恐惧。”

你怎么知道自己害怕成功?不妨考虑下列问题:
·如果你准备进行一项你过去曾经完成的工作,是否会因为担心表现退步而不安?
·你是否担忧一项工作完成之后的负面影响?
·朋友或同事对于你的期待,是否会构成压力?
·你是否听见自己说:“我是否必须再度证明自己?”
·完成一笔成功的交易之后,你是否会给自己“休息”的机会,还是立即又进场?
·当你交易成功的时候,是否突然发现自己交易的时间减少,突然发现自己的“杂务”特别多?

当然,这些现象未必代表你害怕成功,但确实有密切的关联。为了排除这方面的恐惧,首先必须找到问题发生的原因。举例来说,是否是因为家人的期待过高?其次,你必须消除这些原因,或把他们的影响中性化。为了把某个问题的影响中性化,你必须有克服问题的决心。随时提醒自己成功的效益。告诉自己,你想要成功。幻想交易成功的景象,鼓舞成功的欲望。

恐惧失败

在一般生活中,害怕失败经常是成功的动力。可是,在交易领域里,情况可能刚好相反。反映在交易过程中,这是一种害怕认赔的情绪。

假定你持有一个亏损的部位。如果你忘掉“迅速认赔”的古老格言,损失可能不断累积。于是,你希望否认它们,尝试忘掉它们。你变得太忙而没有办法考虑它们。你承诺自己,现在你只希望扳平,甚至不再考虑获利。

随着价格不断走低,你对自己的承诺也只好向下调整,“只要价格稍微回升,我就出场”。每当你想起这个损失,就非常懊恼。偶尔,你可能责怪自己没用。你可能记起一些过去的失败经验,“我或许天生是个输家”。午夜梦回,你可能会想:“或许自己遭到天谴,但我会记取这段经验”,似乎想跟老天爷讨价还价。不久,价格回升,你想这可能是转机。或许应该继续持有部位,毕竟还有扳平的机会。可是,价格再度下滑,继续创新低价。现在,你开始责怪自己与市场。市场完全知道你的部位,它就是要惩罚你。每当想起这个部位,脑袋就发胀,身体僵硬,完全迷失在挫折与悔恨中。你开始祈祷,请求老天爷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绝对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或许,价格再也没有回升;或许,价格回升而你认赔出场。回顾这一切,你蓦然发现自己原本可以在很早之前就接受轻微的损失出场。你盘算这些不必要的损失,觉得非常忿怒。

更糟的,价格不久之后又开始飙涨。于是,你不认为自己应该迅速认赔而在低点另外寻找进场机会—-你认为自己根本不应该出场。总之,你没有从这段惨痛经验中学得任何教训,你急着寻找重蹈覆辙的机会,这一切都是人性使然。

如果你的情况正是如此,那就需要改变自己的心态与亏损观念。为了避免这类的错误,你需要了解几点。

判断错误是可以接受的

你过去或许听过或读过这种说法,但你可能不愿意接受。“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当然没有问题,但我不能犯错。”除非你愿意接受另一种心态,否则就不可能改变既有的心态。请注意,告诉你交易之中可以犯错的人,并不是阿狗或阿猫,而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董事保罗·约翰逊,他允许你犯错,蒙略门特公司总裁马丁·伯顿允许你犯错,阿拉隆交易公司副总裁菲尔·弗林允许你犯错,本书采访的每位顶尖交易员都允许你犯错。

“类似如理查德·丹尼斯之流的伟大交易员告诉我们,他的获利有95%是来自于5%的交易。”

保罗·约翰逊认为,交易必须克服的最大心理障碍是“告诉自己我错了,我可能犯错。我担心失败,我害怕自己看起来是个输家。犯错是一种你必须接受的事实。你不是完美的,你必然会犯错。”

我请教保罗·约翰逊,他认为自己具备的最重要交易特质是什么,他不认为是积极的竞争欲望,也不是辨识赚钱机会的天生直觉,甚至不是让获利部位持续发展的能力。他给我一个简单的答案:“具备信心而知道自己犯错。偶尔的失败完全没有问题。我想,大多数的交易员都办不到这点。营业大厅里的阵亡率很高,交易员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我认为,就是你不能承认自己错误,最后才被迫承认”。请记住奥尔德森的一段话:“如果你一开始没有成功,只代表你是一般人而已。”

不要偏执

兔子在黑暗中穿越马路,偶尔会着迷于远处而来的两个光点。当光点伴随着轰轰的声音逼近时,兔子完全失去反应能力。在这种(与其它)情况下,人们的行为经常像兔子。交易员明知自己正陷入灾难中,还是固执地坚持持有部位。当你持有亏损部位时,请注意不要变成兔子。

“很多交易员不愿意看报纸,不希望知道价位,因为这会让他们觉得不舒服。他们认为行情应该朝有利于部位的方向走。突然之间,他们发现行情背道而驰,但不能采取行动,于是失败。”

不要受到不相干因素影响而产生偏执的心态。有些人看到报纸的某项报道,就再也不理会交易系统。这类现象最常见于小道消息。他们听到某个谣言,就把交易系统搁置一旁。你必须用尽一切手段来避免这类的偏执心态。专注于马路的对侧,想办法穿越马路。

专注于系统而不是结果

认赔之所以困难,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忽略应有的行为。我们原本应该遵照交易系统的指示。伟大交易员专注于他们的系统,让获利自己照顾自己;差劲交易员专注于结果,让交易系统自己照顾自己。你的交易系统应该在亏损还很小的时候就指示你出场。如同保罗·约翰逊解释的,保持偏低的亏损,相当于创造较大的获利。

“如果愿意迅速认赔,我们就可以把更多的钞票装进口袋。你必须接受许多小亏损而不是一笔大损失。过去的许多经验让我深刻体会到,连续八笔交易的获利,可能不足以弥补第九笔交易的损失。”

“我不介意判断错误,也经常判断错误。每当我陷入一个灾难性的部位,必定是因为我没有迅速认赔。可能是因为自尊或其它原因,你让亏损继续累积,甚至加码摊平,然后你让自己被三振出局。面对一个失败部位,我想你就必须让自己接受这点。损失不严重,你必须断然认赔。”

保罗·约翰逊强调的重点是:按照系统的指示,在亏损还很小的时候迅速认赔。如此节省的资金还少于你执著于亏损而忽略交易系统。所以,你必须确定自己的交易系统能够在亏损还很小的时候,指示你出场。你必须尽可能客观地检验交易系统。写下所有相干的考虑,而且只有相干的考虑。书面记录比较容易让你进行客观的分析。

“我会评估技术分析与基本分析的结果,然后说:‘嗯,情况就是如此’。于是,我知道交易部位的判断错误还是正确,也知道获利部位应该加码还是亏损部位应该减码。我会断然认赔,告诉自己:‘嗯,你搞砸了。出场重新评估市况’。”

除了交易系统告诉你出场之外,如果原先进场建立部位的理由不再适用,你也应该结束部位。

“当部位朝目标方向发展,你必须越来越小心。如果放空100口债券契约,我会把整个部位视为单口契约,考虑其中的各种参数,评估自己的反应。可是,你也必须持续观察行情,市况随时可能变化。相当程度内,这取决于你当初建立部位的理由。如果你认为行情将走高而建立多头部位,必须确定这个部位确实是你想要的。”

保罗·约翰逊认为,如果你当初建立部位的理由不再适用,就应该出场。一切都取决于你的系统。这也是为什么你必须清楚界定进场的理由;出场理由基本上也是由进场理由决定。惟有在少数情况下,你可以忽略进场理由(例如盈余报告)而继续持有部位。举例来说,由于一些意外因素(例如并购)造成股价可能朝有利方向发展,虽然当初进场的理由不再适用,但根据最新的情况演变,还是应该继续持有部位。

我们难以认赔,往往是担心自己结束一个原本可以反败为胜的亏损部位。这种现象也反映出害怕损失或错失机会的心理,还是专注于结果而不是交易系统。请记住,你不可能预见未来。如果担心亏损部位反败为胜而忽略交易系统,相当于抱着期待心理赌博。你有权力决定如何做—-因为输赢都是你的钱。

“你不知道是否结束一个能够反败为胜的部位。你只能按照预先设定的规距办事。如果价格触及停损,就必须接受。这是我可能触犯的最大情绪性错误。你只能够依赖你所知道的。”
“如果你回顾过去而想汲取经验,这是很不错的主意。可是,如果你回顾过去只是为了惩罚自己,那你就是自虐狂。从错误中学习,这在人生任何领域内都没错。我父亲曾经说,我可以从他做对与做错的事情中学习,但不要重蹈覆辙。”

当你通过交易方法—-而不是交易结果—-来界定成败,就比较能够控制自己的交易表现与交易生涯。你越觉得自己处于控制地位,操作绩效就越理想。

“如果你能够断然认赔,我认为这是成功的表现。你根据自己设定的参数认赔,然后继续前进。惟有当你连续认赔50次,或许这才值得担心。”

保罗提到的“继续前进”很重要。照顾一个损失部位,势必会花费大量的心理与生理力量,让你觉得担忧、挫折、忿怒与懊恼。这些情绪会让你分心,没有办法冷静思考。紧紧抱住亏损部位会造成许多隐藏的成本,让你错失原本不会错失的机会。一旦认赔而继续前进,你可以释放负面的情绪,重新追求其它的机会。

留意冷清的市场

由于担心错失机会,你可能建立原本不该建立的部位;同样,你也可能因为无聊而建立差劲的部位。这种“手痒症候群”可能让你花费昂贵的代价来收拾烂摊子。

“很多交易员都有这类的问题。这也是他们提早阵亡或被三振出局的原因。留在冷清沉闷的行情中,你会觉得无聊,然后开始做一些不该做的事。当然,有些人偏爱沉闷的行情。我的一位好朋友,他是欧洲美元价差交易的大玩家,非常偏爱冷清的行情,总是在这类市况下大赚钱。可是,我们都需要知道自己适合哪一类的行情。”

你必须了解各种市况,评估自己适合交易的行情。不妨考虑下列问题:
● 行情是否冷清?是否即将公布重要的报告?市场是否即将因为假日而休市?
● 若是如此,根据你对于自己交易系统与个性的了解,这类沉闷的行情是否适合你?为了获利,你的交易系统是否需要重大的行情走势?
如果你或交易系统不适合处理冷清的行情,那就不应该盯着报价荧幕。专业交易员都能够在20分钟之后离开市场,你也应该办得到这点。事实上,这就是一种专业心态:发现问题,然后避开它。

叛逆个性不适合交易场所

不可寻找借口

如同保罗·约翰逊解释的,不能认赔是个大问题—-不能遵循自己设定的法则。你的交易法则应该在进场之前预先界定损失。使你判断错误时不至于“体无完肤”。面对亏损,即使我们有明确的处理法则,但经常都不愿意遵从。为什么?人类的心智具有非凡的能力,可以找到各种合理化的借口,诱使理智屈服于情绪,做一些暂时觉得舒服的事。紧抱亏损而不断然认赔,可能让你暂时觉得舒服一点。

“除非你说服自己而相信某项行为是对的,否则你不会违反自己的法则。可是,当你违反法则时,通常都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当我觉得自己应该坚持某个部位,结果我说服自己卖出。这种情况下,我知道自己搞砸了,不应该进一步犯错。”

所以,即使有一套非常明确的系统,还是可能被自己的甜言蜜语诱惑,告诉自己一些不该认赔的借口,梦游般地踏进万丈深渊。

善意与解脱之道

现在,你应该了解交易成功的条件:遵守交易系统的自律精神。许多交易员就是因为缺乏自律精神,不能遵从交易系统,所以他们失败了。保罗·约翰逊相信你可以改善自律精神。

“参加魔鬼训练营或海军陆战队。另一个办法是坐下来自我反省,尝试分析自己亏损的原因。我对于心理治疗不是很有信心,他们的问题似乎比我们更严重,所以他们能够了解我们的问题,但不能提供解决之道。”

“平心静气,分析自己的所作所为。了解自己究竟违背什么法则。思考将来如何改善。我发现自己的亏损经常是因为太过于草率,我知道自己错了,却继续陷下去。可是,这也是我变得情绪化的时候,抱着‘放纵一下’的心态。”

除了确定交易之前自己不是漫不经心之外,你还需要把交易法则摆在面前,看看自己什么时候违背交易法则。

“我认为,你应该把交易法则写下来。经过深思熟虑而写下自己希望具备而仍然缺失的行为,把做错与做对的事情记录为清单,想办法改正错误的行为,让它们也加入正确行为的清单中。”

“我想你必须自我分析,尤其是当交易进行不顺利的时候,想办法找出其中的理由。好好反省。这就像做很多事一样。如果你在家里尝试一副拼图而拼凑不起来—-考虑为什么?采用不同的图片,或采用不同的拼图。因为你能够改变拼图,你也能够改变交易的方法和整个架构。”

因此,你必须辨识自己想要做什么(法则),以及自己不愿意这么做的可能理由。你之所以不愿意做某些行为的理由,可能是懒散,可能是害怕改变,可能是你不认为自己办得到以及其它理由。一旦发现自己不愿做某些行为的理由之后,列出这些行为的各种效益。举例来说,效益可能包括赚钱,或向自己证明你可以达成既定的目标。最后,不断提醒自己这些正面的理由,并把它们写在卡片上。每当发觉自己违背某些规范时,抽出卡片,专注于应有行为的正面效益。可是,如果不能坚持自己的承诺,结果还是枉然。你必须有真正要改变的意图。

缺乏自律精神,经常是因为内部的冲突。由于你不愿意做某些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你才需要规范。毕竟来说,对于你很想做的事,难道还是要规范吗?举例来说,如果你有“扣扳机的恐惧”,就经常会找一些借口,不去做你知道应该做的事情。你会因循苟且,寻找各种合理化的借口。尝试自我分析,就可以知道交易系统的哪些部分需要自律精神。

“如果每项行为都正确无误,结果还是不太顺利,那就不需分析,不需摆弄交易系统。这往往代表你需要休息。如果处在离婚过程中,恐怕很难赚钱。交易员需要专注,生活中的某些事件可能让你丧失专注能力,你需要暂时离开市场。”

总之:
1.列出书面的交易法则。
2.列出某些特别容易发生问题的法则。
3.扪心自问,然后写下你不愿意遵从这些法则的理由。
4.写下你遵从这些法则的效益—-效益越明确越有效。
5.专注于这些效益。

最后,这类自我反省的过程需要长期进行,往往是一辈子的事。惟有在最后一个交易日,你才知道自己是否失败。

“我当然希望五年之后的自律精神更甚于目前。我们必须继续学习。”

热爱交易,设法改进

热爱这场游戏,这是交易成功的关键因子之一。如果你热爱某种活动,或觉得某种活动非常有趣,就更可能擅长这个活动。工作变得比较简单,而且继续保持趣味,接受挑战。你乐在其中,几乎成为一种嗜好,热忱与自信可以彼此强化。

“我享受交易,尤其是赚钱的时候。我想我不可能放弃,除非我闯了大祸而毁灭自己。我偶尔也会兴起停止交易的念头。可是,每当我离开市场,我会有难以割舍的思念。如果你没有实际把资金投入市场,通常就很难保持兴趣与专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永远都希望介入,即使只是为了让自己保持参与的感觉。”

交易热忱主要来自于动机。对于许多事情,你就是自然想做或不想做。你可以强化自己的动机。每个交易员的最终动机都是赚钱。首先,你可以列举这个最终动机之前的一些中间目标。举例来说,你的中间目标可能是更严格的自律精神,或更有效的认赔方法。其次,你必须专注于这些中间目标的效益。这些效益可能包括经济安全、财务自主与退休生活。你必须专注于动机的来源。经过一段时间,它们变得越来越实际,变成一种认同与愉悦的根源。

“动机非常重要,你必须有足够的动机才能够赚钱。除了提升自信之外,你不能让巨额盈亏影响你。自信不是自以为了不起。有些人能够持续成长,有些人不行。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减轻过度的压力

压力可能妨碍动机,可能减少交易的愉悦感觉。压力需要接受管理。肩膀有时候需要挑起担子,但你也应该记住保罗的建议:

“我不认为压力是一件坏事情。有时候,我知道自己必须回来。我拥有一些最棒的交易,因为我非常专注。我的妻子是很棒的生活伙伴,她有自己的事业,而且经营得有声有色。我怀疑自己有时候因此而失去专注精神。”

“某些人认为,交易的压力远甚于其它工作,但这取决于个人的感受。你必须立即知道自己犯错,这方面有些压力。可是,任何事情都有压力。当然,还有财务压力,失掉一切的压力。”

“压力较轻的情况下,我或许做得更好。当你开始怀疑自己是谁的时候,压力会越来越沉重。”

“有时候,你必须强迫自己进入状态,这种动机变得比较重要。对于我来说,如果我觉得自己不像自己,那就会强迫自己进入状态。”

如同保罗解释的,压力是一柄双刃的利剑。压力可以提供额外的动机—-臀部下方的火焰,压力也可能造成干扰。你不应该害怕压力,但必须管理压力。分析交易压力的来源,然后回归基本的原则。如果压力来自于损失,那就专注于如何处理损失与重新评估。
改善交易能力的关键在哪里?

我向保罗请教这个问题,因为这也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

“对于交易来说,你或许应该研究心理学而不是数学,除非交易的对象是选择权,数学在选择权领域或许更重要。我想,这可能也是汤姆·鲍德温何以那么棒的原因,他大学主修心理学,他知道人们什么时候与为什么冒汗,以及可能的反应。”

“你必须了解周围发生的一切。如果有人问我:‘从事交易之前应该学习什么?’我的答案是:‘心理学’。你不需要知道那些复杂的经济资料,因为很多人可以帮你分析,告诉你这些资料代表的意义。如果你打算自己研究,恐怕已经太迟了。”

保罗·约翰逊认为,技术分析与价格图形都是心理学的反映。如果你打算成为技术分析师或场内交易员,心理学特别重要。如果你分析一份价格走势图,不妨想象市场参与者在哪种情绪状态下造成这些价格形态。“看看价格向上突破,难道不是多头的决心击败空头的意志,然后空头发现大势已去,纷纷回补?”同样,“价格开低而缓慢走高,难道不是代表多头越来越自信而空头越来越恐惧吗?”

“走势图显示人们对于价格的反应。不论是头肩形态或楔型排列,其中都显示人们如何反应各种价位,何时出现某种行为,当价格穿越颈线时,价格走势反映了极端忧虑。这也就是所谓的‘虽然历史不会重演,但人性始终相同’。价格走势图就是如此—-反映人性。”

交易战术

·辨识三种恐惧情绪:害怕错失机会、害怕成功与害怕失败。
·宁可错失交易机会也不要发生亏损。
·在交易市场中,机会绝对会敲两次门。
·辨识害怕成功的理由,把问题中性化;专注于成功的效益而不是压力。
·在冷清、沉闷的行情中,务必留意“手痒”的问题。
·判断错误是一种正常的现象,承认这点才可能成功。
·留意偏执的心理。
·专注于交易系统,不要专注于盈亏结果。
·保持偏低的损失,相当于创造较大的获利。

宽客人生 wechat
关注公众号
0%